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二百五十章 安宁
    刀光不断,虽未有惊天动地的声响,但却是比起那般庞大的场景更加危机四伏。

    刘瞎子有心想要与对方拉开距离,以便更好的施展。

    可付千山的断浪刀却是不屈不挠,紧贴其身旁,让刘瞎子有些找不到机会。

    场面一时之间仿若陷入了僵局。

    付千山此刻嘴角勾勒出一丝残酷笑意,眼中更是寒芒闪烁。

    只要能一直如此,不说击败对方,单纯将对方逼退是决然没有任何问题的。

    初始付千山以为西蜀境内,除了叶音便再无一人能对他造成威胁,眼前这独眼老头他也丝毫不放在眼里。

    纵然同为登峰又如何?老子我打过的登峰,可不止你一个。

    不过刘瞎子的剑气雄浑程度,初始却是让付千山有些凝重。

    毕竟是比自己多修炼了这么多年的家伙,对于真气乃至气机的凝练,付千山纵然再过于天资惊艳,也无法胜过刘瞎子。

    若真是如同其余人交手那般稳扎稳打,他付千山还真不见得能胜。

    当然,他也不认为自己会败。

    因为对方手中剑并不如自己,兵器方面,是他占了上风。

    可他终究是找到了一条道路,那便是抛弃了那般气机运用,而是强行逼迫对方与自己一刀一剑的比拼。

    他不会给刘瞎子换气的时间,不会让对方有机会施展出磅礴剑意。

    事实上,他也的确做到了。

    刘瞎子眼中此刻陡然泛起一丝怒火,他周身气机此刻陡然凝聚,却是全然不顾对方那不停袭来的刀法。

    已经是不知多少年过去,江湖上的新人也已经忘了很多事情。

    纵然有人再度提起他,知道他重出江湖,却也只是称上一句刘瞎子。

    可终究还有多少人记得,他名叫刘枫。

    当初他不叫刘瞎子,而是被世人称作刘疯子。

    付千山很骄傲,很嚣张目空一切,敢去找白叶挑战。

    可我刘疯子这个名号,当初也是一剑一剑砍出来的。

    如若论起当年的骄纵狂傲来,竖子安能相提并论。

    刘瞎子此刻仅剩的独眼中露出一丝疯狂,紧接着气机一凝,手中剑向后微微错开了一寸。

    仅仅是一刹那的避开,那刀光却是如影随形,直接砍向刘瞎子。

    登峰境界的一刀,若是真斩了下去,刘瞎子必死无疑。

    刘瞎子眼中疯狂之色更浓,此刻甚至已经不能叫做疯狂了,而是疯癫。

    必死无疑?

    那又如何!!!

    他那向后微微错开的一剑,此刻猛然递出。

    剑身之上,此刻爆发出一股无比迅猛的剑意,剑气更是在周边隐隐形成了一个漩涡,呼啸而去。

    那柄自藏剑山庄得来的一品灵剑,此刻却是已经承受不住刘瞎子这般浓郁剑气,如今已经是阵阵碎裂开来。

    一刀。

    一剑。

    刘瞎子神色疯癫,显然是以命换命了。

    付千山这一刀斩落而下,刘瞎子必死无疑。

    可刘瞎子这一剑也已经递出,并不会因为刘瞎子如何而损伤分毫。

    这一剑下去,付千山怕是死无全尸。

    一直观望的叶无忧眉头一皱,却是再也不能等待,手中却是忽然多了一方砚台。

    可一只手却是搭在了他的手臂上,很轻,但却紧紧的握住了叶无忧。

    陆采薇摇了摇头。

    却是示意叶无忧不要出手去干扰对方。

    可随机,陆采薇自己的身形却是一掠,化为一道流光冲出,春秋剑赫然出鞘。

    陆采薇的想法很简单。

    刘老是自己人,不能死。

    师兄不强,不让他出手。

    那就自己出手。

    但陆采薇的去势刚至一半,便陡然减缓,停留在了原地。

    场面之上已经平息了下来,周边人群已经散开,只有着微微喘息,但却豪放大笑的刘瞎子,和退在一旁,一脸阴沉神色的付千山。

    最后的最后,却是付千山退却了一步。

    他没有选择与刘瞎子拼命。

    那一刀没有落下,那一剑自然也没有递出。

    两人都没有输赢,但付千山却觉得自己败了。

    刘瞎子此刻平息了一会,嗤笑道。

    “小子,你能过去否?若是不服,大可再来一试。”

    刘瞎子的言语之中带着笑意,满满的皆是自信。

    他已经吃了一次对方的亏了,方才也是自己的决断错误,选择了与对方比拼剑法招式,而并未选择以气机磅礴击败对方。

    那么再来一次,刘瞎子断然不可能给对方再次这般的机会。

    付千山此刻面色沉默,但身后却是传来阵阵轰鸣和呼喊。

    身后,是另一处“战场”。

    无极宗的赵无极,之前叶无忧一直觉得对方有些名不副实,上一次的武林盟会,也在对方的领导之下,直接以散场作为结局。

    可如今对上那老妪,赵无极却是显得愈发英勇,一招一式均是压制了对方。

    那老妪无法前进一步,最终只得是叹息一声,随即面色阴沉的向后退去。

    白云观观主陈梦,与那大楚的中年男子,交手就显得有些诡异了。

    两人的招式都显得异常平和,似乎是达成了某种共识一般,没有什么声势浩大,而是普通的交手,气机乃至武道的比拼。

    两人有些僵持不下,最终,却是那名中年男子默然退出了战局,向后走去。

    从始至终,两人没有交流过一句。

    而封云与那持枪女子那边,就显得愈发激烈了。

    或许是一寸长一寸强,又或许是封云才刚刚踏足至登峰不久,总之轻剑与长枪相碰,却是显得有些隐隐被压制一般,力不从心。

    封云一直被压制。

    可他一直也都没有落败。

    不知为何,持枪女子此刻突然停下了手,盯着封云缓缓道。

    “何必留手?我能察觉到你还没有出全力。”

    封云神色一怔,随即有些尴尬道。

    “不是留手,只是那一式是压箱底的招式,不能随便乱用。”

    持枪的年轻女子此刻点了点头,同为登峰境界,她显然是明白对方的意思。

    于是她开口道。

    “既然如此,那就等待比试之时,你我再交手。”

    封云微微一笑,收起手中长剑,道。

    “一言为定。”

    女子只是微微点了点头,随即转身向后走去,却是放弃了从这座玉垒山上跨越过去的想法。

    但身后的封云此刻却是仿若想到了什么,招手道。

    “诶,你叫什么名字。”

    持枪女子没有回头,只是缄默了一会,然后回应道。

    “我叫安宁,安是安静的安,宁是宁静的宁。”

    安宁。

    封云在心中默默记下了这个名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