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二百三十八章 皆是如此!
    平缓前行的马车之中,突然传来了一声轰鸣。

    叶无忧此刻猛然从座位上跃起,周身气息散乱不堪,眼神中更是隐隐透露出一股慌乱。

    马车随着他的忽然起身,带起一股猛烈气机,整座马车此刻顶棚都被掀起。

    要不是刘瞎子眼疾手快,快速使用真气护住了马车,这座价值百金的豪华马车怕是就要毁于一旦了。

    当下,刘瞎子不由得怒骂道。

    “叶小子,你他妈的犯病了?”

    刘瞎子如同惊雷的一声爆喝,让叶无忧心神猛地收拢了一下,他这才有些缓过神来。

    他此刻深吸了一口气,随即眼神这才清明了一些,周围凌乱的气息这才缓缓平复下来。

    叶无忧看了看四周场景,眼中突然浮现出一丝迷茫。

    方才自己是怎么了?

    梦境?心魔?

    他不由得朝刘瞎子问道。

    “我刚刚怎么了?”

    刘瞎子此刻爆喝道。

    “还怎么了?我还以为你小子顿悟了,结果就顿悟出个这?境界一丝没上涨,反倒是气息凌乱了许多,亏得老夫好心帮你护法。”

    顿悟?

    叶无忧皱了皱眉,右手扶着额头,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身后那驾马车此刻也停了下来,陆采薇第一个跑了出来,来到了叶无忧身旁,气息平稳,但神色却是微不可查的有一丝紧张。

    她眼神露出关切,刚想要开口,但却被叶无忧挥手制止了。

    “没事没事,方才做了个噩梦,这马车还能走,我休息一下便好。”

    “可是……”

    陆采薇还想开口说些什么,但却被身后赶上来的黎九所阻,拉回了车内。

    黎九微微皱眉,她身为女子,感官似乎更为敏锐一些。

    不知为何,她感觉到叶无忧,最近似乎有些隐隐避着陆采薇。

    并不是关系不好的避开,她看的出叶无忧对陆采薇的在意程度,不似作假。

    但却是说不出为何,叶无忧总是有些隐隐生疏。

    她看向还在马车外迟迟不肯上车的陆采薇,摇头道。

    “让他一个人静一静吧。”

    ……

    两架马车终于又在道路上开始缓缓前行,前方那辆马车,顶棚处却是很不客气的破了一个大洞。

    好在已经深秋,阳光不算太晒,否则的话却是要被晒成傻子。

    叶无忧倒是觉得没什么太大问题,这破洞的角度刚刚好,就当是个全景天窗了。

    刘瞎子似乎颇有些恨铁不成钢,见着叶无忧没想说话的心思,也不去搭理,此刻独自坐在一旁。

    白以山夹在中间,也是很聪明的做出了正确的选择,装作无事发生。

    因为他隐隐感觉到,叶无忧现在的状态不太对。

    这一点,叶无忧也清楚的很。

    经过方才的那番“顿悟”后,叶无忧发现自己的境界一丝一毫都未有涨幅,剑意也没有丝毫变化。

    反倒是体内真气凌乱不堪,尽数散乱。

    在白虹境界,叶无忧的底蕴可以说是非常扎实的。

    二品境界凝练了真气,再此跨入一品,却是省去了凝练的步骤。

    但此刻,虽不能说毁于一旦,但体内真气却是再也不复当初的雄浑。

    要重新恢复的话,估摸着要个把月时光。

    这也不算是太大的问题,但这一次的武林盟会,却是没有那么多时间给叶无忧去重新凝练。

    “这真的是顿悟么?”

    叶无忧神色有些茫然。

    他再度闭上眼,脑海中方才的那些画面此刻一一浮现。

    人在睡梦中醒来时,其实是会忘掉大部分梦境,只留下依稀的记忆。

    叶无忧方才也是如此,但此刻随着他沉浸心神,进入心剑境界后,那方才的画面及感受此刻在他脑海中清晰起来。

    车厢之内,是漫长的沉默。

    叶无忧缓缓睁开眼,抬头透过那全景天窗,望向天空。

    脸庞之上,是有些奇怪的笑容。

    白以山看的有些懵,问道。首发

    “叶兄,你怎么了?别这么奇怪啊。”

    叶无忧摆了摆手,笑着道。

    “我有点悲伤。”

    白以山更懵了,想了半天,才默默道。

    “那你笑啥?”

    叶无忧轻啧一声,道。

    “不笑还能怎样?哭么?我可是男人。”

    随即,叶无忧似乎是来劲了一般,抓着白以山继续说道。

    “是不是很奇怪,来来来,我告诉你,笑和哭,都只是情绪宣泄的一种方式,你很悲伤的时候,正常是哭的,但你若是笑,其实笑着笑着,发现也是有用的。”

    “这些是根据……”

    白以山听了半天,又不敢反驳眼前这家伙,因为他从来没有说赢过对方。

    他的心中只有一个想法。

    这尼玛是什么鬼怪逻辑。

    好在叶无忧终于说完了,白以山感到了一阵放松。

    年轻剑客见着白以山面色,很是无奈,对于这种探索精神求知欲为零的家伙,叶无忧感觉有些无法交流。

    但他终究是轻轻舒了一口气,神色也平缓了几分。

    哭是宣泄,笑是宣泄,拉着白以山讲话,其实也是一种宣泄。

    叶无忧仰着头望向天空,天空很是蔚蓝。

    原来是这样的么……

    方才的那场顿悟里,叶无忧所看到的,是他自己。

    独孤玄,叶无忧,陆采薇……

    最后的那三幅画面,叶无忧可以保证自己从未经历过。

    但前面所发展的一切,却都是完美符合。

    “未来么?”

    一切似乎都很符合,自己或许踏足登峰,一身气运被师妹拿走,然后身死道消,师妹成就当代女子剑仙。

    若是按照剧情这么发展的话,那么自己离死期也不算太遥远啊?

    叶无忧心中思索,但神色却是平静。

    宣泄情绪之后,他必须要让自己冷静下来,只有冷静,才能让自己更快更完全的分析问题。

    事情真就如此?

    叶无忧摇头。

    若他真就只是这个世界的原住民,怕是真的以为这就是自己的命运了。

    但这场顿悟,说是顿悟,其实更像是一场梦境一般。

    梦境中,人们的内心最深处的东西会反馈出来。

    最喜欢,最害怕,最担心,最好的,最坏的……

    自己所看到的场景,可能只是自己内心深处,最为担心的一种场面罢了。

    当然,仅仅是这些推断,是绝对不够的。

    叶无忧嘴角突然不知为何勾勒出了几分笑意。

    但却不再那般奇怪,而是稍稍正常了一些。

    无论这到底是不是所谓的预知梦,所谓的未来,所谓的宿命等等等等……

    可叶无忧相信德先生和赛先生。

    况且,就算真是未来又如何?

    事情尚未发生,岂能听天由命?

    人类的未来,只掌握在自己手中。

    每个人皆是如此!

    :。:m.x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