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二百七十七章 离开他,越远越好
    在青竹问出方才那道话语之后,房间内的氛围却是诡异的有些寂静无声,不知是否错觉,小九此刻感觉周遭的温度都有些降低了几分。

    青竹此刻低着头,却是大气也不敢出。

    若是按照江湖武夫所划分的境界而言,青竹的实力,也相当于一名登峰武者。

    而且不是寻常的登峰境界,普通登峰,拿青竹根本没有任何办法。

    道不同不相为谋,术不同无从破之。

    移花宫的功法招式,没有人知道。

    可此刻,她站在陆采薇身前,却是感受到一股强烈的压迫感从四面八方袭来。

    而陆采薇,踏足登峰境界,不过一月而已。

    陆采薇收回了目光,透过窗户,望向院中的那片小小天空。

    她平缓道。

    “那股气机,的确很玄妙,我不过方才重新找回了那么一丝,却是已经胜过真气千万倍。”

    青竹此刻一愣,心中却是疑惑,明明是问小姐何时动身回去,可小姐却是答非所问。

    但她此刻仍是笑着回应道。

    “那是自然,与这些内陆武夫不同,我们移花宫的先天之气修炼法门,远远胜过他们千万倍,任何功法都不能敌。”

    可陆采薇此刻却是眼神一瞥,随即目光转向青竹,露出了一个奇妙笑意。

    “哦?可这剑法,在我印象里,移花宫却是无人能及。”

    “就算是十个移花宫加起来,在剑道一途之上,也不及藏剑与太白任何一宗。”

    青竹话语有些堵塞。

    陆采薇的神色此刻骤然变得有几分冰冷,她昂首道。

    “所以,我不想在听到什么内陆武者的称呼,要知道,即便是我,在这些年里,也是那个被你们口中称为内陆武者的剑客所养大的。”

    青竹不敢言语。

    陆采薇轻轻叹息,转过身去,面色之上露出几分疑惑,神色更有几分扭曲。

    两股记忆,都是她本身,这一点毋庸置疑。

    但却截然不同。

    就如同两个性格完全不同的陆采薇,此刻交汇到了一起一样。

    换作以往的陆采薇,她哪里会说出这般冷漠的话语?哪里会以势压人?

    可问题是,陆采薇的记忆中,自己就是如此性格。

    她轻轻舒缓了一口气,脸上冷漠消融了几分,轻声道。

    “我会回去一趟,但不是现在。”

    青竹面色一愣,急忙道。

    “为何?”

    “因为我还有事情要做,此事不解决,我心中安静不下来。”

    青竹眼光微闪,却是再度发问。

    “敢问小姐何事?可否与青竹说说,或许有什么办法也说不定。”

    陆采薇目光望了青竹一眼,倒并没有什么冷漠威压,而是露出一丝思索。

    移花宫见多识广,这一点确实如此,或许将师兄的事情告诉她,能有什么好方法也说不定?

    于是陆采薇将叶无忧的事情与青竹述说了一番,语气之间满是疑惑。

    青竹初始还安静的听着,可听到后面,眼中却是有几分怪异,一脸不知道该不该说的模样。

    身后小九亦是如此。

    她们两个,尤其是青竹,再看到叶无忧的第一眼时,便已经察觉了几分异样。

    她们东海移花宫敢自称为炼气士,更是修炼先天之气,那么自然对于气机这方面有着极为浓厚的造诣。

    气运之力,这种寻常人看来虚无缥缈的东西,她们却是能察觉到。

    青竹心中原本就有几分猜想,此刻听闻陆采薇的话语,心中却是更为确定。

    陆采薇此刻的心思极为敏锐,目光凝望青竹,道。

    “有方法么?”

    青竹此刻面色怪异,目光望向陆采薇,却是开口道。

    “小姐,您真的不知道么?”

    陆采薇眼神有几分焦急,神色多了几分冷意,道。

    “究竟是如何?”

    青竹轻叹一声,却是开口道。

    “小姐,若我所猜不错,你那师兄却是你的炉鼎,他身上的气运之力不知为何比起常人来说,浓厚许多,所以被你吸食的也就愈多……”

    “气运之力每个人皆有,如同先天之气一样无形但却实际存在,他损失的越多,莫说实力会受到影响,就连性命都会有堪忧。”

    听闻此语,陆采薇先是神色一愣,随即皱眉,眼中却是有些微微慌乱道。

    “不可能,你胡说,我怎么不知道有什么气运?我怎么可能去吸收师兄的气运呢?”

    青竹摇头,道。

    “小姐,你为何会吸取他的气运,我也无从知晓,但事实就是如此。

    您若不信,可沉下心来,以先天之气凝于脑海,细细观察,便能察觉。”

    陆采薇闻言,立刻盘膝坐定,按照青竹所说的法子凝神观察。

    她看见了。

    她看见了自己头上有一道无形光柱,气势磅礴,直冲云霄,仿若链接天地一般。

    她也看见了,那一丝丝无形却又实质存在的气运,此刻正从房外而来,缓缓汇入她周身。

    每吸收一丝,自己的气运之力就要更为粗壮几分。

    她更是能感受到,那一丝丝汇聚而来的气运细丝,有着一股令她熟悉的气息。

    那是叶无忧的气运。

    陆采薇的心头此刻如同遭受重击,却是猛然间有些压抑的喘不过气来。

    她睁眼,目光望向青竹,声音有些略微沙哑道。

    “有没有办法解决。”

    “有。”

    “什么办法?”

    “离开他,越远越好。”

    陆采薇的神色有些呆滞,双目无神的坐在床上,望向窗外,但眼眸之中,却是没有了焦点所在。

    ……

    方才陆采薇所站的山崖之上,一模一样的地方,此刻却是换了一道人影。

    叶无忧负手而立于崖畔,头发向后随意散落,没有扎起。

    秋风吹扫起了落叶,也吹起了他的白发。

    这白发,每一天都在增多,自己的气机,也始终是一个絮乱的状态,任他如何调理,都无法平静下来。

    叶无忧的神色倒是并没有多少慌张,而是很平静。

    这里是小雁山,这里是太白剑宗。

    这里,是他们的家。

    他相信陆采薇。

    正如同陆采薇相信自己一般。

    自己说的事,哪怕是错的,那丫头也会相信,最后自己再告诉她真相,她也只是傻傻答应。

    虽然有时候会脑子好使那么几天,抖机灵坑害下自己,但却总是听话的。

    这一次,他依旧相信陆采薇,正如同以往一样。

    移花宫又如何?

    蓬莱仙宫又如何?

    陆采薇不会在意的。

    “吱呀~”

    院门缓缓打开,发出了一声陈旧但却无比熟悉的声响。

    有三名女子从其内缓缓走出,陆采薇走在第一位,神色平静。

    叶无忧转身回望,向着那道熟悉的少女身影,露出一个灿烂微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