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师兄
    那蓝衫男子,此刻面色露出一丝阴沉,但仍是镇定的开口道。

    “阁下何出此言。”

    叶无忧目光淡淡瞥了他一眼,随即轻笑道。

    “柳月婵曾经的师兄,之前宗门的大弟子,柳乘风的得意门生,我没说错吧?为何如今却是改头换面?”

    柳月婵此刻也是目光望向那人,眼中露出一抹黯淡,以及浓浓的不解。

    她记得还很清楚,她最初随父亲刚刚学习武道之时,认识了父亲身旁的这位师兄。

    他叫柳元,身世不详,父母似乎在他婴孩时候就被卷入一张纷争,随后跟随柳乘风,改姓柳。

    柳元天赋很高,在二十岁时已经到了二品境界,身世又算清白,自然被父亲当成了下一代的接班人。

    潇湘阁,是之前宗派的名字。

    柳月婵的目光眼中突然露出一丝深深忌惮与恐惧。

    潇湘阁那一天百余号人,尽数丧命,唯有自己是父亲拼命救出,才勉强活了下来。

    即便如此,也免不得要东躲西藏的苟活,若非之后遇到叶师兄,柳月婵怕是自己早就丧命于凌雪阁手中了。

    可为何?

    为何?

    为何对方此刻站在了这里?

    纵然对方那夜侥幸逃出,但凌雪阁向来不会放过一个人啊。

    已经过了不知多久时间,经历了生死变迁,如今已是太白剑宗弟子的少女此刻声音颤抖的呼喊道。

    “柳元……师兄。”

    柳元目光微微一颤,但却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却是默认了。

    叶无忧眼中湛起一丝光芒,他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游走,面色却是舒缓了一些。

    既然对方承认了,那么一切真相,便已经不远了。

    此般变故,明显让在场的很多人都为之一愣,随即陷入回忆与思索之中。

    对于柳乘风所在的潇湘阁,众人其实仅仅只是听闻,要说认识,也仅仅是对柳乘风一人有印象而已。

    事情仿若一下子变得简单了起来。

    叶无忧此刻轻笑道:“既然你承认了,那就好办了,当初事情发生后,你是如何存活下来?又为何加入了青云派?以及,为何没有去打探是否还有人生还的消息?”

    三个问题,却是让柳元的脸色变了变。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柳月婵如今还依旧在人世。

    太白剑宗内,柳月婵一直低调见人,身形气质比起过往,也早就有了极大的变化,却是没有人能够认出来。

    青云派的掌门,钟侠此刻目光一凛,却是主动开口道。

    “柳元的身世我自然知晓,那日我遇见重伤濒死的他,便救了回来,之后他无处可去,本派便收留了他,有什么问题么?”

    钟侠的话语,其实没什么问题,但叶无忧却只是盯着柳元,想要听到对方亲自的答复。

    柳元此刻面色有些复杂,刚想开口,但身前的钟侠却是随意回头瞥了对方一眼,随即又转过身去,仿若无事发生。

    柳元握了握拳,眼中闪过一丝决绝,紧接着回应道。

    “那日事发之前,我正处于生死关前,想要晋入一品,之后敌人袭来,他们忽视了我的实力,只当我是二品境界,其实我已经临近一品,自然是拼死重伤逃出。”

    “之后我遇见了钟掌门,又得知了宗派被灭的消息,心灰意冷,便在青云派呆了下来,直至今日,这,就是我的解释。”

    叶无忧眯了眯眼,目光盯着对方打量。

    他突然转头问道柳月婵。

    “师妹,当初潇湘阁的位置,在哪里?”

    柳月婵愣了一下,随即回应道。

    “在通州东南处,一座叫做平丘的山上。”

    叶无忧点了点头,随即目光望向青云派出,露出一丝讥讽笑意。

    钟侠的目光不知怎的,此刻却是愈发阴沉。

    叶无忧的声音淡淡响起,带着一丝疑惑。

    “钟掌门,我记得没错的话,青云派的山门似乎是在陵州处,距离通州,即便是御马前行,也得要约莫数个星期的路程啊。”

    钟侠冷冷道:“所以呢?”

    叶无忧摇头:“你说你遇到了重伤濒死的柳元并且救了他,话听起来确实没什么毛病,可为何你就正好经过潇湘阁附近,正好碰见了他,要知道,这可是几个星期的路程啊。”

    “那时候的钟掌门,应该还没有晋入登封境界吧。”

    钟侠不屑道:“我还以为什么事情呢,原来就这点,呵,小子,实话与你说罢,本掌门当时去往通州,自然是有要事想办,路上碰巧救了我这弟子而已。”

    叶无忧轻轻哦了一声,随即问道:“那不知阁下是去处理哪些事情呢?未免有些太过于巧合了?”

    钟侠气笑道:“本教主之事,岂是你能管的。”

    叶无忧微微摇头,没有再去理会对方,而是站在大殿中央,目光直视柳元,朗声道。

    “柳元,你方才说你重伤逃出宗门,之后遇见钟教主是吧。”

    柳元神色一愣,但还是点了点头。

    “重伤之下,且你当时只是临近一品罢了,那顿然是跑不远的,也就是说,你应该是没跑出多远,顶多一日,便遇上了钟教主,这才得以幸存是么?”

    柳元沉默,只能点头。

    叶无忧的话语有些惊诧,道。

    “这就奇怪了,钟教主只带着你走了,无论是你还是钟教主,都丝毫没有去在意潇湘阁的事情,明明是近在咫尺……不过钟教主要事在身,时间紧迫,我也能够理解。”

    “但是,为何柳元你之后从未再江湖上发布过任何消息,生活了十多年的宗门被惨遭灭门,你竟然能够毫无一点动作,而是静心在其余门派呆了下来,这不是有些怪异么?”

    “若是害怕凌雪阁的追杀,倒也是能够理解。

    不过你如今都已经快要吹雪境界了吧?凌虚阁也早已经退出了西蜀江湖,你还是一点没有发声的意思,真是有点让人奇怪啊。

    莫非十几年的培养与感情,你就一点都不在意么?”

    叶无忧的话语顿了一顿,看了一眼对方那愈发阴沉的脸色,才接着道。

    “最为关键的是,方才你为何不敢站出来与我师妹相认?莫非承认自己曾经的身份,就这么让你难堪么?还是说,别的原因?”全网 .

    :。:m.x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