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的师妹是剑仙 > 第三百四十三章 它在笑
    黎冽心中明白,此刻已经不能再拖下去了。

    方才那叶无忧与安宁交手时的异响,轰鸣之声即便数十里外都清晰可闻。

    作为大楚登峰境界的强者,且来到蓬莱已经多日,自然不会什么都不知晓。

    他知道,这里里岛屿真正的中心,已然并不遥远。

    他也知道,在这蓬莱岛屿之上,此刻有一道蓝色光幕,正散发着幽芒缓缓前行,夺人性命。

    有愈发愈多的武者,此刻都接近了这里。

    在拖延下去,怕是来的人就不只是叶无忧他们了。

    届时若是有其余登峰武者前来,那当如何?

    所以他选择了出手。

    他在赌,赌叶无忧此刻无法使用那通天般的一剑。

    况且,此刻的黎冽心中有把握,即便叶无忧真挥出了那么一剑,自己也有办法在其中存活下来,断不至于落到像那日付千山那般凄惨境地。

    毕竟,他早有准备了。

    黎冽轻轻踏出一步,随即伸出右手,指向天边,在其身前虚握。

    另一手,指地。

    步伐轻挪,仿若在那不大不小的墓室之中勾勒出一幅画卷。

    “天地不过日月,日月不过阴阳。”

    黎冽的声音没来由的在这四周回荡响起,这片已然被践踏不成样的密林之中,光芒仿若暗了那么一瞬。

    可蓬莱岛屿上,明明只有白昼,不分日夜。

    这一幕让张明轩眼中讶异,他想起了曾经在道宗,在山上,在那已经泛黄无人问津的典籍之中,曾有那么一段记载。

    曾有一教人,翻手,便能拨开云雾见青天,覆手便能令晓天转为残夜,横推了当时的一切道法,也几乎凌驾于世间的一切宗门,却是深谙阴阳之道。

    那个教派,叫做日月神教。

    后来的后来,当那人故去,全宗上下却是无一人能够学成那本领,于是只能分为两拨,有人能拨开云雾,驱散黑暗,有人能令白天化为黑夜……

    再然后,便没有然后了……

    宗门散乱,教义断绝,那般神奇玄妙的术法,也就成了绝唱。

    只是还有那么几句传说般的话语点撰在了书籍的最末尾。

    若有一日,有人能将这两种术法合二为一,那便是日月神教再度辉煌之时。

    眼下,在这近千年来江湖气运最为鼎盛之年,预言莫非就要成真了?

    张明轩的目光之中有着些许复杂。

    这被人誉为最为鼎盛的一代江湖,究竟踊跃出了多少妖孽?

    往年里,那根本难得一见的登峰造极境,此刻却是多了数倍。

    就连造极,也已经有人看到了那其中风景。

    晓天,移花,道宗……

    更别提那西域的佛子,和时隔千年的一位当世儒圣……

    如此多的妖孽之人,此刻却尽数是在同一个时代齐齐涌现了。

    这让张明轩心中怎能不复杂?

    但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此时的张明轩,似乎忘了自己,某种意义上也正是那妖孽之人……

    复杂只持续了片刻,下一刻,却再度恢复如常,变为了那一副忧愁神色。

    当然,愁绪之中,还有着那么一丝丝无可奈何以及无奈气笑。

    原因不是别的,只是因为叶无忧。

    黎冽的气机依旧雄浑如墨,深厚似海。

    可此刻却是凝固住了一般,连带着他的表情一道。

    叶无忧此刻站在那座大坑旁,就那么居高临下,目光注视着对方,脸上神色却是笑眯眯的开口道。

    “实话实说,付千山比起你,确实是有所不如。”

    有一方青石砚台在叶无忧身前漂浮,散发着淡淡的青色光泽。

    而在叶无忧的指间,则有灰色气息缭绕,锋锐无比。

    青色光泽虽淡,但落在黎冽眼中,却是比起晓日还要明亮万分。

    那是什么?

    黎冽的心中泛起疑惑,他并不知道那是与那位儒圣有关的物品,只是隐隐察觉那并非凡物。

    那一方小小砚台所给与他的压迫,比起叶无忧手中那指锋锐剑气还要强上的多。

    可到了这一步,底牌也已然彰显出来,黎冽怎会退缩?

    不知者无畏,若是黎冽知道那砚台是儒圣意志所化,不知他是否还会这般。

    他此刻面目闪过一丝狰狞,但双手却是沉稳,指间虚点,随即右手朝着那方砚台轻轻一握!

    似乎想要将那砚台粉碎开来。

    即便明亮如同晓日,那又如何?

    破开便是!

    但这无疑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情。

    顷刻之间,黎冽的神色剧变,眼中流露出一抹不可置信,紧接着口中喷出一大口鲜血,整个人向着后方倒去。

    轰!

    那不算太大的主墓墙壁顿时被黎冽给砸出一个约莫人丈巨坑。

    殷红沾染了黎冽的眼眸,世界一片猩红,但在他有些无奈和愤恨的目光之中,却是有一物,在他身前如此耀眼……

    叶无忧的面色依旧挂着那般淡淡笑意,轻描淡写的收起砚台,刚想说些什么,但随即,目光微顿。

    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在一旁默默观望的封云,此刻眼中也露出一丝疑惑。

    张明轩带着夏安梦稍稍退后了几分,眉头微微皱起。

    就连那在不远一旁,拄枪站立的安宁,此刻也凝住了目光。

    众人的疑惑,几乎是同时泛起。

    又一瞬间明悟过来!

    “这白骨,怎么还不粉碎!”

    封云率先开口道。

    明明经历了无数战斗的余震,就算方才叶无忧与安宁地面上交手那一下,可以理解为是下方黎冽及时出手抵御,亦或是这仙人坟墓有些玄妙,如同那药园阵法一般能让主墓免受波及。

    可这刚刚那一瞬,黎冽可是不偏不倚的砸在了那主墓墙壁之上,砸出了一个深坑。

    但那距今不知已经几千年的白骨,竟然没有丝毫破碎?

    有一只手忽然伸出,触碰到了那具白骨。

    紧接着,一道狼狈不堪的身影从坑中一步走出,就那么站立在了白骨的身前。

    那是黎冽。

    叶无忧的目光有一瞬间的凝固,紧接着有些头皮发麻。

    不知是幻觉与否,他此刻觉得那具倚靠着墙壁的白骨,似乎在笑。

    笑意古怪。

    没有多想,叶无忧挥手斩出一剑。

    这一剑只是登峰一剑,但也足矣。

    比之叶无忧更近无数倍的黎冽,此刻就那么站在白骨身前,被血色沾染的眼眸之中,是颤抖与恐惧,是兴奋与激动。

    但也是深深的抉择。

    尽管视线模糊,但眼前的那具白骨,黎冽却是看的很清楚。

    他……或许称为它,更好一些?

    它确实在笑。

    笑着伸出了手。

    这便是这坟墓之中的机缘了么……黎冽心中如是想到。

    他的心中似乎早有明悟。

    于是他也伸出了手。

    下一秒,那一道凛冽剑气袭来,粉碎了一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