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二百四十七章 时至今日
    付千山神色浮现一丝莫名笑意。

    陆采薇先是一愣,但随即眼中却是露出一丝厌恶,周身隐隐有气机溢出,似乎有些按耐不住。

    她明眸微怒,口中刚要说出那个好字。

    话语刚刚开口,可是陆采薇的头上却是轻轻落下一张大手,随即将她轻轻往一旁靠了靠。

    陆采薇的身形,此刻紧紧贴在了叶无忧的身侧。

    持剑少女的神色陡然间有一丝莫名僵硬,周身刚刚凝聚而成的气机,却是陡然间溢散了开来。

    叶无忧此刻低头拍了拍陆采薇,仿若拍去了对方身上的那一丝紧张。

    随即,叶无忧目光望向身前那位持刀男子,眉眼平静道。

    “她是我的师妹。”

    付千山目光先是一愣,似乎有些不太明白叶无忧的话语,但随之反应过来讥讽道。

    “师兄又如何?凡事都要来插一脚?真当你师妹是你的东西了?”

    叶无忧平静道:“那倒不是,只是我师妹还是个孩子,我算是她的监护人。”

    他突然眉眼带笑,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般。

    叶无忧伸出手在自己师妹头上揉了揉,直到将陆采薇原本还算精致盘起的头发弄乱,惹的对方不满的目光时,叶无忧这才悻悻然住了手。

    他抬头道。

    “本来啊,这天底下的宗派里呢,大都是师兄专心修炼,小师妹勤勤恳恳的端茶倒水,最终师兄神功大成……”

    但随即,叶无忧叹了一口气,神色很是落寞的道。

    “可惜啊,咱这小宗派,却是反了过来。”

    “师妹专心练剑,嗯,其实也不能说是专心,而是这家伙除了练剑其余啥都不会。”

    “师兄整日端茶倒水,洗衣做饭,烧火砍柴,清理杂物……”

    “而且这家伙,最开始连衣服都不会换,我都怀疑师傅当年是不是捡了个弱智回来,亏的当年我……”

    说到这,叶无忧话语顿了顿,似乎是发现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连忙转换了话语。

    “说实话,我觉得自己包揽了这么多杂物活,如今还能一品,感觉算是挺不错了。”

    叶无忧一脸微笑。

    付千山此刻却是皱眉。

    他不是很明白对方的话语。

    所以他只能皱眉道。

    “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叶无忧左手一摊,随即右手拍了拍靠在自己身侧的陆采薇,笑道。

    “我是说,这家伙可以自己做决定,但是在她还没成年之前,一切决定,都由我来把控。”

    “就算她同意了,我不同意,一切也都不作数。”

    叶无忧的话语带着一丝强硬,也带着一丝冷意。

    “所以,收回你的赌约,我叶无忧的师妹,不是任何人的赌注。”

    陆采薇此刻在一旁恰逢时宜的补充道。

    “我听师兄的。”

    付千山此刻面色微微僵硬,似乎有些难以理解两人这般。

    没有在意对方的神色,陆采薇此刻踮起脚尖,小声在叶无忧耳边轻声说道。

    “师兄,我已经十六了,已经成年及笈了。”

    叶无忧目光露出思索,他这才想起来古时女子成年,是十五岁,叫做及笄。

    自己师妹说的没错,她确实算是成年了。

    可叶无忧不乐意了,小丫头片子还敢反驳我,直接一掌敲向了对方的脑门。

    但就在那掌即将敲落时,叶无忧却是有些舍不得,只能变为拍了拍对方的头。

    叶无忧语重心长的与自己师妹说道。

    “要记住,十八岁才成年,在我家乡那边,像你这么大的孩子,还在读书的。”

    陆采薇眼中露出不解。

    虽然她未曾读过什么书,但自己师兄却是自小给她灌输了很多道理。

    尽管陆采薇以前很少下山,几乎不与外界交流,但她也知道,女子是不读书的。

    而且什么书要读这么久啊?

    她很好奇。

    所以她开口问了。

    “什么书要读这么久?”

    陆采薇眼光微闪,眉目透露着一丝疑惑。

    叶无忧此刻倒是被问住了,以自己师妹的智商和认知,自己很难与对方交流呀。

    想了想,他开口道。

    “…………”

    陆采薇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虽然那本书她没听过,但既然是自己师兄说的,那么应该是真的吧。

    也不知道那本书好不好看,好不好读,要读这么久。

    时至今日,我们仍无从得知那日叶无忧说了些什么。

    ……

    付千山此刻再也忍受不住眼前这二人的窃窃私语,仿若将他当成空气一般。

    他只是想来见识一下西蜀传闻中的那位天才女子剑仙,顺便挑战一番,怎么就能遇上这档子事情。

    付千山虽然狂傲,但也不是什么蠢材,在当下西蜀近百名武者之间,他心中纵然再不满,也不会选择出手。

    他此刻只能怒喝道。

    “行了,西蜀武者都是这般胆识么?

    不过是与你师妹比上一场罢了,你既然怕你师妹输给我而强行不许,我付千山也能理解。

    只是还要说这么些道理,不觉得未免有些太过冠冕堂皇了。”

    付千山的情绪这才稍稍平静了一些,眼中更是露出轻蔑笑意。

    不就是担心你师妹打不过我,然后连人都输给我是么?

    无妨,本来也就只是想要折一折西蜀的锐气,只要目的达到,怎样都无妨。

    他付千山,要让这些西蜀武夫知道一件事情。

    就算白叶不曾前来,他西蜀也断然没有丝毫胜算。

    可此刻叶无忧神色却是露出一丝奇异,眼中更有些疑惑,似在思索。

    随后,他仿若想通了什么,神色轻笑道。

    “抱歉抱歉,这倒是我的失误,方才光顾着与我师妹说话去了,却是忘了把话说完。”

    叶无忧的神色凝重了几分,踏前一步,眼眸之中透出一股认真之色,道。

    “我师妹不与你立下赌约,不是因为她打不过你,而是因为我的师妹,不是任何人的赌注。”

    “莫非你真以为我师妹敌不过你?二十多岁,到了登峰,就真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

    叶无忧的神色露出一丝讥讽,直视对方道。

    “当然,我说了这么多,你的目的我也一清二楚,自然不会让你扫兴。”

    “我来代替我师妹与你立下赌约。”

    “比试之中,若是我赢了,我不要你的命,只是让你在我太白剑宗门前,跪叩十年。”

    “可敢否?”

    付千山神色愤怒,叶无忧不过一介区区白虹,竟然敢与他立下赌约。

    我付千山登峰再怎么不堪,也足以一只手捏死你个小小白虹!

    他怒道。

    “有何不敢?”

    “不过如果你输了,那么你得……”

    话音未落,却已经被叶无忧打断。

    被付千山称作是小小白虹境界的年轻剑客,此刻踏前一步笑言道。

    “没有如果。”

    “因为这一场比试,你断然没有半点胜算。”

    …………………………………………………………

    “师兄师兄,什么书要读那么久啊?难道是《大学》么?”

    叶无忧思索了很久,才开口说道。

    “那本书,叫做《我的师妹是剑仙》,以后有机会,带给你看看。”

    “好看么?”陆采薇歪头问道。

    叶无忧轻轻笑道。

    “彼之砒霜,我之良药,哪有什么好不好看呀。”

    说到这,叶无忧的话语顿了一顿,很是无奈的叹息道。

    “就算觉得不好看,我也不能说呀……”

    “为什么?”

    “说了我就凉了,师妹你也没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