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二百七十章 荒诞
    苍天鹤此刻苍老面容上是满脸的愤怒之色,可在他的眼中,除了愤怒,还有一抹深深的恐惧与不可置信。

    他的右手,也就是方才握住画卷的那只手臂此刻已经不再,不过没有鲜血流逝,却是他以气机阻止了溢出。

    他实在是不能理解,也无法理解。

    明明是同为登峰,可为何目光中的这名女子,却是一剑便能伤了他。

    不,不是伤了他。

    他能感觉到,对方的目标是山河图,而不是自己。

    若是陆采薇的目标是他的话,即便是想杀他,也没什么困难可言。

    苍天鹤的眼眸之中露出了一丝深深的阴霾,他咬牙道。

    “太白剑宗……独孤玄,你倒是教出了两个好徒弟啊。“

    却是他又栽在了太白剑宗手里,而且这一次,比起上回更为惨烈。

    陆采薇并未在意周围人的目光,事实上,从她拿到那副山河图开始,其余武者的身形便均是一顿。

    目中虽有惋惜与不甘,但却未有一人敢上前抢夺。

    就在方才,这女子一剑横江的景象,他们还清晰记得,更别提在众目睽睽之下入了登峰境界。

    大家都是西蜀武者,抢夺之心也顿时少了不少。

    其中虽然也不乏有不怀好意之人,但看到陆采薇的实力后,内心却是不由得要掂量几分,只能作罢。

    只是陆采薇,此刻的目光有些冰冷,手中更是不断的颤动。

    动的不是她的手,而是这手中的山河图。

    有一股大力袭来,这山河图仿若不愿被任何人握在手中,竟是想要自行离去。

    但随即,陆采薇发出一声冷哼,另一只手持春秋剑,指在了这山河图面前。

    春秋剑自被陆采薇获得之后,其实就一直隐藏起来,平日里与寻常长剑无异,看不出有什么奇妙之处。

    可此刻,那其上的束缚却是被陆采薇所卸下,一抹极其强烈的剑意自陆采薇周身翻涌而起,尽数指向与那山河图之上。

    山河图终于停止了颤动,安静了下来。

    陆采薇这才身形一掠,手中拿着那副山河图,转瞬之间便已经来到山崖之上。

    她轻轻伸手,将那山河图递给叶无忧,道。

    “师兄,你要的。”

    叶无忧却是没说什么,目光却是很仔细的打量了陆采薇一半响,随后才将山河图轻轻接过。

    他的内心,有些微微感慨。

    登峰境界,也是一剑么?

    而在此地远处的山林之间,司徒南风正悠闲坐在一处山石之上,面色带着笑意,右手轻轻伸出,指间微微摆动。

    但在陆采薇彻底解放了春秋剑的束缚,以剑意威压那山河图后,司徒南风的目光却是微微一愣。

    老人的眼光露出几分思索,想了想,轻叹一声,然后缩回了手。

    那山河图的颤动,随着司徒南风的收手,才停止了下来。

    司徒南风此刻对着身前空白喃喃道。

    “却是那丫头要这山河图……罢了罢了,好歹也算是个气运之子,这点小玩意,就当老夫给她的见面礼吧。”

    司徒南风随即轻轻一笑,接着道。

    “反正不过是个赝品,用不了几次,就让那些小家伙研究去吧,也不是什么珍贵的玩意。”

    “老夫想要的,可是真正的山河图,等到蓬莱现世,谁敢和老夫抢,老夫一巴掌就拍死他。”

    司徒南风此刻站起了身,抬头看了一眼天穹。

    此刻随着山河图的被拿走,那原本不知为何阴暗下来的天空,又湛起了光亮。

    司徒南风语气悠然道。

    “若不是付千山那小子浪死了,老夫何必这么紧迫,本来慢慢布局就好,眼下却是横叉了一手,不过那几千名武者,竟然都深信不疑,认为这是仙迹?实在是令我失笑啊。”

    他的话锋一转,随即又开口道。

    “移花宫那群小辈,当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吴邺那小子,现如今还没能搏杀了那条大鱼,真是一生修为都修到狗上去了。

    要是他一辈子杀不死那鲲,这蓬莱岂不是一辈子都没法开启?”

    司徒南风的语气有些哀怨,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他最后看了一眼身前,明明有无数树木遮挡,但他却是仿若能望见那玉垒山上的一切。

    司徒南风的身形此刻一闪而逝,却是人已经不在此地。

    只是此地空中,还余下了他的一句话语。

    “谁是剑鼎,看来已成定局,没什么好关注的了……”

    “下一步,是去大楚……付千山这小子死了,老夫又要换人了。”

    ……

    叶无忧目光望向对面的那处山崖,此刻已经空空如也,没有人影了。

    随着那山河图的出现,再到苍天鹤被斩断一臂后,大楚那方却是沉默过后,选择了离去。

    而比试的话,随着对方的离去,胜败自知。

    西蜀赢了,大楚输了。

    可与这东海蓬莱仙宫的消息相比,这次两国之间的江湖比试显得有些不再那么重要了。

    他们要离去,将这里所发生的事情,所获得的消息,最快的带回大楚。

    这个时间点的每一步,都能影响到之后的十步百步。

    叶无忧没有第一时间看手中这幅山河图,此地毕竟人多,所以他将山河图收了起来。

    但相比于其他诸多武者的心神激动,叶无忧倒是有些面色平淡,眼中更是隐隐有着些许阴沉。

    他并不急,因为他知道,那东海蓬莱仙宫想要开启,必须要他手中的令牌。

    只要他不去,那么这蓬莱就没法现世。

    但更让他心神觉得有些荒诞的是,这方才所发生的一切。

    荒诞至极。

    在叶无忧的视角之中,放在前生,这就如同你走在大街上,有人拿着大喇叭放映机,喊道哪里哪里有宝藏,大家快去挖。

    至于可信度?

    哪有什么可信度?

    就算直到目前,那仙宫的令牌在手,叶无忧也觉得此事有些扯淡不可信。

    若方才那虚幻的人影,真是那蓬莱岛上的仙人,那为什么要喊人去自己老家寻宝?

    曹操尚且知道修筑疑冢七十二,寻常人家尚且知道将贵重金银藏起来。

    你说为了传承?

    你当年活了六个甲子不找个徒弟传承?现在死了这么多年,开始说传承了?

    你这不瞎扯淡么?

    居心叵测,不怀好意,这是叶无忧对于方才那幕情景的唯一看法。

    可这世间的无数江湖人,乃至于各个国家君主,可并非这般想。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