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二百七十九章 他是我的师兄
    青竹的眼中露出一丝惊惧之色,她怎么也无法想到,对方能施展出这么一剑。

    这一剑哪里是白虹境界所能施展的?

    方才陆采薇所展现出来的磅礴剑意,已经让青竹内心惊叹万分。

    纵然移花宫之人不怎么用剑,但她也能感受到小姐剑道一途的恐怖,也就不会在说些什么。

    但她仍是轻视,轻视其他的武夫。

    更是对叶无忧有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厌恶。

    可此刻她已经无暇去思考对方是如何施展出这一剑的,而是施展出浑身解数来抵御这一剑。

    她的身形此刻蓦然间虚幻了一瞬,但随之又凝固在原地。

    青竹的面色露出一丝苦涩,却是气机被牢牢锁定,奇门遁甲之术无法施展,抽不出身来。

    她只能提起气机,双手在其胸前悬停,结出了一个古朴的奇妙法印,再度变化,却是如同莲花一般。

    无形气机回荡,却是先天之气此刻在空中凝结,有一朵莲花虚影在空中绽放。

    叶无忧的眼中露出一丝微微惊讶。

    在他的感应中,对方所施展的不是真气,不是天地之力,不是内力,而是一种他不曾见过的奇妙气机。

    这便是移花宫的法门么?与当初晓天教那老者,和道门那白胡子老头所施展,却是有些异曲同工之妙。

    只不过感叹归感叹,剑仙剑气与那虚幻莲花相交错,却是顿了那么一瞬。

    但也仅仅是一瞬而已,下一秒,那莲花虚影瞬间崩溃开来,剑气却是依旧一往无前的向着青竹斩下。

    单凭青竹一人,能抵挡住这剑气一瞬,确实是说明了移花宫与寻常武者有些不同。

    毕竟这剑气,在前不久的都江堰上,付千山直至身死,也无法阻拦片刻,只是能稍稍凝缓一下剑气的锋芒罢了。

    莲花虚影被破,青竹的嘴角缓缓溢出一丝鲜血,眼中此刻不由得露出一丝绝望。

    但随即,她却是眼中一狠,伸出手在身前,却是捏碎了佩戴在颈间的一枚玉佩。

    玉佩瞬间破碎,但在其身前空中,却是有无形波纹回荡,一圈一圈,层层叠叠。

    却是不知道是哪里的宝物,看起来有些不同凡响之处。

    可那一剑哪里是那般容易阻挡的?

    一层一层,尽数破开,可剑气却是稍稍缓慢削弱了几分。

    直至最后一层破开,剑气发出轰鸣之声,向着青竹斩下。

    整座小雁山都能听到那剧烈的轰鸣回响。

    这还是叶无忧控制了几分力度,毕竟是自己的山门,不然这一剑下去,怕是小半个小雁山都要被摧毁。

    山间迷雾此刻翻涌了一阵。

    叶无忧的眼中露出了一丝微叹,却是没有说什么,而是转身离去。

    轰鸣之声此刻终于消退,漫天灰尘此刻也缓缓消散,露出了躺在地面上的一道凄惨人影。

    却是青竹。

    这名移花宫的女子此刻已经倒在地面上,整个人连带着凹陷了下去,一身尽是血污。

    但她的意识仍旧没有消散,此刻眼中露出一丝劫后余生的光芒。

    却是方才,陆采薇出手救下了她,给了她一丝生机。

    也是察觉到如此,叶无忧才没有赶尽杀绝。

    迷雾再度翻涌,却是小九猛然窜出,背起青竹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

    迷雾包裹的山路之中,陆采薇的身形静静站立,身前是一脸担惊受怕的小九和无力的青竹。

    青竹此刻艰难的睁开眼,望向陆采薇,挤出一丝笑意道。

    “谢过小姐救命之恩。”

    可陆采薇的神色却是如同冰霜,淡漠道。

    “你谢的太早了。”

    青竹一时之间没明白。

    陆采薇接着说道。

    “我已经与你说过了,我不希望听到你再说什么内陆武者,可你为何还要去招惹我师兄?”

    “青竹,你就是如此对待我的话语么?”

    青竹满是血污的面色一愣,连忙挣扎着解释道。

    “不,不是的小姐,我……”

    陆采薇神色依旧,一只手却是缓缓抚上了对方的脸颊。

    她露出一个微笑,缓缓开口,可语气却是冰冷的可怕。

    “他是我的师兄,你不该针对他的。”

    小九此刻已经低着头不敢发声,从陆采薇身上,她感受到了一股莫大的压力。

    那股压力并非针对于她,可此刻却依旧是让她大气不敢出。

    青竹的神色有几分凄厉,她挣扎着,想要退后,想要开口。

    陆采薇眼眸之中闪过一丝异样光彩,手中却是微微发力,一股真气却是顺着手臂涌入了对方的天灵。

    青竹眼眸中的光芒瞬间消散,神色还露出一丝惊恐。

    小九此刻神情都有些快要崩溃,却是颤声道。

    “小姐,您这又是何必……”

    陆采薇却是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瞥了小九一眼,随即露出一个笑容。

    “青竹不听命令,独自行动,被人斩杀,我出手救下了她,但最终重伤不治,懂了么?”

    小九连连点头。

    陆采薇没有在言语,而是接着向着山下走去,小九连忙跟上。

    一切都与之前无出一二。

    上山时是两人,下山也是两人。

    ……

    不大的小院之中,刘瞎子此刻皱着眉头,对着叶无忧发问道。

    “叶小子,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就这么放陆丫头走了?”

    “你这是已经看淡生死了?想自己偷偷摸摸死了算了还是怎么的?”

    刘瞎子语气颇有些恨铁不成钢。

    叶无忧闻言,瞥了刘瞎子一眼,无奈道。

    “那刘老您认为我该如何?还能抱着她不让她走?”

    刘瞎子一声嗤笑,道。

    “你说个屁呢,要老子是你,直接把师妹绑起来,仍在房间内囚禁,或者狠一点,直接打断她的腿,要是再心机一点,呵呵,那就看叶小子你想不想了。”

    叶无忧心头一阵冷汗,连忙摆了摆手示意道不同不相为谋,随即轻叹道。

    “小丫头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其实也挺好。”

    “况且,如今有些事情刘老您不知道,但我们彼此分开一段时间,其实对双方都好。”

    “况且,那可是移花宫啊,移花宫,不是能移花么?要是能把宫给移过来,那不是也不错?”

    刘瞎子面色无奈,他有些没懂叶无忧的想法,想了半天,只能疑惑道。

    “叶小子,你就不怕陆丫头再也不回来?方才你说那么狠的话干嘛?”

    叶无忧的脸色顿时有些拉胯,他神色纠结了半天,最终才缓缓开口,语气有些落寞道。

    “鬼知道她跑那么快,我还有一句话没说呢,本来想酝酿一下心态的,结果倒好。”

    “那你本来想说什么?”刘瞎子好奇发问道。

    叶无忧叹息道。

    “我想说,你若是不想走,那就随时欢迎你回来。”

    刘瞎子的面色愣了半响。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