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二百二十一章 炉鼎
    片刻后,一脸正经面容但却是憋笑的叶无忧,此刻坐在座椅之上,缓缓听着眼前之人的讲述。

    在这面馆老板,也就是那中年女子回来后,场中“局势”顿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此刻的男子,虽然五官方面与以往并无太大不同,但神情却是与方才改变了不少,此刻正有些颇为不情愿的开口。

    “丑化说在前头,得知任何事情,都要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小子,你可准备好了?”

    叶无忧不可置否的点了点头,但神情之中却是有几分疑惑犹豫。

    在对方妻子的半要求半胁迫之下,本一直不松口的男子,此刻终于是松开了一丝防线,将事情告诉叶无忧。

    可对方的这番话语,究竟是什么意思?

    叶无忧很快就知道了答案。

    中年男子的声音缓缓自耳畔传来,语气又恢复了如同以往的平淡。

    “小子,每个人身上,都有一种无形的气息与天地相接连,这一丝隐隐的联系,被世人称作是气运。”

    说着,被女子叫做吴老鬼的男子看了叶无忧一眼,然后接着道。

    “好歹也算是倒了一品,总该是有些了解吧,就算目前无法使用感受,但也或多或少听闻过,小子,懂么?”

    叶无忧点了点头。

    气运之说,他还是了解那么几分的。

    气运越强之人,一生若是入朝为官,则仕途一帆风顺,若是投身武道,则破境如同喝水。

    不过也仅限于此了,毕竟那种天降祥瑞,气运之子的事情,可从未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过。

    既然没有,叶无忧了解那么多作甚。

    吴老鬼,也就是中年男子的话语再度传来,声音平缓。

    “每个人身上都有那么几分乃至几丝的气运,无论多少,但总之世人皆有之,你有,我有,没修行之人的身上,也有。”

    “气运的强弱,可以说在每个人生下来的那一刻,几乎就是注定了的,后期基本很难有可以增加的事情,不过世事无绝对,很难有,就是还有。”

    吴老鬼此刻嘴角有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伸出手指,指了指叶无忧,道。

    “小子,虽然不知道你有什么奇遇经历,但你身上的气运,却是明显有人助你增长过了的,比起你自身的气运,雄浑了不少。”

    叶无忧眼光露出错愕,一脸惊讶。

    我的气运,有人帮助改过?还比起之前雄浑了不少?

    我怎么不知道?

    瞧见叶无忧疑惑的目光,吴老鬼扯了扯嘴角,道。

    “别看我,你的经历我也不知道,只不过你有没有注意到,从某一刻开始,你武道之上修炼变得轻松了不少?

    寻常人遇到的武道挫折,你并没有遇到过?”

    对方的一番话,无疑是提醒了叶无忧。

    此刻他眼中露出思索之色,认真回想了半天,脑海中最终浮现出一丝可能。

    仓央措。

    自从西域一行归来,叶无忧就感觉自己在武道上从此顺风顺水,剑意凝聚,真气凝练更是水到渠成一般自然。

    那无数人视之犹如天堑的一品门槛,叶无忧也是丝毫没有感受到什么困难,就直接迈了过去。

    初始叶无忧还以为是自己天赋过人,是难得一见的武道天才……

    但如今想来,却是如此么?

    是仓央措帮他提升了自身的某些气运。

    叶无忧神色露出恍然。

    可他仍旧是神色疑惑道。

    “可前辈,这不是件好事情么?”

    “自然是好事,这是多少人梦寐以求都求之不得的好事情。”吴老鬼淡漠道。

    叶无忧皱眉:“那为何说我要死了?”

    吴老鬼此刻露出一个奇异笑容,似乎是因为中年女子的原因,他回答的倒也爽快。

    “你身上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此,而在于最初之时,就有人帮你修改了某些命格气运,将你身上的部分气运,与另一人牢牢的给捆绑在了一起。”

    “手法在我看来,显得很是粗糙,但这么多年过去,如今已经交错杂糅,无法分开。”

    叶无忧缓缓闭上了双眼,沉默半响,再度睁开,眼光微闪。

    他开口道:“那这会怎样?”

    “会怎样?”

    吴老鬼仿若听到了一个笑话一般,古朴面容上有些笑意,随之又盯着叶无忧瞄了几眼,才缓缓说道。

    “如果你一直如此,自然不会怎样。

    你本身的气运算不上多么强大,与你交错在一起的另一份气运,虽然老夫不曾见到,但也能感受到,那比起你来讲要强壮雄浑了不少。

    小子,你仔细想一想,就如同两道水流,一道粗壮奔涌如大河,一道蜿蜒如同潺溪,两者之间被开了一条渠道,这会是怎样的结果?“

    叶无忧有些沉默不语。

    吴老鬼喝了一口刚沏好的新茶,道。

    “若是前期,赶上年岁好时,河流的水会弥补孱弱的溪流,溪流得以壮大发展。”

    “若是年岁不好时,溪流的水,甚至会尽数倒流进河中,被河流所吸收,余下的那部分,只能干枯。”

    “给你修改命格气运的人,显然是你身边之人,他也是留了好心,就算日后气运真被对方所吞噬,你也不会怎样,顶多就是武道境界止步于当下罢了。”

    “可你如今,气运如此雄浑,也就是说,日后被吸收的,可能更多,那时你小子,可能就不是境界止步了,甚至是生死都有可能。”

    叶无忧听了半响,随即深深吸了一口气,释然问道。

    “那不能到达登峰造极,又是何意?”

    吴老鬼眼中有些微微不耐,但还是解释道。

    “一品分为上段下段,下段不说,但凡到达上段,则与天地有所共鸣,也就是能动用天地之力,自身会与这片天地相联结。

    届时,你那气运,也就到了该被吞噬的时候了。

    当然,若是你一直呆在吹雪境界,应该能避免此事的发生,就算发生了,也断然没有丧命的危害。”

    吴老鬼说的很详细,叶无忧听的也很仔细。

    叶无忧起身恭敬一拜,随之没再言语,就要转身离去。

    他没有开口询问对方能否为他出手帮忙什么的,因为叶无忧清楚,对方能说这么多,就已经是极致,叶无忧理应感谢。^

    没有平白无故的帮助。

    但就在他将要走出院门之时,叶无忧似乎想到了什么,转身问道。

    “前辈,最后一个问题,类似我身上这种事情,在以往有没有发生过?”

    吴老鬼并不吝啬自己的回答:“也有过,大都是某些人作为一些天才的垫脚石,嗯,也能称之为炉鼎。”

    叶无忧点了点头,转身拜谢一声,便就此踏出了院门。

    负剑游侠的身影缓缓行走在这片街道之上。

    如今虽已入秋,但秋老虎的威芒尚在,天气丝毫不觉寒冷,虽不至犹如酷暑,但依旧有几分炎热。

    可叶无忧却是如同坠入冰窖,如临寒冬。

    :。:m.x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