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二百五十一章 好大的沙雕
    随着三人的退场离去,场面之上似乎已经成了定居。

    叶音的那张以剑气筑成的大网,此刻将苍天鹤牢牢束缚在其内。

    任由苍天鹤如何身形急掠,都无法从那漫天剑气之中挣脱而出。

    叶音神色平淡,身形并未有什么动作,只是双指不停变换,那漫山剑气也随着双指不停浮动,剑意盎然。

    西蜀此刻观望的众人均是神色有一丝细微笑意,仿若觉得对方败局已定。

    想从玉垒山上飞跃?

    真是不自量力。

    苍天鹤并未察觉到西蜀众人的目光与议论纷纷,也没那个功夫去在意那些人的目光。

    他此刻只是目光微闪,身形在空中一掠在掠,时不时挥手打散几道避之不及的剑气。

    看起来,确实是陷入了极为不利的局面。

    但就在此刻,苍天鹤的眼中闪过一丝精芒,随之轻喝一声,身形陡然发力,双袖猛然爆发出浓郁真气,带起阵阵天地之力,向着身前某一处急掠而去。

    二十年后的江湖,已经没有多少人知道他为何被称为苍天鹤。

    但今日,却是知晓了。

    苍天鹤的身形此刻在空中陡然发力,其速度比之方才快上了数倍不止。

    叶音双眼微寒,双指成剑,一划再划,弥漫整座山顶的剑气此刻随之起舞。

    可无论剑气如何变化,却是再也不能如同方才一般,沾到苍天鹤的分毫。

    漫山的剑气看起来显得有些密不透风,看起来是如同大网一般。

    那那张大网,可此刻却是显得有些破洞不堪,破绽百出。

    那道苍老身影,竟是硬生生的在这剑气森然的大网之中,找出了一条道路,生生的冲破了出去。

    登峰境界,之所以被称为一品的上段,其最大的区别之一,就是登峰境界能够御空而行,引动天地之力。

    但就如同人走路跑步一样,刚刚长大的幼童,和强壮的青年,以及苍老的老人,奔跑或行走起来,速度却是大不相同。

    御空飞行,也是如此。

    苍天鹤之所以叫苍天鹤,其一就是因为他一身武功,以轻功最为着名。

    苍天鹤曾二品的时候,就以其卓越的轻功,硬生生的从一名吹雪境界的手下逃脱出来,之后却是把那名吹雪境界给气的半死。

    如今苍天鹤已经登峰,其速度却是丝毫未减,反而是显得更为恐怖。

    苍天鹤身形再度一掠,其速度赫然又比之方才更加快了几分。

    且随疾风前行。

    苍天鹤的眼中闪过一丝微微笑意,神色有些耐人寻味。

    方才他被困于这剑气大网之中,与其说是被困,倒不如说他是求稳,并不急于一时。

    饶是他自信有着足以绕过所有剑气,冲跃而出的速度,但他也是试探了许久,仔细观察。

    最终,他找到了这张剑气大网的最为薄弱之处,再选择发力冲出。

    剑气缭绕看似密不透风,但世间万物,只要是人所施展的东西,就注定有着缺陷。

    或者说,是某种极限。

    任由叶音如何气势磅礴,剑意盎然,但他终究不可能有那般强大足以操控这所有剑气的心神。

    神仙或许可以,但是叶音不行。

    伴随着一声嘹亮的轻喝,苍天鹤身形一掠而出,冲出了这道山崖畔。

    他脚尖再度轻踏空中,却是凌空虚度,一步跨越了整条岷江,最后不偏不倚的轻轻落在了对面的山崖之上。

    相比于西蜀众人此刻的神色沉默,叶音倒是显得有些释然。

    他只是轻轻皱了皱眉,随即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心中轻叹一声。

    再度挥手,却是漫天剑气随之消散无踪。

    叶无忧此刻隔着老远打趣道。

    “庄主,这可不符合你的作风啊。”

    西蜀不少江湖武夫此刻都有些神色怪异,目光望向叶无忧,心中却是愤愤的想到。

    这小子,怎的还如此嚣张,别人都从我们脑袋上飞过去了,他还看热闹不嫌事大一般。

    看,他还在笑。

    不过面对其余西蜀众人的这些神色和想法,叶无忧却是不屑一顾。

    正如他一直所说的话语一般。

    笑怎么了,不然我还能哭么?

    叶音神色有几分无奈,但却并没有什么失落之感,只是摇头道。

    “苍天鹤向来以轻功闻名,叶小子,这苍天鹤好歹是当年能在你师傅手中跑掉的家伙,显然有几分真本事,能闯过去,老夫虽然有些意外,但却也在情理之中。”

    听闻此语,叶无忧倒是随即一愣。

    他方才也听说了,这名为苍天鹤的老者,当年与独孤玄打了个平手,据说战斗持续了三天三夜。

    可也听叶音说了,被独孤玄打的躲起来避世二十年。

    现在又听到这般话语,却是让叶无忧心中有些遐想。

    该不会,该不会是当初苍天鹤与独孤玄交手,苍天鹤根本打不过独孤玄,所以。

    虽然我打不过,但是我会跑啊。

    以叶无忧方才所见对方的速度,很可能是苍天鹤当初在前面跑,独孤玄在后面穷追不舍,但无论如何也追不上,可独孤玄却是头铁不肯放弃,。

    足足追了三天三夜,却还是没能追到,只能就此作罢。

    想来想去,叶无忧觉得当年事情应该就是这般。

    毕竟他实在是想象不到,什么人能够跟独孤玄打个三天三夜不分胜负,那时候白叶还没出道呢。

    想到这,叶无忧似乎能够想象到当初纵横江湖,未尝一败的独孤玄,提着剑在后面穷追猛赶,可却是无论如何也追不上敌人时的神色。

    却是不由得笑了出来。

    叶无忧笑着,瞥了一眼还顿足在这儿的付千山,淡淡道。

    “怎的?你同伴都走了,你还在这干嘛,还想试试么?”

    付千山面色平淡,可目光却是露出了一丝奇异之色。

    他的身形向后退去,看起来似乎是放弃了,准备下山绕路而行。

    但没走出多远,付千山却是忽然抬头望向天空,神色露出一丝轻笑。

    他轻声道。

    “来了。”

    广阔的天空之中,此刻突然响起了一声嘹亮清脆的鸣叫之声。

    一只巨大的生物此刻从天而降,随之付千山伸手一抓,却是抓住了那生物的脚爪。

    再下一秒,付千山却是已经乘风而起,其速飞快,比之方才的苍天鹤也不多得,甚至还要快上几分。

    或者说,是带着他的那只生物速度飞快。

    付千山此刻朝着下方递去了一个不屑的眼神,尤其是看向叶无忧时,神色露出了一丝嘲讽。

    可叶无忧此时却全然没在意对方的神色,而是一脸震惊。

    他的心中此刻只有一句话,更是不由得脱口而出道。

    “卧槽,好大的沙雕。”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