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二百八十四章 破局与圣人
    不难?

    在叶无忧有些奇异的目光之中,王渊明望向叶无忧,眼神似乎在对方身上找寻着什么。

    可片刻后,王渊明的神色却是有着几分微微无奈,向着叶无忧伸出一只手,叹息道。

    “那砚台呢,先借我用下。”

    叶无忧神色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轻哦一声,然后右手一翻,便将那砚台递还给了对方。

    王渊明与李尘的目光之中,此刻均是闪过一丝微微讶异。

    王渊明以至儒圣,李尘的话,却是最少都是登峰境界了。

    而两人却完全没能看清,叶无忧是从何处拿出这砚台的。

    这么大的一个玩意,你从哪掏出来的?

    感受到二人的疑惑目光,叶无忧只能装傻,目光望向一旁。

    这个玩意他没法解释。

    系统给的储物空间,不用白不用吧。

    不然自己天天带着一个指骨,一个砚台放着怀中么?

    敌人一看,就知道你这有什么宝物,不知道的人一看,还以为你是变态,塞了两个球就是女子了?

    王渊明收回目光,没有在这个问题上过多停留,而是眼光凝聚,一手却是轻抚过那砚台。

    不算起眼的砚台之上,此刻闪过一丝一闪而逝的光芒。

    来回不过片刻功夫,王渊明便将这砚台递还给叶无忧,口中轻道。

    “收好此物,虽然我不能解决你的问题,但此物只要在你身上,那么你的气运便会掩盖起来,不会被行那掠夺之事。”

    叶无忧有些半信半疑的接过砚台,目光看了半天,也没看出这砚台与之前有什么区别。

    不过对方的话语他倒是听懂了,虽然王渊明说的有些晦涩,但以叶无忧的见解,却是立刻明白了此物的作用。

    不就是一个信号屏蔽器么。

    屏蔽了自己的气运罢了。

    叶无忧想了想,试探道。

    “这东西,管多久啊?”

    这砚台,在叶无忧的认知里,应该就与仓央措所遗留下的活佛指骨一样,虽然其内蕴含着无穷之力,但却终有用完的一天。

    王渊明平淡回应道。

    “此物原本便是拿给你领悟所用,其内蕴含了我对于心学的领悟……你的话,是什么意思?”

    王渊明的话语突然一顿,随即有些微微诧异道。

    “你该不会拿此物对敌吧?”

    叶无忧神色陡然间有几分凝固,但随之摇头轻笑道。

    “怎么会?我天天抱着这砚台睡觉,心学一道领悟了不少呢。”

    王渊明神色满意的点了点头。

    叶无忧的心头却是在滴血。

    这砚台,这破玩意,是用来领悟的?

    怪不得叶无忧老觉得这砚台没那活佛指骨好使。

    因为这玩意特么根本不是用来打架的好么!

    想到自己之前,用这砚台来镇压了一下付千山,叶无忧心头就一阵滴血后悔。

    他真的没能理解这些读书人的脑回路。

    给自己一个宝物,竟然说这玩意不是用来打架的,而是用来领悟的。

    但对方的话语中,却也透露了一个信息。

    若是此物耗尽,那么其作用也就会消失。

    但即便如此,叶无忧还是郑重的将此物收起,没有放入储物空间内,而是放入了怀中。

    此刻的他哪里管得上这样走在街上会不会被人用奇异目光盯着,他只知道,命比较重要。

    叶无忧没再言语,王渊明又将目光望向了李尘,随之皱眉道。

    “陛下,容我多言一句,当今天下局势,西蜀每一个步伐,都是如同走在悬崖之上,一不小心,就会坠入深渊之中。”

    李尘只是平淡回应道。

    “一步步被推向悬崖,和自己选择迈过悬崖寻求一线生机,这个道理,我想先生应该不会不懂。”、

    王渊明眼光微凝,不知想起了什么,斥责道。

    “不要忘了你的皇位,是如何行事得来的。”

    李尘只是微笑道。

    “难道先生觉得我说错了什么?

    若是如此,那日先生就在宫中,为何不曾阻止我,在下可未曾于先生宫中安排人手。”

    王渊明神色有着几分微怒,冷言道。

    “莫非你以为即便派了人手,便能拦得住我?”

    “当然不会,可若是先生觉得我二弟李安,能够做的更好的话,那先生大可一掌拍死我,再将我二弟寻来,对方如今身在何处,先生也是知道的。”

    王渊明的眼睛微微眯起,目光没有丝毫敬畏。

    李尘目光并未避开,而是直视王渊明。

    中年文士的眼中有些愤怒。

    他开口道。

    “我生在西蜀,自然是要为西蜀考虑,我的目光之中,是西蜀,而并非你们李家。”

    李尘回应道。

    “我的眼中,也是西蜀。”

    王渊明再度看了李尘几眼,随即微微摇头,收回目光道。

    “但愿你不要将西蜀带入歧途,你发布的所谓那些政策,在我看来,却是无法实现的东西。”

    “终有一日会实现的。”

    李尘说完后,话语顿了一顿,面色却是有些奇异的开口。

    “我一直在为西蜀忙碌,可是先生,你又为西蜀做了什么呢?”

    房间内诡异的安静了一瞬。

    叶无忧此刻觉得如同忽然坠入冰窖之中。

    而酿成这一切的人,李尘却是依旧还在微笑道。

    “先生,心学固然好,可乱世将至,心学不能杀敌,也不能救治伤员。”

    王渊明神色突然间恢复了平静,眼中也转为清明之色,语气平淡道。

    “有事直说便可。”

    随着王渊明的神色转变,房间内的气氛却是陡然变换,方才还如同寒冬将至,可此刻叶无忧却是觉得有些如沐春风。、

    “我最近忙于边境邺城一事,而西蜀境内,晓天教却是叛乱,不少宗门却是纷纷倒戈。

    虽说只是江湖人,但如此多的武者聚集在一起,却也是不容小觑。”

    李尘有些漫不经心的随意道。

    王渊明目光有些讶异,但随之恢复如常,轻笑道。

    “此事直说便可,何必激将?”

    已经是西蜀帝王的李尘,此刻不知是真笑还是假笑,道。

    “也就是想看看,圣人是不是真的超脱于常人,到底会不会生气。”

    王渊明神色奇异道。

    “那现在你得出了什么结论?”

    李尘摇了摇头,轻叹一声,很是可惜的道。

    “我才发现,原来圣人也是人,还是会生气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