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二百五十九章 听师兄的话
    大楚那方的山崖上,付千山目光看向那江面之上的女子,眼中光芒绽放。

    他突然笑了起来,整条岷江此刻都回荡着他那爽朗畅快的笑声。

    “果真是没有看错,虽说还只是吹雪,但却值得与我一战。”

    付千山目光微山,脚尖轻踏,身形一掠之间,却是已经越过了这道山崖。

    这一次,却是他决定亲自出手与陆采薇一战。

    他身形轻轻掠下,还未踏足江面,便再度轻轻一掠,身形化为一道白虹向着陆采薇袭去。

    那原本应该踏足的江面,此刻泛起阵阵涟漪,但却没有一丝水花荡起。

    只此一式看起来,付千山的气机凝练程度,比起陆采薇却是只高不低。

    陆采薇眼中罕见的露出了几分神色波动,不再如方才一般平静随意,而是露出了几分认真之色。

    春秋剑此刻剑光流转,无痕剑意从剑身之上荡漾而出。

    剑意肉眼虽不可及,但此刻陆采薇身旁的江水,此刻却是忽然泛起阵阵涟漪,一圈一圈回荡开来。

    与其说那是一道白虹,可其实是对方手中那柄断浪刀所化刀光。

    刀剑相撞,却是诡异的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也没有那般刺耳的刀剑纷鸣之声。

    江面上两人的身形此刻陡然间凝聚,仿若定住一般。

    一刹那的寂静过后,自两道身影为中心,周遭江水此刻纷纷炸开,层层叠叠,掀起惊涛骇浪。

    可唯独两人交手之处,却是半点水花都没有溅起,在周遭那层层叠叠的巨浪衬托下,此地仿若一片不受丝毫干扰的净土一般。

    其中一道身影此刻向后掠去,化为一道长虹在江面上站定,神色显得极为畅快。

    陆采薇的身影依旧站在原来的地方,看起来纹丝未动。

    但只有陆采薇自己知道,自己方才交手之中,却是退后了半步。

    少女的秀脸之上此刻不知为何,露出一丝微微苦恼,似乎对于方才的这般结果,很是不满的样子。

    可刀剑毕竟是有所分别,刀毕竟霸道,付千山又是借势袭来,且比起陆采薇高了整整一个境界。

    天时地利人和,纵然是陆采薇也无法抵挡,微微后撤了半步。

    陆采薇眼神凝重,却是再度架起手中剑,就要出手。

    可这时,玉垒山山崖之上,却是传来一道呼喊。

    却是叶无忧此刻冲着陆采薇大喊道。

    “师妹,快回来~”

    陆采薇神色明显愣了一下,看了看江面上那同样一脸错愕的付千山,又看了看在山崖之上,一脸微笑的叶无忧。

    叶无忧面色平淡,眉眼带笑,眼中神情却是不言而喻。

    最终,陆采薇乖巧的点了点头,随即脚尖轻轻一点,身形宛如一只白蝶,灵巧的回到了山崖之上。

    她老老实实的回到了叶无忧身旁,叫了一句。

    “师兄。”

    可她的眼中却是有着疑惑。

    叶无忧只是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随即目光越过她的身影,望向山崖之下的江面。

    江面上,是一脸暴躁如雷的付千山。

    这位大楚的天才刀客,此刻正神色愤怒的望向叶无忧,怒道。

    “你,你,你凭什么叫你师妹回去,没看到正在比试么?”

    付千山很生气,因为他刚刚才有那么一丝战斗的快感,此刻却是被叶无忧给打搅的分毫不剩。

    叶无忧只是目光平淡的望向对方,随即语气颇为悠然的道。

    “付千山,忘了我方才与你说的话么?”

    他将师妹拉到一旁,上前一步,微微俯身,语气有几分戏谑道。

    “要打的话,我可以奉陪,只是方才的赌约还记得么?”

    听闻此语,付千山先是神色一愣,随即竟是忍不住弯腰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

    他的笑声很魔性,整座山峰都回荡着他的笑声。

    付千山此刻眼泪都快要笑出来了,他实在是没有想到,叶无忧竟然真的会站出来说出那番话语。

    方才玉垒山上,若非是刘瞎子抵住了他的步伐,再加上周遭又有那么多西蜀武者,怕是早在叶无忧敢说出那番话语时,付千山就已经选择一刀砍出了。

    叶无忧的心态,他其实很能理解。

    在师妹面前,又有着人可以依仗,免不得要狐假虎威嚣张几分,他付千山这点东西还是懂的。

    他也难得理性的没有去与对方计较,心中却是觉得对方反正不可能会与自己对敌,一个赌约,答不答应又有什么区别呢?

    可叶无忧却是真的站出来了?

    不过白虹境界而已,这是疯了罢?

    付千山笑意收敛,眼中闪烁着毫不掩饰的嘲讽,悠然道。

    “没忘,不过,你要是真有本事,那就下来一战,而不是在别人身后呈口舌之利。”

    叶无忧眼睛微微眯起,轻啧一声,却是就要一跃而下。

    可身旁的刘瞎子此刻却是一把抓住了他,冷言道。

    “小子,知道你有些手段,可你这个状态,莫不是要下去送死?”

    叶无忧此刻回头无奈道。

    “刘老,你觉得我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情么?”

    刘瞎子目光微微错愕,眼中泛起一丝思索。

    别的不说,叶无忧这小子身上从来没有那些江湖气,也不会年轻气盛,做一些没有把握的事情。

    或许初始下山时有,但现在的话,哪里像一个初入江湖的年轻人,反倒像是混迹江湖多年游刃有余的老油子一般。

    难道说,这小子真的有稳赢的法子?

    刘瞎子心里不由得泛起一丝嘀咕,因为就连他自己,也不敢说能稳胜那付千山,只是有把握生死之战赢过对方。

    叶无忧轻轻一笑,却是挣脱了刘瞎子的束缚,身形刚要迈出步伐,身旁却是传来一道冷不丁的话语。

    却是叶音此刻正一脸玩味的开口道。

    “叶小子,好心提醒你一句,就算你能赢过对方,可你眼下这絮乱不堪的真气,怕是连这江水都无法立足。”

    叶无忧刚要迈出的步伐此刻顿时一顿。

    他神色有些尴尬,轻咳一声,却是没有迈出那一步。

    叶无忧的眼中泛起一丝愁绪,望着这浩浩汤汤的江水,一时之间不由得有些叹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