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二百七十一章 水月洞天
    距离都江堰,距离西蜀不知几千里距离之外,这里是大楚的国境。

    相比于西蜀的丛山峻岭,大楚则有着全天下风光最好,也是最为富饶的地域,江南道。

    西蜀地势险峻,易守难攻,更有着诗人曾经感叹道,剑阁峥嵘而崔嵬,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这也是西蜀为何明明实力算是三国之间最为弱小,但却能长久和平的原因。

    大楚也有着与西蜀类似的天险之地。

    有一条江流,比之西蜀岷江更为广阔无垠,自高原流下,由西向东,数百条支流辐辏南北,几乎是横贯了整个大陆。

    这条江流,位于大楚,是为大楚的天险之地。

    这条江流,被称为长天江。(也就是长江,作者起名困难。)

    而此刻,在这长天江流域的一带,一处陡峭山崖之上,却缓缓走来了一道人影。

    这里山峰同样险峻,更是有一条瀑布飞流而下,顺着山石,直直汇入江中。

    白叶此刻不复往日的光彩,一身衣着更是有些破烂不堪,身上也多了几分泥泞。

    显然是与人大战过一场了。

    但他的面色却是依旧平淡,气机稳定,那杆当初横扫了整个江湖的长枪,在他手中伫立。

    很难想象,放眼这世间,还有谁能与白叶这般战斗?

    答案很快就知晓。

    白叶此刻来到了那处瀑布旁,眼光微微打量了几眼,随即转头轻轻笑道。

    “走到这了,还不离去么?这么些天下来,你应该很清楚,你杀不了我。”

    白叶的视线之中,此刻走来了一道人影。

    那人是一名少年,一袭白衣……但那白衣此刻已经肮脏破烂不堪,说是成了灰衣也不为过。

    那少年的气息也好不到哪去,身上也有泥泞,白衣上也有丝丝血迹,但身上却是诡异的没有丝毫伤口。

    那少年是轩辕氏。

    自燕云而来,至大楚而去。

    若是叶无忧在这里看见这一幕的话,定然要大吃一惊。

    因为听这方才的对话,对方是与白叶交手了?

    轩辕氏不过是吹雪境界而已,何德何能与白叶交手?

    毕竟白叶,已然是登峰造极啊。

    可事实就是如此。

    此刻听闻白叶的话语,轩辕氏明显想了很久很久,才皱眉道。

    “可是我师傅他老人家说过,我一定能胜你。”

    听闻此语,这名大楚江湖的武道神话,此刻神色难免有几分无奈之色。

    白叶摇了摇头,道。

    “你师傅说的话不一定对,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如今已经过去了不知多久,你为什么觉得我还是当初那个白叶呢?”

    但是轩辕氏的脑袋瓜子明显比陆采薇还不好使,此刻小小的眼睛满是大大的疑惑,道。

    “但我师傅说过,我……”

    白叶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若非他有些顾忌,而且眼下实在是不能杀眼前这小子,他一定要把对方给捅个全身窟窿。

    这一路上,他与这名为轩辕氏的少年,来来回回交手数十次,每一次他都胜了。

    眼前这少年,根本打不过他。

    但是白叶不能杀他。

    而那轩辕氏,体内却是不知有什么东西,每每有伤势,一道金光闪过,伤口便和好如初。

    而且每次,那少年都要对他嘟囔上几句。

    “我师傅说……”

    “我师傅说……”

    一次两次还好,白叶根本不在意。

    可十来天大半个月,对方每次都要跟他说,而且翻来覆去就是这么几句。

    听的头都大了。

    这轩辕氏,就如同一块牛皮糖,紧紧黏在自己身上,白叶想甩却甩不掉。

    白叶敲了敲脑袋,他突然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思维误区,默默道。

    “你师傅说,你能胜过我是吧?”

    轩辕氏一愣,随即点了点头。

    白叶接着道。

    “可你师傅没说过,你能杀死我吧?”

    轩辕氏想了想,认真道。

    “好像是没说过。”

    “那不就得了?你杀不死我,快走吧。”

    轩辕氏摇头道。

    “不行,就算我杀不死你,但我师傅说,我能胜过你。”

    白叶沉默了许久,盯着眼前那少年看了又看,最终才轻叹道。

    “啊,你胜了,我败了。”

    说完,白叶将手中长枪一扔,身形竟是一下子倒在地上。

    轩辕氏不解道。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还没出手呢?”

    白叶默默道。

    “前几日的内伤,现在压制不住了……”

    轩辕氏恍然,随即眼中露出思索,仔细分析,最终得出结论。

    少年此刻怒道。

    “你当我是傻子么,这样也想骗我!”

    白叶眼皮子一颤,连忙道。

    “哪能啊,你那么聪明,谁能骗的了你?”

    说完,白叶轻咳几声,竟是吐出一口鲜血。

    轩辕氏的眼中露出一丝光彩。

    片刻后,当轩辕氏已经彻底消失在白叶的感应之中,白叶才缓缓起身,面色露出难以言喻的复杂情绪。

    通俗点来讲,就是一脸mmp的表情。

    不管出于何种处境,但他白叶,向对方认输了。

    这名大楚枪王,此刻摇了摇头,轻叹一声,没再去管。

    他此刻手中一翻,露出了一块古朴令牌。

    仔细打量了两眼,这才又放入怀中,随即目光向着瀑布望去。

    白叶的眼中此刻露出一丝坚决之色,语气凝重,但声音却是低缓道。

    “我白叶不是任何人的炉鼎,我的命格气运,也只由我自己掌控。”

    说完,他纵身一跃,却是连人带枪身形跃入了那道瀑布之中。

    瀑布之中,别有洞天。

    被瀑布所遮盖的山崖处,却是有着一处山洞。

    白叶就那么立在那儿,眯着眼望着身前那处洞窟。

    洞窟深远,尽是黑暗,一眼望不到尽头,而且看似其中还有分叉。

    而在这洞窟的上方石壁上,则歪歪扭扭刻画着几个大字。

    水月洞天。

    不知是否感应到了白叶的身形,此刻洞窟内传来一阵笑声。

    笑声很多,显得杂乱,显然不止一人。

    伴随着笑声,还传来了几道话语。

    “小子,快进来,让老夫看看现在年轻的后生是怎样的娇嫩。

    “这小子好雄浑的气运之力啊,快快,老夫要吞了他。”

    “进来,进来,老夫传你独门心法……”

    “新鲜的人,新鲜的人肉,已经好多年了,老夫要吃了你……”

    听闻这些话语,白叶也笑了。

    因为他终于找对了地方。

    他轻轻一步踏入洞窟之中,向着其内深处走去。

    洞窟之中传来白叶有些冷漠的话语。

    “前朝余孽,你们身上的气运,我白叶今天就笑纳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