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二百二十九章 我轩辕氏可不是傻瓜
    叶无忧懵了。

    虽说他戴着面具,但对方依旧认出了他的身份,这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好歹对方也是吹雪境界的天才少年,纵然自己隐藏了外表,但从气息方面分清自己很是简单。

    真正让叶无忧感到懵逼的,是对方所说的那三个字。

    我认输。

    叶无忧心中不由得泛起了一阵阵疑惑。

    如果说自己选择弃权认输,是因为已经达成了自己的目标,不需要再参加这场颇有些杀戮的比赛。

    可对方怎么就突然弃权了?

    场面之中明显安静了一会儿,那庄家男子,此刻更是低头掩面,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叶无忧有些艰难道。

    “为什么?”

    白衣少年轩辕氏此刻脸上陡然浮现出一丝善意微笑,和缓道。

    “师傅曾对我说过,涌泉之恩,当滴水相报。”

    “是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叶无忧没好气的打断道。

    轩辕氏愣了片刻,似在回忆这话语的正确性。

    然后他点了点头,才继续开口道。

    “你请我吃了一碗面,原本我就在想如何报答你,如今遇见你参赛,那我断然不可赢你。”

    紧接着,轩辕氏神色悄咪咪的开口,但声音却是丝毫未减弱。

    “刚刚还有人拉着我,让我接下来的比赛中直接出手,我当时还很迷糊,但看到你之后,我断然不可能出手,他们想让我杀死自己的恩人,怎么可能。”

    白衣少年此刻颇为神气的自豪道。

    “师傅他老人家在山上总说我是个傻子,但我现在就要告诉他,我轩辕氏可不是个傻瓜,恩人,想必你肯定有很重要的事情才参赛吧,你放心,我不会给你造成困扰的。”

    叶无忧虽然戴着面具,看不清他的面容,但此刻听闻轩辕氏的话语,身形却是不由自主的颤了颤。

    透过面具,叶无忧望向对方的目光有些迷茫与复杂。

    他很想告诉对方,你师傅说的真没错。

    你就是个大傻子!

    认出我弃权也就罢了,报恩也就罢了,可。

    你为什么要当众把这些话给说出来啊!

    面色显得紧张兮兮悄咪咪的,可你为什么不真气传音啊!

    叶无忧眼角余光瞥了一眼那在台下的庄家男子,见着对方神情,叹息一声无言望天。

    这我可还怎么操盘啊。

    他本来还精打细算,想着赚到剩余的天魁币,估摸着也有几万吧。

    买些丹药,一品的兵器带回去不香么,也不至于两手空空。

    这些东西,在江湖上都是价值数万两乃至十万两的宝物,而且很多时候,不是有钱就可以买到的。

    现在这些,全没了。

    叶无忧眼中泛起一丝复杂,但随即脑海中一闪,深吸一口气,凝声道。

    “打我。”

    “啊?”轩辕氏面色疑惑,发出讶异。

    “别啊了,打我就是了。”

    叶无忧耐心劝说,他觉得自己还能抢救一下。

    “这……不好吧。”轩辕氏面色犹豫。

    “我不是你的恩人么?我现在让你打……不,我要与你切磋,可否?”

    轩辕氏听着叶无忧的话语,不算聪明的大脑中努力的思索了片刻,才颇为凝重的点了点头。

    他终于是提起浑身气机,显然是要准备动手了。

    叶无忧的眼中露出一丝微微讶异,但随之也调动了周身气机。

    轩辕氏的真气雄浑程度,在叶无忧眼中可谓是实打实的吹雪境界,虽说不知与当初的黑莲相比如何,但至少比起其余人,都要强上那么一截。

    叶无忧皱着眉看了几眼,这才收回了目光。

    不知是否自己方才出现了幻觉,叶无忧总觉得对方的真气游龙之中,仿若又一条真正的游龙一般,显得比起其余人的真气更为灵动。

    不过当下并非是在意这些事情的时候,叶无忧不再犹豫,轻喝一声,却是率先出手。

    临渊剑闪烁着寒芒向着对方递出。

    剑气虽然清亮,已经化为实质,但比起以往叶无忧所施展,却仿若是少了些什么。

    当然,这其中的差别,大多数旁观者都是无法看懂的。

    若是有剑道高手在此,则会发现,这一剑虽然剑气颇为浓盛,但却缺失了几分凌厉与锋锐。

    就如同无锋之剑,少了那一点剑尖。

    若是在仔细观察的话,可以看出这一剑,只是单纯以真气凝聚,化作剑气斩出。

    至于这一剑中的剑意,却是未有丝毫。

    简而言之,叶无忧放水了。

    他只希望轩辕氏能够正常反击,自己再乘势吐出几口鲜血倒飞而出,假装生死未卜,之后拿了天魁币换了宝贝,就永远离开这邺城。

    轩辕氏果然反击了。

    他周身气机磅礴,此刻凝聚于双拳之中,向着叶无忧手中剑一拳袭来。

    只是他的眼中,却是微不可查的露出了几分失望,仿若对于叶无忧这一剑,很是惋惜失望的样子。

    叶无忧那一剑终于砍到对方拳上。

    面具之下的男子面带微笑,似乎都能想象到接下来出现的画面。

    但随即,叶无忧的眉眼之间有些错愕僵硬。

    他这平平无奇,真正一文不值,不包含一丝剑意的一剑,竟然破开了对方的双拳,直直劈划在了对方胸膛之上。

    那看起来磅礴的真气,却是如同棉花一般柔软。

    叶无忧一愣,随即心中一阵怒骂。

    卧槽,这家伙也放水了。

    但随之,叶无忧的目光之中,白衣少年轩辕氏的眼中露出一丝懊恼。

    此刻对方不知为何,正拼命的泄去周身气机,神色露出一丝阴沉。

    来不及令他思考,有一道锵鸣之声自临渊剑身上传来,令的叶无忧眼中微微一颤。

    那股奇怪的声音似乎只有自己听到。

    叶无忧眼光一闪,想要收剑后撤。

    但一股大力却是自临渊剑尖上袭来,紧接着顺着临渊剑,传入叶无忧的手臂,再是周身,五脏六腑之间。

    叶无忧的身形顿时控制不住的倒飞出数十丈,最后堪堪落在地上,飞出了台外。

    兴许是对方没有恶意,叶无忧倒是并未感到什么伤势所在。

    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握剑的右手。

    右手在轻轻颤栗,并非是因为任何情绪,而是单纯的控制不住而已。

    叶无忧的眼中突然有些恍惚,他的目光望向依旧还立于台上的轩辕氏。

    台上的白衣少年神色很是愤怒,但却不是愤怒叶无忧,而像是对自己的愤怒。

    恍惚之间,叶无忧似乎看到了对方体内,那一道若隐若现的存在。

    仿若一条蛟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