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二百九十一章 这是东海?
    广阔无垠的大海之上,有一艘大船正徐徐向前行驶着。

    若是站在其哨塔上,放眼望去,还能隐隐看见几个黑点在其前方海域。

    而在这艘船的前方,则是那道即便是周围数十里都能看到的通天光柱。

    那道光柱,此刻正在缓缓移动。

    说是缓慢,倒也并非如此,只是在海面上没了具体参照物,看起来显得有些缓慢罢了。

    关于那道光柱,最初之时,众人皆以为那是蓬莱现世所散发出的光芒。

    可直到有不知多少宗门,多少游侠驾船而去,可却终究无法抵达那光柱时,众人才惊讶的发现,那光柱是会移动的。

    可人不是傻子,自然不会眼睁睁看着那光柱溜走。

    既然船只无法追上那光柱,那就……用飞的。

    有两名登峰境界曾破空而行,勉强追上了那道光柱,可任他们如何施展,却是无法踏足光柱内半步,更是无法查看清其内究竟是何物,到底是不是那蓬莱仙境?

    也有人推测,那光柱之下,并非是蓬莱,而是传说中的海龙王,亦或是传说中的玄武。

    但众人一个月的时间,却终究是无人能知晓那光柱究竟是何物。

    但有一点却是毫无疑问,那光柱之内,必然是与蓬莱有所关联,即便是不是那传闻中的蓬莱仙境,也肯定是什么宝物现世。

    所以,众人的心情并非遭受什么挫折,而是兴致更为浓郁起来。

    而此刻,这艘大船之上,却是有一道身影跃然站立于船头,神色好不惬意。

    我叫谭清风,清风明月的清风。

    我是一名高手。

    西蜀武者,年仅二十三岁,便已经跻身至一品白虹境界,可谓是不可多得的天才。

    宗门长老对我呵护有加,掌门师傅对我寄以厚望,我也终究没辜负他们,练的了一手好轻功。

    平日里,虽然自身没有什么辉煌战绩,但江湖上却是少不了我的身影。

    因为,我是一名解说,专业的。

    曾经太白剑宗那位剑仙少女,和她那纠缠不清的师兄对决,就是我解说的。

    也因为如此,江湖上不少侠客的比试,都喜欢让我前去,哪怕最后输了,也能博个好名声。

    这次蓬莱现世,也是如此。

    虽然不指望能获得什么太大机缘,但总是要来走个场子见识见识下的嘛。

    今个天气晴好,万里无云,听说有六家宗门联合,想要对那光柱进行追捕。

    加上凑数的自己,整整七家大宗派,七艘大船,在海面上形成了一个包围,向着那道光柱缓缓进发。

    哪怕最终无法获得什么,至少也得看一看那光柱究竟是什么样子,那几位登封境界的武者,是否存在着什么欺瞒?

    人类的智慧终究是强大的,七艘船在海面上奔波了不知多久,绕了多少个大圈,此刻终于将那光柱包围在了其中。

    谭清风眼光露出一丝浓厚兴趣,刚想对着身前广阔海域大喊些什么,但却突然神色一怔,连忙回头望去。

    轰!

    一道巨大的轰鸣之声此刻自船身之上传来,带起一阵烟尘。

    谭清风此刻整个人面色都凝固了,他揉了揉眼睛,这才露出一丝惊骇,随即立刻朝着船身某处奔腾而去。

    几名清风宗的长老,此刻也是一跃而出,与谭清风身形一同,在甲板某处停了下来。

    众人皆是神色阴沉。

    因为在他们的目光之中,那原本平整的甲板,此刻却是出现了一个莫大的窟窿。

    “咳咳……司徒南风我草……”

    一道细微的咳嗽之声,令在场众人皆是神色一愣,但随即又立刻警惕起来。

    谭清风倒是没有那般紧张,只是目光疑惑的看了看那甲板上窟窿,又看了一眼天空。

    天空一片蔚蓝,万里无云,没什么异常。

    这到底是啥玩意?怎么从天上掉下来的?

    咳嗽之声再度传来,紧接着,一只手却是抓上了甲板边缘,似乎就要爬上来。

    那几名清风宗的长老顿时气机翻涌,更是有一人,此刻不管三七二十一,眼中闪烁着怒意,直接伸手一剑刺出。

    他们清风宗虽然也是一品宗门,但与那些大宗大派还是有着不小的差距,全宗之内包括谭清风,也不过是三名一品武者。

    比不上其余宗门的家大业大,他们辛辛苦苦攒下了银两,购买了这么一艘船只。

    可此刻还没用多久,就被人砸了一个大窟窿?

    这叫那些人心中如何不怒?

    这可不是什么小渔船,可是很贵的!

    剑光很快,那出剑的长老,也是一名一品白虹境界。

    也是这艘船上唯二的一品。

    剑光闪过,众人一时之间,没看清什么,却很清晰的听见船舱之中,此刻传来了一道男子的话语,话语中有些震惊与无奈。

    “卧槽。”

    那抹被递出的剑光,此刻不知为何,却是生生凝固在了半空之中,再不能前进半点。

    众人眼中露出惊骇,凝神望去,却只见一道身形有些狼狈的苍老身影,此刻自甲板窟窿之下一跃而起。

    那人真的很苍老,满头白发,此刻右手随意一挥,那长老递出的一剑却是瞬间倒卷,连带着那长老一起,向着后方倒退而去。

    那人的神色似乎还有些无奈,但却似乎还有几分迷茫之色。

    可潭清风此刻却是神色一怔,随即惊呼道。

    “叶无忧!”

    那道身影很明显的停顿了一下,随即眯着眼向着谭清风望来。

    叶无忧看了半响,才开口笑道。

    “原来是清风兄啊,诶,我怎么会在这里?这是你家泳池么?挺大的哈。”

    说着,叶无忧却又是轻轻一挥手,那道刚刚被他一挥之间身形倒退而去,但随之又气势汹汹弃剑袭来的长老,却又是倒退了出去。

    谭清风神色愣了半响。

    在他的视线之中,对方已经与当初有了诸多不同。

    无论是相貌还是气机,无论是气质还是眼神……

    但最为差别大的,却还是对方的那满头白发。

    他不由得想起江湖上那些关于太白剑宗的传闻,以及那剑仙少女去往移花宫的原因……

    一副绝美而又凄厉的爱情故事瞬间浮现在他的心头。

    师妹离去,故而一夜白头么?

    谭清风的神色不由得柔和了几分,眼中更是有着丝丝怜悯,并无恶意。

    他此刻摇头回应道。

    “若这是我家的池子,那么你现在打坏的,就是我家的浴缸了。”

    叶无忧神色并无丝毫尴尬,只是身形转动,向着四周望去。

    叶无忧看了许久,尤其是前方的那道光柱。

    许久,他才收回目光,语气有些怔然道。

    “这是东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