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二百八十章 天下
    皇家的后花园,总是那般安宁,往日里,也有不知道多少爱恨情仇的故事自这里延伸而出,过了些许岁月,终究是成为寻常百姓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几名宫女正神色颇有些嬉笑的在小道上走着,突然望见前方一道身影,当即神色一愣,连忙低下头行礼道。

    “见过大皇子。”

    几名宫女的心中此刻有些忐忑,不知自己方才的举动落在对方眼中,对方会是怎样的看法。

    她们只是小小的宫女,不是那般身份尊贵的嫔妃,这里容不得她们嬉闹。

    可那人似乎对于她们方才的行为毫不在意,只是微笑着挥了挥手示意她们离去。

    几名宫女这才松了一口气,向着一旁离去。

    待那些宫女走远后,李尘的神色才再度恢复了那般平静,脸上并无丝毫笑意,眼中更是有着一抹深沉。

    他再度向前走去,没过多久,却是再度遇见一道身影。

    那人此刻正站在前方,只留一个背影给他,手中还握着一道奏折,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李尘目光微凝,脸上神情浮现一丝笑意,随即才向前走去。

    他仿若很是惊讶的道。

    “二弟,你怎么在这?”

    那人回过头来,望见李尘的模样,眼光明显有着几分惊讶,但随即笑道。

    “大哥,你来这后花园,还真是少见,这一路上,怕是不少宫女瞧见你都要心神荡漾了。”

    李尘只是笑着摇了摇头。

    那回话之人,却是西蜀的当朝太子,李安。

    打趣过后,李安倒是神色有些哀叹,挥了挥手中的折子,开口道。

    “最近可烦的很,说起来,这件事不如让大哥你做更好,可惜父亲交给了我,却是让我为难了。”

    李尘轻咦一声,问道。

    “又是何事?还能难住你?”

    李安只是将手中折子递给李尘,随即苦恼道。

    “还不是最近江湖上,那什么晓天教的组织,一夜之间让这江湖变了模样,不少宗门此刻都纷纷倒戈,而晓天教又是魔教。”

    “虽说江湖是江湖,朝廷是朝廷,但这么多武者加起来,也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更为关键的是,我有些猜不透这晓天教的意图是什么?

    如若只是想做个魔教,做些滥杀之事,那其实根本犯不着这么大的阵仗。”

    李尘只是默默听着,眼光在那折子之上快速扫阅,只是目光却是有些微微凝固。

    他将折子递还给对方,漫不经心的道。

    “既然如此,那么父亲那边怎么说的?”

    他说的父亲,便是如今的当朝圣上,西蜀皇帝李进。

    闻言,李安面色微叹,默默道。

    “能怎么说?父亲他向来不怎么在意这些江湖上的事情,认为那些武夫再怎么跳脱,也敌不过军队铁骑。

    如今只是发布了通告,让藏剑山庄及几个大宗大派,协助当地的官府去进行围剿。

    父皇啊,他却是把这当成了一次匪患罢了,交给我去盯着,我哪里有什么办法。”

    李尘面色有丝丝凝固,但最后仍是笑道。

    “罢了,不过是江湖上的事情,对了,听说邺城那边,大楚和燕云都有些不太平?情况如何了?”

    李安面色有些奇异的看了自己兄长一眼,随即眼中有些微微沉吟。

    自己这位大哥今天是怎么了?竟然会与自己商论这些事情?

    往日里的李尘,不都是独自一人闭关潜修,能偶尔听朝一次都是稀奇么?

    不过李安脸色随即释然,这两件事情其实都与江湖有些关联,自己大哥好歹也是个实力高深的武者,自然是会关注几分。

    想到这,李安便开口道。

    “邺城啊,前些日子不是说那位城主离去了么?

    虽然不知道当年那老城主与三国签下了什么约定,不过此时最大的威慑已经不再了。

    那邺城又是位于大陆中心,乃是兵家必争之地,燕云和大楚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李尘点了点头,显然是很认可这个观点的,

    所以他问道。

    “那我们呢?”

    李安目光有些微微错愕,但随即苦笑道。

    “别说了,父皇他也不知是如何作想,只是持观望态度,未曾有什么部署,却是不打算参与这一次争夺了。”

    李尘的眉头微微皱起,但随即却是又舒展开来,随意道。

    “邺城那地方,真有那么重要?”

    李安此刻哈哈一笑,神色不知为何突然舒缓了不少,抬手比划道。

    “大哥,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邺城那地方位处中心地带,就算我们最终拿不到,但也不可轻易放掉。

    要知道,拿下邺城,就能辐射周围地域,现如今三国之间和平已久,谁能占据邺城,可以说谁就能掌握主动,更是能随时打破这一丝微妙的平衡。”

    李安说着说着,面色却是愈发叹息,道。

    “父皇说,西蜀和平已久,如今国泰民安,不宜动武。

    若是有什么纷争,那么必将劳民伤财,又是一笔巨大的开销,所以,便按兵不动了呗。”

    李安的话语之间隐隐露出几分无奈不满,就连他都能看清此时的局势,父皇不可能不懂。

    李尘沉吟道。

    “这一年来,我们不是赚了不少银两,国库充足堪称顶峰,却是完全可以支撑起消耗。”

    李安摆了摆手,打断了自家大哥的话语,轻叹道。

    “我知道啊,可父皇不同意,我有什么办法?

    算了算了,大哥,我还有事情要处理,先走了啊。”

    李尘笑着点了点头,但却是在李安刚踏步时,一把拉住了对方。

    他此刻笑着问道。

    “二弟,忘了问你,你有喜欢的人家么?”

    李安此时面色顿了半响,随即才一脸古怪道。

    “大哥,我都成家好多年了,虽然一直没有子嗣,但这也不是你个老光棍嘲讽我的理由吧?”

    这次轮到李尘愣住了,他仔细想了想,发现好像是这么回事。

    李安大婚之时,自己好像在闭关?

    李尘神色有些尴尬,开口道。

    “忘了忘了,二弟你跟谁成亲的?如今相处的怎么样?”

    李安面色有些哭笑不得,只能道。

    “对方是秦尚书家的女儿,相处的挺不错的,挺知书达理,也没什么大小姐脾气。

    更为难得的是,明明是千金小姐,却偶尔还会为我下厨,做的菜也挺不错,至少在我我看来,比御膳房的厨子做的好吃。”

    李尘面色轻笑打趣道。

    “夫妻两人相处的好,便是这天下最大的好事,只是要加把力了,怎的还没有子嗣。”

    李安面色不屑道。

    “大哥你都多少岁了,也不看看自己,还来说我,在这一方面上,我拒绝你的指点。”

    随即,李安补充道。

    “好了,我要走了,礼部那还有事情我要去处理呢,挺忙的,不聊了。”

    李尘点头,微笑目送对方离去。

    直至李安的气息消失在他的感应之中,李尘这才收回目光,双眸之中却是有着一抹一闪而过的迷茫。

    李尘的身影在这里驻足了很久很久,脑海中思绪翻涌。

    最终,他眼中的迷茫消散,而是露出一抹坚定,周身气机有些不受控制的溢出,眼中更是闪过一道锋锐光芒。

    仿若剑芒。

    他此刻突然轻声道。

    “朱砂。”

    一道女子身影此刻不知从何处掠出,在其身后静静站立。

    李尘刚要开口说话,但话至嘴边,却是又有些沉默。

    但他最终还是说出了那句话。

    “传令所有遣散在外的从龙卫,此刻放下手中一切事宜,回都城来见我。”

    “传令所有我们在御林军的将领,即刻起开始封城门,任何人不能进出。”

    “传令金甲吾卫,将宫中牢牢把控,尤其是那座殿堂,不能放一个人进去,如若是有人捣乱,杀了便是。”

    “传令……”

    一道道命令自李安口中不断说出,每一道话语都无疑是让人震惊。

    因为上面这些势力之中,除了从龙卫是交由他管理,其余势力都不受他的管辖。

    尤其是御林军,更是前段时间,皇上交给太子李安统领的。

    而此刻听其意思,却是御林军早就是李尘的囊中之物?

    明明是修炼武道成痴的大皇子,为何却是有这么多布局?

    朱砂此刻猛然抬头,目光凝望着前方那道熟悉身影,凝声道。

    “尊主,真的要这样做么?”

    李尘此刻转过身来,看向已经跟随了自己很久的朱砂,反问道。

    “你觉得,如今这般情景,还能等待下去么?”

    不待朱砂回答,李尘却是率先开口道。

    “天下三国之间分立,已经相安无事了六十多年,这本就是一个极为不可思议之事,可却是维持至今,靠的是什么?

    靠的是那邺城老城主一个承诺,以及当时均是疲惫之势的三国。”

    “蓬莱就要现世,承诺已然达到,邺城没了城主,那维持六十多年的脆弱纽带此刻顿时崩裂。”

    “天下本来就是合久必分,分久必合,我敢说三年之内,这天下终究要回归乱世,如同前朝之前,春秋战国一般。”

    李尘的话语顿了一顿,目光向前方望去。

    朱砂目光也望向前方,眼光先是一愣,但随即露出一抹冰冷杀意。

    却是一名宫女,手中还拿着某些东西,似乎要给某位妃子娘娘送去,此时却是不小心听到了李尘的话语。

    朱砂目光冰冷,气机绽放,却是就要出手。

    可李尘却是微微摇了摇头,在朱砂惊诧的目光之中,踏前一步,对着那名宫女道。

    “事情做完了么?后宫虽然影响不大,但也得严加看管起来,要知道若是一个不小心,女子可是很容易坏事的。”

    朱砂嘴巴张了张,却是说不出话来。

    怎么的这人也是大皇子手下么?

    那宫女脸上的惊慌失措之色顿时消散,向着李尘行了个礼,随即目不斜视的轻笑道。

    “前些日子我故意毒死了几个看我不爽的妃子,然后假装是鼠疫,那些娘娘都吓坏了呢。

    此刻刚刚给每一位都送了汤药过去,看着她们亲口喝下,现在嘛,睡个三天三夜不是问题吧。”

    但随即,那宫女却是一脸故作委屈道。

    “大人你说的这番话语,可真是过分呢,你说女子坏事,可要知道,我也是女子呀。”

    李尘面不改色道。

    “我说的就是你。”

    那宫女脸上神色顿时精彩了起来。

    片刻后,待那宫女有些气冲冲的离去后,朱砂才惊疑道。

    “尊主,这人是?”

    李尘望了她一眼,随即淡然道。

    “你应该听过的,半年前叛逃出五毒教的妖女,也算是当世奇才,那勉强算是我师妹的丫头,就是被她给下了蛊。”

    朱砂一愣,刚想问道此人怎么会在你手下,但想了想,又收回了话语。

    眼前的这个男人,尽管自己跟随了很多年很多年,但对方的身上,终究还是有太多太多她不知道的事情。

    李尘又沉默了一会儿,才再度开口。

    “朱砂,如今的天下,已经不再是江湖和朝廷了,父皇之前一再求和,按兵不动,不去争夺。

    我以为父皇是在隐忍,是在等一个时机……可终究,不是这样的。”

    李尘的目光中有无限的感慨,微微叹息道。

    “晓天的图谋,即便是我也不知道。”

    “可不知道,不代表你不去知道,若是官府和宗门有用的话,如今江湖也不会变成这般模样,却是完全脱离了我们的掌控之中,总不能此时来一次马踏江湖吧?”

    “邺城之地,兵家必争,如若当下不争,那却是已经放弃了未来的可能,只能眼睁睁看着燕云或者大楚一方胜出,最终兵临城下,被人沦为鱼肉。”

    “父皇老了,思想变得愚钝了,他以为这西蜀险峻,易守难攻,能解决所有问题。

    可实际上,易守难攻是不错,但这也是相对的,我们难以出蜀地,若是邺城再丢,那么我们就只能被困于蜀地之中,彻底丧失了未来逐鹿的机会。”

    “我原本是相信李安的,实际上他也能想到这些,可他终究……还是太软弱了一些,若是放在和平时,他会是一代明君,可乱世将至,他的不作为,却是坐以待毙。”

    朱砂此刻沉默,牵扯到这些东西,她不能给出什么好的建议。

    李尘此刻目光望向天空,眼睛微微眯起,自顾自道。

    “看到的越多,懂得也多,也就愈发对这现状有些折磨,我在那前朝王莽的书籍之中,看到了很多很多,难以实施但却无比优良的东西。”

    “国泰民安,远远不是如今这般和平就好,而是不断发展更多的产业,创造更多机会,让百姓们有工作,不至于有人沦落街头乞讨。”

    “镇北侯势力有些大了,父皇觉得有些棘手,但此时又不好削藩,可我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了一道名为推恩令的法子,能兵不血刃的将其解决……”

    “从古至今,一直是重农轻商,可商人赚的盆满钵满,农民却是看天吃饭,如此矛盾的事情,可这其中有什么解决方法?”

    “以国家干预市场,调控经济,产业如同盐铁酒一般国有化……”

    “这些东西,这些法子,若是能全部实施,只需要给我十年时间,我就有把握将西蜀的实力带到超越大楚与燕云的程度,给我三十年,我能让西蜀稳稳的天下一统,若是能一直持续下去,我有信心,在生命之中,迈过西域,让西蜀的铁骑去到更远的地方。”

    “所以,我不能再等下去了。”

    李尘说完了最后一句话语,随即目光望向朱砂,眼中露出几分认真。

    朱砂一时之间有些茫然,神色有几分不知所措。

    李尘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下定了很大决心一般,开口道。

    “朱砂,你信我么?”

    朱砂一愣,但随即温言道。

    “信,一直都信。”

    李尘此刻心头仿若一块石头落地,神色舒缓了几分,随即神色又恢复了以往那般,眉眼温柔道。

    “那待我君临天下,许你四海为家。”

    ……

    小雁山上,那座简朴小院内,依旧是满头白发的叶无忧正拉了张竹椅,此刻坐在那儿,翘着二郎腿,神色悠闲。

    此刻已经是深秋,有秋风拂过,吹皱起片片枯黄的落叶。

    叶无忧此刻笑眯眯的,神色悠然道。

    “天凉好个秋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