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二百九十八章 道理
    黑衣男子笑意平淡,身形挺拔,就那么安静的站在人群前,双手随意的垂在身体两侧。

    青衫剑客双眼微眯,目光直视前方,神情倒是并无什么大的波动。

    两人谁都没有开口说话,一时之间均是有些沉默无言,周遭有些安静的可怕。

    那一丝诡异的氛围,几乎是压在周围每一个人的心间,让他们一时之间甚至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周遭人群不由得缓缓向后退去,众人目光还时不时望向此刻那一脸笑意的黑衣男子,生怕惹了对方不满。

    因为那看起来其貌不扬,也没什么太大高手架子的黑衣男子,却是当今大楚那位货真价实的武林神话,更是极有可能是当今世上,唯一的一位登峰造极。

    白叶。

    叶无忧心中默念这个名字。

    兴许是看着叶无忧太久不说话,此刻白叶突然开口,脸上挂着淡笑。

    “听说你要找我,所以我来了,如今怎么不说话?“

    叶无忧此刻摸了摸下巴,喃喃道。

    “没,只是有些疑惑与好奇罢了。”

    听闻叶无忧的话语,白叶神色不由得来了几分兴趣,此刻微笑道。

    “有何疑惑?”

    叶无忧神色颇为感慨的回应道。

    “明明你叫做白叶,可为何却是穿着一身黑衣,倒不如叫你黑叶更为合适。”

    话语传来,白叶的脸色此刻微微一怔,显然是没想到叶无忧会说这般话语。

    但他此刻却是笑了出来,可却是开口道。

    “你这个笑话,可不好笑。”

    “可你笑了。”叶无忧反驳道。

    白叶脸色默然,但随后却是轻轻摇了摇头,低头目光望向自己这身衣着,道。

    “出门在外,长途跋涉,免不得要沾染些灰尘泥污的,若是白衣,早就该脏破不堪了,可这黑衣,却是经脏,耐穿。”

    这回轮到叶无忧神色惊讶了。

    他原本只是脑海中冒出一个想法,随口一说罢了。

    可对方,却是很认真的回答了这个关于黑衣的问题。

    这让叶无忧有些默然的同时,却是也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物。

    身着青衫。

    青衫也虽不及黑色,但也算是深浅色系,经脏,不易显灰。

    叶无忧脑海中暗自发愣。

    过往的江湖故事之中,几乎每一位大侠,或者哪家的公子,最为常穿的,就是一袭白衣,随即飘然而至,最后在上演一段传奇佳话。

    叶无忧自幼就对这些故事充满了辩证的批判与浓厚的怀疑。

    比如说有一个故事,是一位身着白衣的大侠,出手救下一名女子,然后女子以身相许,随后是一段传奇佳话,世人的一桩美谈。

    可叶无忧却不服气了。

    大侠天天浪迹江湖,为何总是天天穿着白衣,而且还很干净。

    他会洗衣服么?荒郊野外洗得干净么?

    小爷我拿洗衣机都洗不干净,你一个人连肥皂都没有,是怎么保持一身飘然白衣的?~

    还有就是,为何大侠能够碰巧遇上英雄救美的事件,而大多数人都只能遇上仙人跳?

    这是一个很深奥的问题。

    叶无忧仔细思索之后,得出了一个自觉颇为正确的结论。

    大侠其实不是大侠,他身后有着一个团队的包装,这个团队之中,有很多妹子,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一直穿干净的白衣服。

    而且这位大侠,多半是青楼中的人物,否则的话,不可能有那么多妹子帮他洗衣服。

    而大侠他英雄救美,其实也是早已安排好的一场谋划罢了,那名被救的女子不知情,以身相许,最终却被大侠玩弄于股掌之间。

    最后再卖到青楼,然后又是一段凄美的故事供人赏听。

    叶无忧最终得出结论,故事中的大侠,是铁渣男。

    白叶此刻神色有几分莫名,眼中泛起一丝疑惑。

    不知为何,站立在他身前的叶无忧,此刻却是忽然有些忍不住傻乐起来。

    白叶只觉有些莫名,叹道。

    “你是……叶无忧是吧,此番找我,是为了你那已经叛出宗门的师妹?“

    叶无忧收敛起了笑容,却是伸出两根手指,语气平缓道。

    “第一,那不叫叛出宗门,顶多叫做小孩子离家出走,让她在外面吃些苦头,自然就会回来找妈妈了。”

    “第二,此番找你,并不完全是因为那丫头,那丫头主动挑战你,败了,是她自己技艺不精,脑子也不好使,输了,就是输了。”

    叶无忧的话语此刻一顿,随即神情淡漠道。

    “我是为了我那同样脑子有些不好使,还没事给我来了一刀背刺的师傅,当然,你让那丫头如今生死未卜,这笔账,我也得跟你算。”

    白叶无奈苦笑,但神色却是没什么太大变化,道。

    “方才你不是还说那丫头,输了便是输了么,怎么还算我头上了?”

    叶无忧神色清明。

    “输了是输了,可我不能看着我师妹被人欺负了,如今自然是要找回这个场子了。”

    白叶道:“这没有道理可言。”

    叶无忧平静回应道。

    “你似乎忘记了什么,不是没有道理,而是因为我是那丫头的师兄,所以才没有道理可言。”、

    白叶突然发出一阵爽朗笑声。

    他目光之中有几分感慨,右手摸了摸身后,只能摸到那被他包裹起来的枪尖。

    这道理,他明白,可却不懂。

    他倒是也有一位师出同门的“师妹“,可那女子,却是一直厌恶自己的很。

    他不懂,所以他不再与叶无忧废话什么,只是眼露讥讽道。

    “纵然是那女子都无法敌过我,你的话,又能做的了什么?”

    叶无忧只是一边轻笑着开口,一边从身后缓缓拔出临渊剑。

    手,握住了剑柄。

    他一手持剑,剑尖指向白叶,笑道。

    “你可能想错了什么,她是她,我是我,我是她的师兄,她是我的师妹,师妹做不到的事情,自然是由我来做。”

    “况且,那丫头,同样打不过我,只要我想欺负她,随手就可以打的她满头是包。”

    白叶身形站的笔直,没有丝毫动作,连身后长枪都未抽出,只是言语之间有些无奈道。

    “歪理。”

    “是与不是,一试便知了。”

    叶无忧笑着回应道。

    有剑芒划破天际,自九天之上而来,带起一道长虹。

    叶无忧神色淡漠。

    出手便是一道剑仙剑气。

    白叶只是抬头望去,眼睛微微眯起,神色有几分玩味之色。

    “地仙一剑么?”

    他默默道,但却依旧是未抽出身后那杆长枪。

    一旁的围观人群此刻早已经不知退到了多远的距离,这也正好方便了两人之间的交手。

    可叶无忧眼眸之中,却是突然浮现出一丝微妙笑意。

    那抹划破天际的剑气长虹,此刻在空中似乎有些变换,隐隐有着重叠分离之样。

    一剑?

    两剑?

    不。

    是三剑。

    整整三道剑仙剑气,此刻一瞬间倾力施展开来。

    :。:m.x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