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二百一十八章 可惜,只是如果
    依旧是那处宁静的小巷院落之中,只有中年夫妻二人此刻坐在院中,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神色悠闲。^

    面馆之内此刻早已没了客人,显得有些寂寥。

    或者说,平日里本就没什么客人。

    十两银子一碗的面,虽说是在这邺城之中,但也没多少人能做到这样“奢侈。”

    看似为面馆师傅实则为邺城城主的男子,此刻正在说笑。

    可那不知已经越过了多少街道的佛光出现之时,男子突然神色一凝,随即眼中有些沉思。

    “真佛?不对,应该不是,只是真佛留下的信物……”

    男子自言自语喃喃道,惹得女子有些不满。

    “什么事嘛,惹的你这位大城主又不高兴了?燕云的探子又来了?”

    女子不满的撇了撇嘴。

    男子摇了摇头,笑道。

    “无妨,没事,不管他们,咱们刚聊到哪了?对了,你说想要买个玉簪,可以啊,想要什么款式的,我托人去给你买来。”

    女子这才神色舒缓了几分,随即笑着与自家男人交谈了起来,言谈甚欢。

    片刻后,女子回房休息,男子则独自坐在院中。

    一片竹叶缓缓落下,被男子随手轻轻一夹,夹在手中。

    男子的面色再不复方才那般笑容,眼中露出一抹深思。

    房间内女子神色亦同。

    她不喜欢自家夫君沾染那些江湖之事。

    如果可以的话,最好连碰都不要碰。

    如果可以的话,最好就这么开一家小小的面馆,一直开下去。

    一直一直,普普通通,平平安安。

    已经不再年轻的中年女子此刻在一处柜台前站定,眼眸平淡,伸出手拿出一物。

    她手指缓缓拂过一道古朴印章。

    那是象征着邺城城主身份的印章。

    也是象征着这天下最为纷乱所在的印章。

    随即女子自嘲的笑了笑,将那印章放了回去。

    可惜,只是如果。

    ……

    街道之上,吹雪境界的老者此刻身形踉跄,气息虚浮,完全不负方才的那般高手风范。

    至于其余的几名二品随从,早已是站都站不稳,横七竖八的倒了一地。

    叶无忧将锦盒轻轻盖上,收起了那一指佛骨舍利。

    这玩意可是宝贝,要省着点用。

    他压根就没想着自己出手解决。

    武者有侠义气,但也要懂得审时适度,面对比自己境界高一截的敌人,叶无忧可没傻到要去拼命、

    此刻的老者,虽然还是吹雪境界,但以对方目前的状态,叶无忧单手便可破之。

    天人境界的活佛,哪怕只是一截指骨,也绝非吹雪境界所能敌的。

    街道之上,叶无忧踏步而行。

    有不少人远处观望,当发现这剑客竟然就是方才那城门出手的人之后,顿时又缩了回去。

    不过那对面的老者也有人认得,却是城主的势力。

    这小子第一天入城,就敢如此行事么?

    观望人群纷纷有些摇头。

    邺城三不管已经六十余年,期间无数江湖武夫都曾来此,或是走投无路,或是历练。

    但在这里,你是龙也得趴着,是虎也得卧着。

    只因为邺城城主。

    邺城的城主,并非没有变更,二十年前,老城主驾鹤西去,如今是第二代城主。

    而且据说这新一代城主比起老城主更为尤胜。

    二十年前,西蜀剑道第一人独孤玄被击败,而那位击败独孤玄的大楚枪王曾经来此城。

    那时候的白叶,无论是武道境界,亦或是精气神,气势方面无疑是达到了一个巅峰。

    但就在白叶即将踏足此城之时,新一代城主却是站了出来,走出城门,站在了那位大楚枪王的身前。

    两人没有什么言语,仅仅是互相对立了约莫一个时辰、

    随即那位大楚枪王转身离去,不再归来。

    邺城城主,就是邺城的天。

    城主旗下的势力,也是这城中的唯一……“规矩”。

    叶无忧当然没有心思去揣摩那些观望之人的想法,反而内心有些欢愉。

    在这邺城之中所爆发的打斗,大多数人都见怪不怪了。

    但叶无忧也不知为何,自己每次出手,都会收到很多震惊值,这让叶无忧很是满意。

    他递出一剑。

    临渊剑芒轻巧破开了老者仅存的护体真气,架在了对方的脖子上。

    叶无忧没有发力。、

    老者已经是全身冷汗。

    两人均没有言语,气氛一时之间有些诡异的安静。

    老者张了张口,但却没有说出话来。

    他原本想说,自己是城主名下,你不能杀我。

    但当老者看到叶无忧那平静似水的眼眸,看到对方嘴角的那丝轻轻笑意后,老者就明白,这种愚蠢话语并不能说出口。

    他真的敢杀自己。

    所以,此刻老者的话语变了变,沙哑道。

    “你想要什么?”

    叶无忧微微挑眉,感情这老头还是个聪明人。

    于是他轻笑道。

    “你觉得呢?”

    老者沉默了半响,摇了摇头,道。

    “老夫知道,像你们这种年轻人,身负此等重宝,却是与那些流离来此的家伙们不同,定是有要事在身。”

    “而这城中,若是寻仇什么的,你应该已经解决了,所以不是寻仇。”

    叶无忧眼光一凝,随即笑道。

    “有些意思,说下去。”

    老者深吸一口气,随即缓缓道。

    “你来此,要么是为了某些宝物,要么是为了见城主。”

    “可宝物你不缺,不说你方才那盒子里的东西,就说你这柄架在老夫脖子上的剑,也是一把一品灵剑,所以你绝不是为了宝物。”

    “那么,只剩下了一种可能,那就是你想要见城主。”

    叶无忧的眼睛微微眯起,轻轻点了点头。

    “既然知道我要见城主,那么为何还不带我去见?”

    老者目光一愣,随即无奈苦涩道。

    “小友,即便是老夫,一年也只有寥寥数次可以见到城主,平日里虽然城主就在城中,但老夫却是不知道他在何方。”

    叶无忧盯着老者看了半天,确信对方不是作假后,才无奈叹息一声。

    随即,他伸出手,在对方面前摊开。

    老者眼中疑惑,神色露出不解。

    叶无忧轻轻笑道。

    “天魁币,十万。”

    :。:m.x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