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二百三十九章 都江堰
    长风镇,是都江堰地区的一处城镇。

    都江堰并非单指一处地方,而是整个一片区域,也是当今世上堪称最为庞大的一处水利工程。

    都江堰位于什州,远在西蜀还未建立的前朝,花费了八年的时光,方才修筑而成。

    这处水利工程,也一直沿用至今,为岷江中下游的人民免去了洪水的侵袭与苦难。

    时至如今,风调雨顺多年,这里也逐渐发展起来,如今可以算是西蜀境内一处奇景。

    这长风镇,也就是这附近的一个小镇,距离约定的场地,还有些距离。

    两架堪称豪华的马车,此刻沿着道路,缓缓行驶进镇中。

    这也让不少镇中居民前来围观。

    他们都得知了消息,也知道最近那场十年一次的江湖大比,是在这都江堰某处地方举行,这些日子里,小镇上来往的武林中人也是络绎不绝。

    小镇围观的人群望着那为首一辆马车,眼中有些讶异。

    叶无忧坐在车内,挑起窗帘一角,只觉得周围人的目光有些奇怪。

    不就是豪华了一点么,不就是两匹价值千金的白公子拉车么,至于这么惊讶么?

    虽说这么想着,但叶无忧心中还是很受用的。

    只是此刻,一旁的人群之中,传来一个小孩子的呼喊。

    “娘,你看呀,这马车上面破了个洞,这些大侠怎么乘坐着破洞的马车,哈哈哈哈……”

    那带着娃娃的女子,此刻瞪了自己孩子一眼,刚想叫自己孩子不要乱说话,但却不知为何,也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她们讶异,并不是因为这马车多好看,多么豪华,而是单纯的因为这马车顶上破了个大窟窿。

    马车内的白以山,此刻耳根却是不知为何红了,瞅了一眼顶上那被叶无忧弄破的顶棚,愤愤道。

    “再叫你修了,结果你就是不修,还说什么全景天窗空气流通,现在好了,被人当傻子看。”

    叶无忧回瞪回去,不屑道。

    “说的别人不笑,你就不是傻子样的。”

    小镇内响起了鞭炮声,还伴有阵阵敲锣打鼓,想来是在办什么喜庆之事?

    正当叶无忧两人争论之时,整架马车却是突然一晃,紧接着飞快的向前冲去。

    一旁街道上爆发出阵阵慌乱喊叫,有人大喊道。

    “快跑,快跑,这马失惊了,特娘的,谁他妈在放鞭炮,不知道最近天天都有马车进出,想死啊!”

    马车内,原本一直倚靠在车门旁的刘瞎子,此刻轻哼一声,随即也不见他起身,只是伸出手指,轻轻敲扣马车车厢。

    疾驰飞出的马车随即一顿,仿若被一股大力束缚,竟是硬生生的停了下来。

    从马失惊急掠而出,再到刘瞎子出手将马车停顿下,不过一瞬而已。

    刘瞎子的反应很快,纵然事发突然,但也未撞到任何人。

    只是此刻车厢外,却是传来了一声哀叹。

    叶无忧一愣,随即皱了皱眉,走下了马车。

    在自己这马车前方,距离车马不过一步之遥的地上,此刻瘫坐着一位老人。

    那老者身后还背着一个药箱,箱子上还插了面白旗,其上写着妙手回春几个大字。

    看起来像是附近的郎中?

    叶无忧看了看马车,又看了看那此刻坐在地面上的老者,眼光微闪。

    他可以确定,这马车方才绝对未撞到对方。

    这老者身上也没有任何伤势,此刻只是普通的坐在地面上而已。

    碰瓷?

    正当叶无忧沉默之时,那老者却是悠悠的开口,似乎是舒缓了一口气,颤声道。

    “哎哟,刚刚真是吓死我了,还好这马车停下来了,不然老头子我这条命怕是要交代在这里哦。”

    嗯?

    对方自己承认了没撞到?

    老者再度悠然开口,面色和善。。

    “小伙子,别怕,你这马车没撞到老头子,我是自己不小心摔了下,不会讹你的。”

    叶无忧:“……”

    其实你讹我也没关系的,当年跟那仓央措那和尚天天扶老奶奶,也没把自己扶穷啊。

    老者此刻想要起身,双手撑地,但刚刚站起,却又哎哟一声,瘫坐到了地上。

    “啊,实在是不好意思,刚刚被吓得摔了一跤,好像把脚扭了,这,这可咋办啊。”

    老者面色有些焦急,似乎在赶时间一般。

    叶无忧叹了口气,随即露出一个和善的笑容,上前一步扶起了老者。

    他歉意道。

    “抱歉,方才是我们驾车不严,让这马失惊了,才会吓到您,实在是对不住。”

    “要不您看这样如何?咱给您些银两,你拿去好好开点药,买点东西补补身子如何。”

    叶无忧神色非常陈恳。

    虽说马车没撞到对方,但此事毕竟因自己这边而起,老人家也没想追究他的责任,叶无忧也并非不通人情。

    给对方些银子,并不过分的。

    但老者听了这话,却是神色一愣,随即连忙摆手,摇头道。

    “你这小伙子,老头子咱不要你的钱,再说了,咱自家就是郎中,还费那银子去看病看啥。”

    “这伤我刚刚看过了,一点小伤,贴几副草药休息一下就好,要不了多少钱。”

    “小伙子,若你真的想帮我,就把我送到离这二十里的青城山吧,我还要给别人送药去呢,如今却是走不动了。”

    老人家的面色极为和蔼,眼神真挚的望向叶无忧。

    听闻此语,叶无忧却是对老者露出了一个笑容,随即搀扶着对方缓缓走上了马车。

    刘瞎子和白以山倒是没什么异议,虽说此事有些奇怪,但毕竟是自己马车所造成的,了解事情经过后,他们也不在意。

    马车本就宽敞,即便在多一个人也不觉得有丝毫拥挤。

    叶无忧神色平淡,倒是那老者,此刻瞪大了眼睛望着这马车的内饰,显得很是惊讶的样子。

    夜明珠做装饰点缀,这地毯,是什么毛皮?这坐垫,是玉席?

    老者不时的发出惊讶喊声,对于他一个当了一辈子穷苦土郎中的老者来讲,这马车内的一切事物都让他觉得新奇。

    叶无忧的目光却是一直在老者身上流转。

    对方在他眼中,实在是太正常了,正常的跟个普通人一模一样。

    叶无忧此刻露出一丝笑意,语气和善问道。

    “老人家怎么称呼?又是做什么的?”

    正在不停伸手抚摸新奇玩意的老头,此刻轻咳一声,似乎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尴尬道。

    “老头子叫司南,是这十里八乡的土郎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