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二百二十七章 我认输,别打我
    第二日的生死擂依旧如期举行。

    相比于第一日人们的呼喊之声,第二日显得更为尤胜。

    参赛的人数少了,但场外押注的人却是愈发愈多。

    许多二品三品的武者,在第一日的生死擂结束后,也逐渐放弃了这次生死擂,选择了退出。

    当然,这也只是一部分,依旧有许多二品巅峰的武者依旧存留,等待着下一场的对决。

    整个生死擂,报名参赛之人可能有近千人。

    那岂不是说有着近千余名二品乃至三品之上的武者存在?

    这个数量看起来庞大,但仔细思索一番,倒也未尝不可接受。

    邺城之中,居民十数万,这样的人数规模,在当今天下的诸多城池之中,不算是什么大城。

    但这十数万人,皆是由江湖上那些或是犯了事,或是惹了恩怨的人组成。

    这些人,说句难听点的话,都是亡命之徒。

    而这之中,有近乎一半以上,是有一定修为境界的武者。

    近乎七八万名武者之中,又有多少顶尖的武者存在呢?

    虽说如此多的武者聚集,并非是三国不敢动邺城的主要原因,但也或多或少的,让他们给与了一定的重视。

    几千名四品之上的武者,可不是闹着玩的。

    叶无忧照例下注了自己,临走之前,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赔率。

    低了很多很多。、

    叶无忧不由得有些叹气,昨日应该让着对方一些,不应该展现的如此干净利落。

    结果现在好了,距离十万天魁币的目标得有多遥远?

    只能报以期望接下来的对手强一些了,否则的话,这个赔率涨不上去啊。

    第二日的第一场比试,叶无忧的对手是一位二品境界的小宗师。

    此刻对方见着叶无忧,也是很干脆的连台都没上去,直接选择弃权认输。

    昨日一位带着白狐儿脸面具的剑客,瞬杀了同为一品的鬼脸张,可是近乎传遍了整座邺城。

    二品境界上去,那岂不是白给。

    生死擂,但凡动起手来后,就不能选择认输,认输,就是死。

    但在比试之前,你倒是可以选择放弃。

    随着对方的放弃,第一局也就变成了流局。

    叶无忧选择了继续。、

    第二日的话,只要你自己不喊停,可以一直继续挑战下去。

    他目光望向四周,其余的擂台之上,大都还是二品境界居多,只有一位一品境界负手而立。

    而每一轮运气不好来到他台上的武者,也是如同叶无忧这边一样,直接选择了放弃。

    第二位,依旧是二品境界,很果断的选择了放弃。

    直至第三位,叶无忧才微微点了点头,周身气机凝聚,做出了一副要比试的样子。

    反正境界什么的也暴露了,提前凝聚气机对于武者对决来讲,是件好事。

    对面登台的,是同为一品白虹境界的一名男子,此刻他目光平静望向叶无忧,神情肃穆。

    叶无忧心中终于舒缓了一些,这样的对手,赔率应该会高一些吧。

    自己目前三万二,再来个两倍的赔率,就十万了。

    想到这,叶无忧毫不犹豫的凝聚起自己周身的气机,白虹挂链顿时浮现。

    叶无忧缓缓举起手中临渊剑,指向前方,笑道。

    “请赐教。”

    对面男子不知为何都没有凝聚周身气机,但叶无忧也不急,而是给对方时间,显得非常的厚道。

    神情肃穆的男子此刻终于开口,但却不是什么豪言壮语,而是颇为平静的说道。

    “我认输,别打我。”

    说完,这白虹境界的男子就走了下去。

    只留下叶无忧一个人在台上一脸懵逼,心中更是在呐喊。

    喂喂,大哥,你也是一品啊,你怎么就不打了呢?

    走下台的白虹男子倒是舒缓了一口气,神色不再严肃。

    别人不清楚,但他身为一品境界,却是很明白瞬杀鬼脸张是个什么概念。

    即便是他,也不能说稳赢鬼脸张,更别提对方刚一挥手就随之浮现的白虹挂链了。

    老子好不容易才修炼到一品境界,怎么可能在这生死擂上交代掉。

    这男子心中所想,叶无忧并不知晓,心中只有郁闷。

    在度望向四周,叶无忧发现另一位一品的场子上,已经厮打在了一起,两人都是一品境界。

    随着他这个场子流局了三次,四周观望之人也不由得抱怨连连。

    或许是真的运气使然,也或许是庄家发现了场中情况,选择了适当的调整。

    一位身穿灰袍的老者缓缓登台,眼光望向叶无忧,面色露出一丝狰狞的微笑。

    “小子,瞬杀鬼脸张,算你有点本事,不过那也就是个废物罢了,在老夫眼里,你不过是个刚入城的小子。”

    老者一脸傲然,因为他是吹雪境界。

    而且是吹雪境界的巅峰。

    周身散发出的真气极为浓郁,却是与之前那些人大不一样。

    叶无忧倒是没说什么,反倒是场外先炸开了锅。

    “黑幕,退钱。”

    “凭什么这里一下子就遇上两名一品?其余场中打了半天都没一位一品。”

    “这老者我知道,是个吹雪境界,这下完蛋了,还好我没压那位剑客。”

    “爷吐了,我押了三场,全部流局,结果这一场直接白虹打吹雪,赔到姥姥家了。”

    ……

    叶无忧静静听着场外信息,随即很努力的思索了一会,自己究竟要不要适当的演一下呢?

    看了看对方的境界,吹雪巅峰,气势仅弱于当初自己所见的黑莲,与封云相当。

    叶无忧决定还是不放水了,生死之战,谁能保证有个什么三长两短。

    于是叶无忧郑重的把手中临渊剑归鞘,气息也收敛了几分。

    灰袍老者微微皱眉,却是不知道叶无忧此举何意。

    身为剑客,对敌之时,怎么连剑都收起来了呢?

    但随之,老者嗤笑道。

    “小子,若是想要放弃的话,现在滚下台去,老夫惜才,可以放你一马。”

    叶无忧没说话,而是在怀中掏了半天,拿出了一个小小的锦盒。

    他这才轻咳一声,一脸微笑的回应道。

    “不不不,老前辈,如果你现在选择放弃的话,小子尊老爱幼,可以放你一马。”

    灰袍老者先是愣了一下,随即眼中浮现一丝轻蔑笑意,面容更是有些扭曲。

    他大步前行,真气弥漫于擂台之上,原本就算不得多坚固的擂台此刻有些碎裂开来。

    场中传来老者轻蔑且不屑的话语。

    “小子,未免也太过狂妄了,不过区区白虹而已,老夫即便在吹雪境界,也敢放言无人可敌。”

    无人可敌?

    叶无忧摇了摇头,脸上依旧挂着淡淡微笑。

    他轻轻打开了锦盒。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