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二百零七章 不太监,坚决不太监
    叶无忧花费了好大功夫,才将这名手拿纸笔的年轻人给劝到一旁。

    年轻男子倒是显得很是悠闲自在,接受了叶无忧的邀请。

    两人在客栈外一旁偏僻处坐下,点了一壶好酒,几道下酒菜,便席地而坐。

    年轻男子并没有主动开口的意思。

    叶无忧瞄了对方一眼,见着对方神色平淡,不由得皱眉问道。

    “你这是在写些什么?怎么一排的都是这种语气?”

    年轻男子面不改色,而是兀自挑动了一下腰间的令牌。

    但随即,见着叶无忧不解的面容,年轻男子翻了个白眼,抿了一口小酒,再解释道。

    “这看不出来么?咱们官方所发的特制令牌,我是一名正宗的百晓生,不过那是你们江湖人对我们的称呼,说句难听点的,其实也就是情报贩子。”

    叶无忧这才恍然,脑海中突然浮现起之前曾看过的那几张百晓生所出产的“报纸”。

    那时候,满篇文字似乎也是这般语气。

    叶无忧突然眼光一怔,脑海中想了想,试探问道。

    “决绝的羊驼?”

    年轻男子目光一怔,随即眼中露出一丝惊讶与窃喜,脸色顿时和缓了不少,不复最初的平淡,而是有些喜笑颜开。

    “行家啊,这都被你认出来了,看来你是看过我的作品了,如何?感觉怎样?”

    叶无忧见着对方一脸期待状,自己倒是愣了片刻,眼中露出一丝奇异。

    片刻后,他才缓缓开口。

    “嗯……虽然略微有些怪异了些,但写的其实很不错。”

    男子脸上这才舒缓了几分,端起酒杯得意道。

    “我就说嘛,还是有人喜欢这种调调的,可惜我上面那几位老师傅,却对我这很不认同,说我再写什么震惊,就要剥夺我的名号,难办。”

    叶无忧哑然失笑。

    随即,叶无忧端起酒杯,打量道。

    “敢问阁下,如何称呼?”

    年轻男子随意开口。

    “本就是江湖过路人,何必知晓名讳,你就当我是个百晓生,叫我名号决绝便可。”

    叶无忧眼中思索了一会,然后疑惑道。

    “那羊驼呢?怎的取了这么一个奇怪的名字?”

    名号决绝的男子此刻笑着开口道。

    “我叫决绝,至于羊驼么,是我以前碰到一个穿越西域的一国商人送给我的……你等着。”

    说完,男子放下酒杯,对着一旁山林里大喊道。

    “芜湖”

    不多时,伴随着一阵细微的悉数之声,一只纯白色的动物此刻从一旁的灌木丛中走出。

    那动物似羊非羊,似驼非驼,嘴里还咀嚼着几根青草。

    叶无忧的面色陡然间露出震惊。

    他突然起身,情不自禁的的喊道。

    “草泥马!”

    名为决绝的男子此刻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眼中闪烁着寒芒,有些隐隐不善的望向叶无忧。

    他开口道:“这位兄台,不过是给你看了看这名为羊驼的神奇物种,可你为何出言辱我?真当我们百晓生混迹江湖,是吃干饭的么?”

    一丝丝危险的气息从对方身上散发而出,令叶无忧有些瞳孔收缩。

    但他此刻只能苦笑着解释道。

    “不是,你理解错了,我是说,这羊驼草泥马。”

    对方眼中寒芒更甚,似乎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一般。

    叶无忧此刻终于是再度开口,彻底解释了个清楚。

    “兄台莫怪,我是说你这羊驼,在我们家乡那边,被称呼为草泥马,在下多年未曾见过此兽,如今看到,却是有些惊讶。”

    决绝这才有些将信将疑,沉默片刻,指着一旁正在吃草的羊驼道。

    “你说,这是草泥马。”

    叶无忧点头,道:“对,这便是草泥马。”

    两人的气氛此刻似乎有些古怪。

    若非此地偏僻,若是有不知情的路人听的两人谈话,只会感叹这江湖上又要多一起争斗了。

    最终,两人结束了这个话题,不再去谈论此兽。

    不然总感觉谈话有些怪怪的。

    决绝此刻面色恢复平静,随意道。

    “说吧,叫我出来,肯定是想要打探些什么情报吧,不过江湖规矩,要么付银子,要么付出代价。”

    “事先申明,我这里消息很贵的哦。”

    叶无忧此刻倒是才反应过来,对方本身还是个情报贩子,自己叫对方出来,却是被对方理解成了想要打探消息。

    叶无忧本想说不是此意,但随即想了想,却是又有了想法。

    不过他还是先随意问道。

    “要多少银子,或者付出什么代价?”

    决绝轻笑道:“如果只是打探什么风花雪月之事,千两银子便可,若是江湖仇怨之事,视仇怨大小,我这要近万两银子,若是再大的事情,呵,十万两银子不二价,这便是我百晓生的规矩。”

    叶无忧反问道:“若是你不知道呢?”

    对方沉默了一会,随即眼露奇异的摇了摇头,缓缓道。

    “这当今天下,没有我打探不到的消息。”

    决绝的话语很自信,语气甚至有些微微膨胀。

    叶无忧不知道对方是哪里来的自信,只是微微一笑以示尊重。^

    但对方却似乎理解错了叶无忧的意思,他想了想,无奈叹息道。

    “兄台与我一见如故,也罢,知道你没那么多银子,但只要你付出代价,就可以从我这买到你想要的消息,如何?”

    叶无忧眼中有些奇怪,对方是觉得自己出不起钱么?

    不就十万两么?很多么?

    但他仍是随意接话道:“那一般要付出什么代价?”

    决绝的眼中此刻陡然浮现出一丝诡异的兴奋,随即他低声道。

    “代价有很多,有人剁掉自己一根手指,有人将头发剃掉,也有禽兽之人,将自己妻儿作为代价。

    不过我从业生涯中,最让我记忆犹新的,还是有个侠士,他似乎心底被女子遭受了创伤,所以他选择了自宫……至此当一个太监,啧啧啧。”

    说完,决绝目光突然盯着叶无忧,语气略有期待的问道。

    “怎么样,要不要太监?”

    叶无忧心中顿时浮现一丝寒意,他连忙摇头,语气斩钉截铁道。

    “不太监,绝对不太监,打死都不太监!”

    :。:m.x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