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二百三十三章 何为遗憾
    叶无忧的身形只是停驻了一瞬,紧接着再度向前走去。

    他终究是缓缓来到了对方的身旁。

    那一袭白衣的清冽人影,依旧如同往常一般那样熟悉映照在叶无忧眼中。

    依旧是从前的那般模样,尽管气质冰冷孤傲,但却依旧是豆蔻年华的姣好岁月。

    嗯,或许已经不再是豆蔻年华了?

    叶无忧眯着眼看了两眼,才收回了目光。

    他轻声开口。

    “好像长大了一些。”

    陆采薇神色陡然间泛起一丝疑惑,此刻却是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头,似乎是想要丈量自己的身高。

    然后又踮起脚尖,想要伸手摸向叶无忧的头顶。

    可是叶无忧此刻也踮起了脚尖,陆采薇硬生生的够不着。

    她此刻神色微微有些气恼,想了想,手一挥,没摸到叶无忧的头顶,但却一把将对方脸上的面具给抓了下来。

    叶无忧的神情有些微微错愕,想了想,但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

    陆采薇此刻低头看了一眼手中这面具,然后戴在了自己的脸上。

    她歪头问道。

    “好看么?”

    叶无忧实在是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这面具对于自己师妹来说实在是有些大了,此刻戴在对方脸上,却是硬生生多出了几分空缺,显得颇为滑稽。

    他摇头正色道。

    “不好看。”

    陆采薇将面具摘下丢给叶无忧,撇嘴道。

    “不好看你还戴个面具做什么。”

    叶无忧一本正经道。

    “可是我戴着好看呀。”

    陆采薇在原定矗立了半天,才确信自己师兄还是以前那个没脸没皮的师兄。

    方才在山路上见着对方时,陆采薇总觉的自己师兄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变化。

    眼下却是让她松了一口气。

    叶无忧摇头笑了笑,伸出一只手想要如同惯例一般摸摸对方的头。

    他口中更是开口道。

    “薇薇,我跟你说件事……”

    话音不知为何突然中止,那只伸出手的手此刻也有些僵硬的悬停在半空中,不曾落下。

    嗯?

    陆采薇轻嗯一声,眉眼之间有些疑惑。

    叶无忧只是哈哈一笑,随即大手落下,摸了摸对方的头,将自己师妹的头发揉乱,随即才脚尖一掠进宗门,扬长而去。

    陆采薇没有追上去,只是目光望向叶无忧离去的方向,有些微微失神。

    人情世故方面,陆采薇不懂,她也知道自己不懂。

    她总是无法察觉到别人的心意,无法察觉到所谓的氛围变化。

    在剑道方面她有多么惊才艳艳,在这些方面,她就有多么的愚笨。

    但不知为何,她唯独能察觉到某个人的心情。

    也只能察觉到那一个人而已。

    白衣少女此刻平静站立于宗门口,目光望向已经消失不见的那道身影,喃喃道。

    “师兄他,好像变了。”

    ……

    宗门内,并无叶无忧的身影。

    此刻的叶无忧,步伐再不复方才的那般轻盈,而是缓慢的来到了后山。

    他卸下了面具的伪装,神色有些沉默,手中提着一壶酒,向着某处缓缓走去。

    最终,他在一处小土丘旁站定,然后也不顾地上灰尘,就那么随意的坐了下来,身形透露着一股懒散。

    小土丘前,立着一块碑。

    这哪里是什么小土丘,而是一座坟墓。

    坟墓之内,若说是空无一物也不太正确,但也只是简单的葬了几件朴素衣物。

    却是一处衣冠冢。

    这座坟,是独孤玄的。

    那名教导了叶无忧师兄妹二人多年的剑客,连尸体都未曾能留下。

    叶无忧仰首,轻轻满饮了一大口酒,目光望向身前,眼中露出一丝追忆。

    当初叶无忧想搞的气派一些,办的隆重一些,但陆采薇这妮子却是说。

    “师傅他不喜欢那样的场面。”

    所以叶无忧就放弃了原本的打算,而是与陆采薇二人,亲手搭建了这座算不上坟墓的小土丘。

    方才,叶无忧想要告诉自己师妹,自己在邺城之内的所见所闻。

    他寻到了陆采薇的身世,虽然还不知道具体怎样,但却是确定了自己师妹是东海移花宫的人。

    可那又如何?

    叶无忧再次饮了一大口酒,随即闭上双目,眼皮之下,双目颤抖。

    他怎能说出口?

    陆采薇即便知道又能如何?又会不会牵扯出之后的事情?

    所谓炉鼎,吞噬气运。

    叶无忧不想让对方知道。

    倒还不如不说。

    第三口酒下肚,叶无忧擦拭了一下嘴角,随即将壶中酒尽数倾倒在独孤玄的坟前。

    他轻声道。

    “老家伙,你当初到底是怎么想的啊?死了也没个消息留下来,莫非就真忍心看我去死不成?”

    不过随即叶无忧想了想,才撇嘴道。

    “虽然吴邺说就照我最初的气运,是不会有什么影响的,可你就没想过你徒弟也能进步的么?”

    叶无忧再次坐了下来,身形微倒,神色随意,悠然道。

    “独孤老鬼,你说说,我哪里不如师妹了,我这么天赋,一表人才,平日里做了不少好吃的给你们吃吧,洗衣服挑水哪样不是我干的,还陪你喝酒,够仗义了吧。”

    “可你咋就这么偏心呢?”

    “好的全留给师妹,连这块玉佩,你都熬了七年才给我,你早点给我哪里还有白叶那小子什么事情?我当场就变龙傲天了知道么?”

    叶无忧此刻掏出了那块据说是祖师爷传下来的玉佩,当时那系统,也就是这玉佩中获得的。

    当然现在系统已经收走,此刻的玉佩只是一个空壳子罢了。

    叶无忧神色露出一丝感叹,心道这玉佩要真是早给自己几年,那自己或许会有截然不同的经历。

    或许自己就能成为当代龙傲天,十岁四品,十二岁二品,十三岁入白虹,十五岁入吹雪,二十岁直接原地飞升螺旋升天,成为当代剑仙?

    确实有很大可能。

    如今所经历的一切遗憾,似乎也都能拯救过来?

    但随之,叶无忧嗤笑一声,摇了摇头,将玉佩再度收回了起来。

    纵然让你重来一次,你就能避免那些遗憾了么?

    即便是能,那是否又会有新的遗憾?

    谁也说不准。

    老人们常常说,人生在世这么些年,总有遗憾。

    谁都想不留遗憾。

    可或许,从头到尾都没有一丝丝遗憾的人生,才算是一种遗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