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二百二十四章 抵押
    不算过大的擂台之上,鬼脸男子缓缓而行,一步一步向着叶无忧走来。

    伴随着他的步伐,每走一步,每进一点,台下的呼喊就愈发猛烈几分。

    鬼脸张似乎很喜欢这样的感觉,看不清神色面容的脸庞上,只有嘴巴是微微勾起的。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壤壤,皆为利往。

    人活一世为了什么?

    无非名与利而已。

    读书人读书,为了封侯拜相,为了入朝为官,为了亲临江山社稷,为了青史留名。

    江湖人练武,为了快意恩仇,为了万人敬仰,为了神仙眷侣,为了武道极致,白日飞升。

    当然,这不是全部,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主观意念,所为大不相同。

    但至少,从客观上来讲,世人大都如此。

    鬼脸张也是一样。

    他知道自己的分寸,也明白自己的天赋,不可能做到那般陆地神仙的境地,又因早年在江湖上惹了仇怨,被毁去面容不说,最终只能逃亡进这座邺城。

    因为这张面容,被人唾弃,被人讥讽嘲笑。

    他都已经快麻木了。

    然后他入了一品。

    ……

    所以他很享受众人的欢呼,很享受其余人的追捧。

    生死擂更是如此。

    他终于要走到对方身前,走到这戴着一副白狐儿脸面具的人身前。

    叶无忧身形一动未动,气息古井不波。

    鬼脸张心中不由得觉得很没意思。

    自己都这般了,结果对手都不配合一下,让他认输留一条命也不搭理自己。

    当真是无趣的很。

    鬼脸张眼中闪过一丝狠色,随即气息流转,雄浑真气流露于外,手中宣斧高高举起。

    场外观望的林老三此刻睁大了眼睛,情绪激动。

    在今日,他几乎做了所有的调查,城中已知的一品境界,至少在今日只有鬼脸张会参加生死擂。

    也就是说,只有一位一品。

    当然,最近进城的人,那是无法统计的。

    但林老三也不认为,会刚好有这么巧,一位新进城的一品,然后参加了生死擂,还遇上了同为一品的鬼脸张。

    在他看来,对方已经必死无疑。

    只等片刻之后,他就可以领回妻子和孩子,然后带上一大笔钱。

    开山斧就要落下。

    可鬼脸张却突然感到一阵心神不宁,有些隐隐的危机。

    手中原本高举的开山斧此刻陡然间加速,并未斩下,而是改为横扫。

    叶无忧的身形终于动了。

    眨眼须弥之间,却是已经越过了身前男子,而是来到了对方身后。

    闲庭信步。

    身后所负临渊剑不知何时已经出鞘,并不在他手中,而是在鬼脸男子的胸口。

    剑尖穿过了对方的身躯,从其身后露出,挟带着一抹殷红。

    场外那漫天的呼喊之声此刻顿时噤声,一片死寂。

    叶无忧身形平静立于台上,众人看不清他的神色,只看的见那张白狐儿脸面具。

    面具上那抹勾勒出来的嘴角,仿若在嗤笑众人的愚蠢。

    鬼脸张的身形颤了颤,但却并未倒下,而是陡然间要爆发出更强烈的真气。

    叶无忧轻咦一声,但身形并未退却,而是指间轻轻虚点了几分。

    临渊剑中储存的森然剑气此刻猛烈爆发开来,自男子胸膛,穿透了对方身上每一个角落。

    每一个一品境界都不容小觑,这鬼脸男子明显是过于膨胀自负,才导致如此后果。

    但这个想法刚一出现,叶无忧便摇了摇头。

    对方其实并未轻视留手,至少那一斧子,并没有什么破绽可言。

    而之后对方生死之间所察觉到的那一缕气机,也是反应极快,改劈为扫,进攻之时挟带了防御。

    可即便如此,对方还是败了。

    寻常白虹境界,在叶无忧面前,此刻已经算不得什么了。

    无论是真气雄浑程度,境界领悟,在白虹境界,叶无忧可以说是鲜有敌手。

    他的剑,比对方更快。

    就这么简单。

    鬼脸张的身形缓缓倒下,剑气虽然在他体内爆开,但却并未出现什么血腥场面,只是有丝丝缕缕的殷红从其周身四处流出。

    叶无忧这才收回了临渊剑,随手一挥,便归剑入鞘。

    这剑气的掌控分化之法,还是他最近才习得的。

    自从那日盟会之上,叶无忧看到叶音所斩出的凌厉剑气,自空中一分为二,再由二化四,紧接着化作丝丝缕缕的漫天剑气细丝。

    那副场景,无疑于是开阔了叶无忧的眼界与思路。

    剑气,还能这样用的么?

    随着叶无忧缓缓走下台,场外观望的人群这才回过神来。

    片刻的死寂之后,满是不可置信的惊叹与无数震耳欲聋的哭喊嘶吼之声。

    当然了,也有极少数人此刻喜笑颜开,哈哈笑道。

    “嗨,我真是慧眼识炬,押了一百两给这位兄弟,结果你看看,现在赢了吧,这一场的赔率,起码有十多倍吧?二三十估计也不是没有可能啊!”

    “不说了,我去领钱了。”

    只此一场,就让无数人可以宣称是破产。

    邺城生存本就极为艰难混乱,至此之后,又有多少人会走投无路?

    那不是叶无忧该在意的事情。

    他只是依旧闲庭信步一般,向着场外走去。

    无数人心有不甘,眼睛瞪得通红,但却不敢阻拦叶无忧。

    能一击将鬼脸张杀死的人,那是何等可怕?首发

    钱没了可以再赚,命没了就真的没了。

    可仍是有一人,此刻嘶吼着,通红着眼闯到了叶无忧身前,然后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周遭围观的众人,此刻看清场中那人,随之纷纷投去了不屑的嗤笑,但都未离去,而是抱着一副戏谑面容看戏。

    那是林老三。

    也是压下了自己家人来下注的男子。

    此刻他止不住的磕头,嘶哑哭泣道。

    “大人,大人,救救我,我押了鬼脸张赢,抵押的是我的妻儿,救救我。”

    叶无忧眼光都未斜视一眼,而是平静道。

    “让开。”

    林老三身形颤抖,但却是没有让开。

    叶无忧懒得理会此人,换了个方向走去。

    但随即,身后传来一声嘶吼,随即,众人只见得林老三仿若疯癫一般,向着叶无忧冲去。

    林老三想要伸出手揪住叶无忧的衣领,但叶无忧只是眼光淡淡一扫,无形真气便割破了对方的手腕,让对方惨叫倒地。

    此刻的林老三,仿若……不,就是已经疯癫了。

    他时而神色愤怒,癫狂道。

    “就是你,就是你,就是你害我输了,全都是你的错,我做了那么多调查,我压上了一切。”

    但随即,他又哭喊道。

    “大人,大人,救救我的妻儿吧,我输了,她们会被,会被无数人欺负的,大人,求求您。”

    最终,林老三从地上爬着,跪在了叶无忧身前。

    他的气息已经絮乱,方才更是吐出一大口鲜血,却是气急攻心。

    林老三此刻颤抖着,声音微弱道。

    “大人,求求您。”

    叶无忧眼光微动,轻轻俯下身来,却是淡漠道。

    “我不跟畜生讲道理。”

    :。:m.x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