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三百二十九章 必杀之
    轰!

    轰鸣之声不觉于耳,却是这山谷间的战斗缓缓落下了帷幕。

    登峰造极境,终究是登峰造极境,远非寻常一品所能及。

    在宋老与白叶二人的重重围攻之下,那道赤红色的巨大身影,此刻发出一声凄厉而又不甘的嘶吼,向着地面上轰然砸落。

    那周围无数细小的赤红身影,此刻纷纷四散钻土而逃。

    钩蛇虽多,但实际上却有些不堪一击。

    二十余丈以下的钩蛇,连登峰的门槛都摸不到,仅仅是涉及到战局周遭都会被那无形气机给绞得粉碎,更别提接近了。

    只有那些堪比登峰境界的钩蛇,才能加入到这战局内。

    可败局却是显现的太快了。

    被断去了半截身子的钩蛇之主,气息一泄千丈,几乎是刚刚开了四瞳半只脚踏入天人,结果就被那白光给打回陆地神仙。

    甚至还有所不足。

    重伤的半步地仙。

    纵然如此,那也算是极为恐怖了。

    可白叶与宋老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却是令在场的所有人都心神震骇。

    疼痛感觉渐渐消退,一身汗水淋漓的叶无忧艰难的从地上爬坐了起来,目光有几分艰难的望向前方,却是有些沉默无言。

    白叶将长枪从那钩蛇之主身上收起,目光凝神望了一眼枪头,明明是闪烁着寒芒的枪头,可落在白叶眼中却仿若是沾染了什么污秽之物一般,令他皱了皱眉。

    宋老倒是随手抽起长剑,就那么随意的挂在腰间,没在意身上污秽,就那么一步一步走了回来,但脸上的高手架子倒是一点不少。

    叶无忧目光之中没来由露出一丝微微复杂。

    造极,造极。

    明明皆是一品,与登峰不过一线之差,可这其中的差距,在叶无忧看来,却是如同差了千百倍。

    比起一品与二品之间的沟壑还要大。

    叶无忧如今自己有自信对上登峰境界,且不论胜,但至少全身而退是没有问题的,若是拼上剑仙剑气,那么也有可能将登峰斩于马下。

    但对上造极的话么……

    却是难有一丝胜算。

    白叶没开口,宋老倒是颇有些孤傲气质,走至众人身前,轻哼一声不屑道。

    “山海经中的异兽,也不过如此嘛。”

    白叶只是微微一笑没有回应,但叶音作为他的多年老友,却是毫不留情道。

    “不过如此?若非是那钩蛇身子被分成两半,气机一泻千里又受了重伤,老宋你就算把剑砍断,都奈何不了那钩蛇分毫。”

    宋老眼珠子一瞪,怒喝道。

    “净他妈放屁,觉得我是乘虚而入斩杀那钩蛇?行啊,你给老夫去找一条方才那钩蛇来,老夫当场一剑斩给你看。”、

    叶音翻了个白眼,没再去搭理宋老。

    还找一条方才的钩蛇……

    这种山海经中的天地异兽,你当是路边的大白菜啊,说找就找?

    再说了,真要找一条来,谁死谁生,那还不知道呢……

    叶无忧挣扎着想要站起,但也只是挣扎。

    疼痛过后,是身体每一处都一阵一阵的酸麻,浑身无力,能保持意识清醒就殊为不易,谈何站起?

    但他仍是目光盯着白叶,平淡道。

    “为何你会在这里?”

    是啊,为何?

    为何白叶会与叶音一同,为何明明是对立的双方,却是此番和睦的站在一起。

    面对叶无忧的质问,白叶只是目光平淡的望了他一眼,随即又看了看站在叶无忧身旁,那一脸冷漠神色的陆采薇。

    在看到陆采薇时,白叶的神色显然有几分微微诧异。

    诧异只是一闪而过,随即白叶脸上泛起一丝轻轻笑意,没有回答叶无忧的问题,反而是平缓道。

    “移花宫果然是有些玄妙之法,丫头,我原以为那般伤势,就算侥幸保住一条性命,也得好生调养个数年,可没想到。”

    陆采薇神色冷漠,刚想要开口说话,可却被一旁还坐在地上的叶无忧给抢了先。

    坐在地上的年轻剑客话语之间流露出几分寒意,脸庞更是冰冷,开口一字一顿道。

    “白叶,丫头这两个字,也是你能叫的。”

    白叶挑了挑眉,笑道。

    “叫了又如何?”

    叶无忧神色阴沉,面容之前仿若微微闪过一丝犹豫。

    白叶并无在意道。

    “叶无忧,以你如今的状态,凭什么敢对我出言相向,就凭你身旁的师妹么?”

    伴随着白叶的话语落下,一股无形气浪却是瞬息之间浮现,紧接着从四面八方向着叶无忧横扫而来。

    叶音眼眸微闪,几乎是在白叶话语落下一瞬间,就已经抬脚轻轻朝着地面一踏。

    那股无形气浪顿时随之消散。

    白叶此刻神情自若,轻轻笑道。

    “哦,忘了,原来还能凭你本家的叶庄主啊,可对方却并非你太白剑宗之人啊?”

    叶无忧闭上了双眼。

    眼睑有些因情绪起伏而微微颤动。

    下一秒,他缓缓睁开双眼,眼眸之间是一片清明。

    他从怀中掏出了一物,轻轻放在身前地面上,手指轻轻拂过,却是泛起了阵阵青芒。

    青芒温润,给任何看到这光芒的人都有一种心中平静之感。

    那是一方砚台,若非有丝丝缕缕青光从其上散发而出,就是一块普通到不能在普通的砚台罢了。

    可在场所有人几乎皆是神色剧变。

    唯有陆采薇,面色依旧冷漠,但望向叶无忧的眼眸之中,却并无什么寒意。

    “儒圣……”

    叶音缓缓开口,神色有几分复杂。

    西蜀有儒圣。

    天下众生,唯有儒圣最难证道。

    与穷尽修为,以力证道的武夫不同,儒圣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只要他想,便能给世间带来丝丝缕缕的变化。

    言出法随,是道家的功夫。

    可出言成撰,却是比起言出法随更为高深一层。

    此番有一块当代儒圣的物件,而且这砚台之上,所沾染的儒圣气息还不算少,显然是那位当今王圣人,以心血所做,并非随意的物件。

    白叶此刻沉默了片刻,然后淡漠道。

    “我不会杀你,但是叶无忧,勿要再来打扰我,在这蓬莱仙境之中,你我恩怨暂且放下,如何?”

    叶无忧咧嘴一笑。

    “必杀之。”

    他笑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