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二百二十三章 只有生死
    邺城城东,是一片有些荒芜的空地。

    如今的话,简易的搭起了几座台子,外面简易用栅栏分隔了一片,就当成了比试所用的擂台。

    除去这几座简易的擂台,只有最中心处,有一座看起来有些年代的试台,简易破败,但却独自矗立在那儿。

    那座试台仿若经历了很久很久的风吹雨打,可却还是洗刷不尽台上的那一抹斑驳殷红。

    此刻邺城的城东处,已经聚集了许多人群,但大都是在外围观望。

    某处棚子内,人声鼎沸,每个从其内进出的邺城居民,眼中都毫不掩饰的湛放着赤裸裸的光芒。

    那种光芒,叫做欲望。

    这是一处“赌场。”

    与世人皆所知的赌场有些略微不同,邺城之内的赌场,能下注任何东西。

    金钱,女子,功法,丹药,兵器,珍宝……

    还有天魁币。

    在这里,无数流亡的“犯人”欲望被释放到了极致。

    不大不小的房间内传来女子以及孩子的哀求,但却丝毫阻挡不了某些人的决心。

    负责登记的庄家人,此刻斜着瞥了一眼身前场景,嗤笑道。

    “林老三,你可是真够畜生的,把自己妻儿都压上了?”

    那被叫做林老三的魁梧男子,此刻脸一横,回骂道。

    “少在那指指点点,你给我多算点,老子都要活不下去了,我活不下去,她们也活不了,这次老子找好了关系,必赢他个十千八千的。”

    庄家男子不可置否,脸上有嘲讽,但终究是没说什么。

    或许是懒得再说。

    身后的负剑游侠冷眼看着这一切,没有言语。

    待到那叫做林老三的汉子离去后,他才缓缓上前,目光却是微不可查的瞥了一眼,正一脸冷漠蜷缩在墙角的女子与孩子。

    他平缓道。

    “一千天魁币。”

    这话语让负责登记的男子愣了一下,毕竟一千天魁,不算是个小数目,换算成银子的话,也有万两了啊。

    他抬头望向说话的人,却发现对方戴着个面具,看不到脸庞神色。

    但好歹也是整日真金白银过手的庄家,这点见识还是有的,在确认对方信息,发现真有一千天魁币后,也没说什么,而是写上了。

    不过他随之愣了一下,看向眼前那位戴着白狐儿脸面具的男子道。

    “你还没说你压谁呢?”

    负剑游侠的神色没有丝毫波动,当然,有波动也看不出来,因为戴了面具。あ <

    “押注我自己,叶忧。”

    叶无忧没有报出自己的真名,在这邺城地界,没必要暴露自己。

    庄家男子反应极快,惊讶道。

    “你报了名?”

    叶无忧点了点头,随即转身离去。

    “祝你好运。”

    庄家男子轻喝了一声,随即再度开始登记下一位。

    参赛者押注自己,也不是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作为庄家,他们倒是不怕会存在什么打假赛操盘的情况。

    生死擂。

    只有生死罢了。

    当叶无忧走出时,一旁有几座擂台,上面已经开始了比斗。

    无数江湖武夫在外面死死盯着,每当一场比赛结束,他们要么拍手叫好,要么捶胸顿足。

    对于不参赛的人来讲,这只是一场比赛罢了。

    对于下注了的人而言,这是一次事关他们身家的博弈。

    而对于参赛者而言,这是一场生死罢了。

    叶无忧在一旁静静等待,周遭是如他一同的参赛者。

    等待的时间,没有很久。

    参赛者并没有叶无忧想象那般稀少,而是很多。

    或许是因为第一天,又或许是因为在这邺城之中,已经满是不想苟活下去的人。

    在这没有规矩,却又处处是规矩的邺城之中,人们见怪了生死,大都已经麻木不仁。

    在那些人们眼中,生死已经淡漠。

    活着,每日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看不到改变,也看不到边际。

    这样的生活,何日才算是个解脱?

    很多人的精神,已经压抑到了极致。

    要么赢下去,轰轰烈烈的活,要么快进到下一世。

    叶无忧缓缓登台。

    面具之下,是一张淡漠的脸庞。

    试台对面,是一位同样登台的鬼脸男子。

    或者说,对方的脸庞之上,尽是伤痕。

    那男子因为脸上的疤痕,看不出神色,但叶无忧隐隐能察觉到对方的笑意。

    却是一名白虹境界。

    一品么?

    叶无忧环顾四周,其余几处擂台之上,并没有看见有着一品的存在,大都是二品三品之间的捉对厮杀。

    虽说这生死擂历年来的最终获胜者,从来都是一品高手,但也不乏有许多二品三品前来试试。

    他们不需要打完全部,只要胜过前面几场就行。

    每一场生死结束,都是奖励丰厚。

    毕竟一品境界,无论是放在那儿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即便是在这卧虎藏龙的邺城之中,也不算多见。

    兴许自己与对方这鬼脸男子,是这生死擂最早登场的两名一品。

    叶无忧隐藏了气息,周身并未露出丝毫波动,显得平平无奇。

    反倒是伴随着对方的登场,外围观望的人群此刻爆发出阵阵呼喊,声音一下子就盖过了其余场上,震耳欲聋。

    呼喊的大都无异于押注了的人,喊得话语也都大同小异。

    “鬼脸张,老子押了你一千两,给老子赢啊。”

    “杀了他,杀了他,老子全下了你。”

    “鬼脸,我可是押了你三招之内解决对方,全部的身家都压上了,这一次就看你的了。”

    其中,那叫做林老三的汉子也在其内,此刻他对着台上大喊道。

    “鬼脸张,老子把全家都抵上了,快点的,赶紧赢了完事。”

    周围人的情绪高涨,但仍是有不少人对于林老三的这番话语投去了不屑鄙夷的目光。

    压妻抵子的事情,亏对方也喊得出口。

    但无论如何,至少对面这名男子,在邺城还是有不少人认得的。

    鬼脸男子,或者说是鬼脸张,此刻笑着扫视了一眼周围的人群,随即挥了挥手中的一柄开山斧。

    对方脸上,只看得到嘴巴与眼睛,表情也只有笑与不笑这两种说法。

    他伸出手中开山斧,横指向叶无忧,嗤笑道。

    “还戴个面具,装神弄鬼,小子,算你运气不好碰上了我。

    爷劝你一句,直接认输,可以保的一条命在。”

    生死擂上,直接认输,确实可以保的一条命。

    在鬼脸张的眼中,虽然叶无忧戴了面具,但身形整体仍是显得极为年轻,周身也没有丝毫气息波动。

    最为关键的是,叶无忧身上,没有沾染多少邺城那股气息。

    虽然听起来很玄妙,但实际上,就如同你出门去了一个外地的乡镇里。

    哪怕你不开口,服装也有他人无异,但镇中的人都能一眼看出你不是本地人。

    鬼脸张心中冷笑,却是不知道是哪家的小子,以为到了三品二品,就能上台一试了。

    见着对方并没有退去的意思,鬼脸男轻哼了一声,也懒得再废话,直接提起手中开山斧,向着叶无忧走去。

    也罢,就以我手中斧,来告诉下当今的年轻人,到底什么是邺城,什么是生死。

    :。:m.x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