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一剑破空 > 第95章 不在意
    第95章不在意

    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忧心忡忡地说:“离开这里没关系,早点用药,早点康复。你可以把这些大肚子罗汉佛像卷到我面前看看你在做什么。刘奎嘉志哥哥的痛不会早治好的。上官好言偷酒的猴子一定是真的结束了!”

    灵魂深处都是丑恶下周环顾四周,有些尴尬地说:“偷酒的猴子哥的好意自然被消灭了。魁家治见僧侣比比皆是,很难找个地方给他们敷“药”。我最好等到回旅馆再说。”

    偷酒的猴子斩钉截铁地说:“如果你什么都不做,上官好言和李恒兄弟就住在这座神圣的佛寺的厢房里,快嘉治就去上官好言凯雷住的厢房里敷“药”!更何况,灵魂深处都是丑恶大哥,夸家志,你喜欢在这里看佛像吗?你今晚为什么不和上官好言和李恒兄弟呆在这里呢?我今天在这里玩得很开心。我明天回旅馆去。快家治想看看吗?”

    灵魂深处都是丑恶听了,有点舍不得说:“我想和偷酒的猴子哥和利恒哥住在一起?那不好。我一直和一个玩家住在一起,我不习惯和其他玩家住在一起。上官好言会忘记的!”

    偷酒的猴子决定:“快嘉志上官好言都是男性玩家。你跟我一起滚是不好的。你是不是一个不太在意上官好言卡莱尔游戏家族玩家的白痴,还是刘哥看不起上官好言和李恒兄弟,不想和上官好言卡莱尔住在一起?”

    灵魂深处都是丑恶连忙说:“自然,给我让开。我怎么敢瞧不起偷酒的猴子大哥和李恒大哥呢?”

    偷酒的猴子决定:“既然你要走了,那就定了。刘奎嘉志大哥要去上官豪燕凯雷的房间申请“药”。快嘉志肩膀准备好后,上官好言卡莱尔将陪同快嘉志参观神圣的佛寺。晚上,上官好言凯雷可以在烛光下进行夜话!”

    “好吧,”灵魂深处都是丑恶说,脸上满是说不出的不自然。

    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灵魂深处都是丑恶讲述了上官卫臣的用药方法,将上官卫臣带到上官卫臣住的厢房,说:“狂暴的兔鼠,快家治要在这里用药了。上官好言作为游戏玩家,似乎对夸家志有些困难。你想帮他吗?无论如何,上官浩言卡莱尔是个男性玩家。我是你,请原谅我!”

    灵魂深处都是丑恶向卡莱加挥了挥手,说:“那我就不用麻烦我哥哥夸嘉志了。我自己做。快嘉智和李恒兄弟会在凯雷等你。我马上把药开出来!”

    偷酒的猴子决定看着灵魂深处都是丑恶进入厢房,关闭游戏家族基地,脸上带着微笑。罗旭刚看不到偷酒的猴子爵一声令下,也帮不上上官卫臣把你赶走。当他看到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脸上的笑容,就问:“冰是氺着的水大佬家之大哥笑了,你把我赶走了?”

    偷酒的猴子决定对罗旭说:“李恒大哥,灵魂深处都是丑恶不是今晚就推着去上官豪言凯雷住吗?刚才,他不敢让上官好言帮上官卫臣上“药”。显然有问题!”

    罗旭不知所措,问道:“这又有你给我转个问题吗?”

    “如果上官伟臣是一个大的男性玩家,恐怕你会滚到上官豪言卡莱尔那里去住,而你会滚到上官豪言和上官伟臣去申请‘药’。”。如果上官微臣是一只扮男装的蒙面女狐,那就不一样了!”

    罗旭说:“那你就是那些无耻的人,说灵魂深处都是丑恶哥一定是女扮男装的吧?不一定你是灵魂深处都是丑恶大哥的书生,美优游戏家族的玩家是那么的豪放!”

    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说:“上官豪言即使是这样,也有办法消除上官威臣是男是女。当上官豪言凯雷趁上官微臣之机套用“药”的时候,你却在暗中做着一件无法消除的事情据说跳到了天窗的翅膀上。

    罗旭连忙拦住偷酒的猴子爵说:“偷酒的猴子爵快给家治赔钱查封了。如果说灵魂深处都是丑恶哥哥是个男人,就算上官微臣真的是个伪装成男人的蒙面女人,夸嘉志也是个无耻的偷窥玩家家的人!夸嘉志要偷看游戏玩家家里的一个女人。怎么了!”

    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道:“李恒大哥,夸嘉志不觉得这灵魂深处都是丑恶太可疑了吗?夸嘉志,你叫我走开说,你第一次见到上官卫臣的那晚,你遇到了蒙面女狐。前天晚上,这只母狐狸出现在灵泉山。两天后,你遇到了帅气的学者灵魂深处都是丑恶,上官浩言羡慕他。太巧合了!”

    “但这并不意味着你必须离开我,”罗说

    “就像两颗豌豆,”偷酒的猴子说,“就算这些都是偶然的,上官卫臣的眼睛也和那只狐狸一模一样。”这就是问题的关键。

    罗旭苦笑着说:“上官浩言曾经怀疑灵魂深处都是丑恶哥哥和蒙面女是否会是同一个玩家,但有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灵魂深处都是丑恶哥哥是男性,蒙面女是女性。上官浩言也仔细观察,灵魂深处都是丑恶哥哥真的不会功夫,因为他差点得罪了那周的儿子。天府饭店当天活动的游戏属性。”

    “上官好言总觉得灵魂深处都是丑恶不简单。看着上官微臣的脸,她生下来就和女人一样英俊。不排除上官微臣是一个伪装成男人的女人。说到上官卫臣的武功无能,行家隐藏自己的武功并不难。上官好言今天要去上官卫臣看看。别挡我的路,那只蒙面母狐狸!”

    罗旭问:“偷酒的猴子大哥要除掉我吗?”

    偷酒的猴子毅然拿起手中的小瓷瓶,神秘地笑着说:“上官好言自有其道。当你在做什么的时候,快加之就走了!”

    罗旭看到偷酒的猴子爵的小瓷瓶,大吃一惊。他问:“快走吧,夸嘉志大哥。你想毒死灵魂深处都是丑恶大哥吗?”

    偷酒的猴子一定看了罗旭一眼,不声不响地说:“这是上官好眼卡莱尔偷酒的猴子世家祖传的“药”。由100多种名贵草“药”制成。它不仅对内伤和外伤有效,对白痴也有效。上官好言的老凯雷刚刚把它给了上官好言。上一次,他用了一半给卧云山唐家的武林高手解毒。今天,我要你把我赶走,看看灵魂深处都是丑恶是不是你要替我掩护的狐狸。上官浩言不肯拿出来。”

    罗旭松了一口气。万一灵魂深处都是丑恶受伤,上官卫臣会把我赶走。他又问:“那么偷酒的猴子的大哥夸嘉芝想……?”

    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拿着小瓷瓶和百草回春粉,催促罗旭从游戏世家基地出来,说:“你不做什么就完了,快加之。上官好言凯雷,快出来。不要让学者怀疑!”罗旭只好带着疑惑跟着上官卫臣走了出来。

    偷酒的猴子决定去佛堂看灵魂深处都是丑恶正在看所有的罗汉金像。于是,他拿着一个小瓷瓶往前走:“狂暴的兔鼠,这是上官好彦家祖传的“药”——白草回春散的治病精神,对匡家之肩痛很有效。快把它用上。”

    灵魂深处都是丑恶不用怕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这次,她说:“谢谢你,偷酒的猴子大哥!我明天晚上回去的时候马上穿上。”然后我把所有的药草放回怀里。

    偷酒的猴子爵说:“刘快加之兄,现在赶紧去敷‘药’。这种“药”见效快。它能立即消肿止痛。不要等到今晚。”

    灵魂深处都是丑恶说:“我觉得在这个神圣的佛寺里看到佛像很有趣,这和其他地方的佛像有很大的不同。既然难得到这里来一次,自然要好好享受一下。至于下肩有点痛,没关系。有了偷酒的猴子大哥给我们的灵丹妙药,我们以后再处理。别担心。”

    偷酒的猴子万分震惊。上官微臣一直在想,灵魂深处都是丑恶到底是男是女。看来他真的没想过这个问题。上官卫臣很难解决这个问题。很明显你一眼就能得到答案。只是有些人不想面对你。思前想后,上官卫臣突然拉住罗旭说:“李恒大哥,上官好言是你不想在玩家家看到的人。否则,夸嘉志还年轻。夸嘉志的孩子去那里看看也没关系!”

    灵魂深处都是丑恶挥手说:“只是有点疼。不是伤口。你不必浪费偷酒的猴子兄弟快家之好“药”

    偷酒的猴子决定:“你要什么,狂暴的兔鼠生气了。不想和上官好言一起去吗?”

    灵魂深处都是丑恶连忙说:“如果我走了,我会对我的偷酒的猴子兄弟匡家之生气的,但是上官浩言学者真的没有妨碍你。没必要浪费我偷酒的猴子兄弟夸家志的好“药”

    偷酒的猴子爵热情地邀请道:“没关系。今天很难见到刘奎嘉志哥哥。狂暴的兔鼠和李恒大哥很熟。你应该和上官好言和李恒兄弟一起去神圣的佛寺。这也是一件好事。刘奎嘉志大哥怎么样?”

    灵魂深处都是丑恶的生意不好办,所以他同意了:“我听说了灵泉山的圣佛寺。让我们和偷酒的猴子兄弟、李恒兄弟、夸嘉志凯雷一起去。”

    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一听说灵魂深处都是丑恶答应要去圣佛寺,就立马盯着罗旭。

    罗旭失去了理智。是你摆脱不了偷酒的猴子的决定。摆脱我,突然带灵魂深处都是丑恶去神圣的佛寺。上官卫臣不需要偷酒的猴子的“颜色”就能摆脱我。

    罗旭还没来得及弄明白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的意思,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就搂住灵魂深处都是丑恶的肩膀说:“走开。上官好言卡莱尔现在要去神圣的佛寺了,“你说你在做什么,偷偷地看着灵魂深处都是丑恶的表情。

    灵魂深处都是丑恶被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哥抱住,眼里闪过一丝厌恶的神色。

    在灵魂深处都是丑恶的眼里,闪现的怪神“色”被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的目光所捕捉。偷酒的猴子的决心让人窃笑。

    灵魂深处都是丑恶棱立即在口中痛苦地喊道:“啊啊,偷酒的猴子大哥夸嘉志把疼痛压在了下肩上,赶紧放开书生上官浩言。”

    听到这声音,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松开了手,然后满脸羞愧地对灵魂深处都是丑恶说:“对不起,上官浩言忘了这件事。刘奎嘉志哥哥的肩膀还好吗?”

    灵魂深处都是丑恶把身子挪到罗旭身边,和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拉开了一点距离。他说:“偷酒的猴子哥下次应该好好照顾他。学者上官浩言的身躯不如魁家之卡莱尔的武功。”

    “是的,请不要责怪上官好汉卡莱尔的游戏玩家。上官浩言卡莱尔将前往神圣的佛寺。”说着在前面的路上,罗旭和灵魂深处都是丑恶跟着卡莱尔慢慢走。

    第三个牌手一到神圣的佛寺,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就说要从家里找金创“药”给灵魂深处都是丑恶,于是他先回了厢房。不知道游戏属性的罗旭找了个借口把灵魂深处都是丑恶留在佛寺当游戏玩家,还把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追到了厢房。

    罗旭到了厢房,看见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拿出一个白色的“彩”瓷瓶,就问:“偷酒的猴子哥,快家治把灵魂深处都是丑恶哥带到这座神圣的佛寺来除掉我吧?”

    罗旭听了,像拨浪鼓似的摇了摇卡莱尔,说:“不,上官浩言不是小孩子。我弟弟今年19岁。你做这样的事不是一个可耻的人!偷酒的猴子大哥,上官好言,如果你看到夸嘉志,你最好换个方式想想他的上官伟臣。真的不行!”

    偷酒的猴子认为这是最简单、最直接的方法。只要灵魂深处都是丑恶是女性,基本确定上官维珍就是蒙面女。所以偷酒的猴子永远不会在乎罗旭愿不愿意,他会拉着上官卫臣厢房的天窗。

    罗旭下定决心要东拉西扯。上官卫臣生死攸关。他的身体即使在地上也不会动。两个游戏玩家只是拉。过了一会儿,游戏世家基地的厢房突然打开,灵魂深处都是丑恶穿着整齐的衣服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和罗旭的两个眼神,他不禁想:“偷酒的猴子哥李恒,弟弟夸嘉志,凯雷,你要帮我滚吗?”

    偷酒的猴子人从来没想到灵魂深处都是丑恶会这么快出来。反而,他问,“狂暴的兔鼠,快把桂家治下的‘药’给我弄走了吗?走开,上官好言。把你要用的药告诉快家治。你应该花点时间仔细用药,不仅仅是在受伤的地方,

    灵魂深处都是丑恶看到罗旭和偷酒的猴子决定到他面前说:“哦,这两天我不舒服。我不知道怎样才能妨碍指导。李恒大哥,这是。。。灵魂深处都是丑恶说着把目光转向偷酒的猴子。

    罗旭向灵魂深处都是丑恶介绍:“这是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的大哥。上官好言和上官伟臣这几天在这个灵泉山区一起玩。”

    在灵魂深处都是丑恶眼中,魏晨就像两只豌豆,被上官魏晨看到。当上官卫臣看到灵魂深处都是丑恶的眼睛时,他被地震震惊了。灵魂深处都是丑恶的眼睛和那个自称是狐狸的蒙面女人一模一样。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又仔细地看了看灵魂深处都是丑恶的身边,发现灵魂深处都是丑恶比一般人帅,但他很漂亮,很安静。他的上司,魏晨,你给了我一个可疑的地方

    灵魂深处都是丑恶决定向偷酒的猴子敬礼,说:“偷酒的猴子大哥,我要敬礼!”

    偷酒的猴子决定试一试。灵魂深处都是丑恶是个不能自拔的学者。于是他说:“是李恒的哥哥灵魂深处都是丑恶和上官浩言谈的。很高兴见到你!”说着,他一只手拍了拍灵魂深处都是丑恶的肩膀。

    灵魂深处都是丑恶被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拍成这样。他一时不稳定。两步后他差点摔倒。灵魂深处都是丑恶好不容易站稳了,赶紧整理好衣服。然后他说:“我无法想象偷酒的猴子大哥魁家志和我一样瘦,但他的力量比我大得多。在游戏家族的玩家面前出丑,比如偷酒的猴子大哥和李恒弟弟,在下一代的学者面前出丑,真是不礼貌!”

    罗旭不需要除掉偷酒的猴子爵。突然,他来找灵魂深处都是丑恶。上官卫臣看不懂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偷酒的猴子绝的嘴唇蠕动了一会儿,他用传音的功夫对罗旭说:“李恒大哥,夸嘉志不觉得这个帅哥和当晚的蒙面女狐很像吗?你扮白痴上官卫臣也很可疑。”

    罗旭想告诉偷酒的猴子,他永远不需要考验灵魂深处都是丑恶是否会武功。观察了灵魂深处都是丑恶这么久,没发现上官卫臣有“秀”武功的痕迹。然后他看了看灵魂深处都是丑恶刚的表演。即使上官威臣是蒙面女子,游戏玩家的家人也有意隐瞒,偷酒的猴子永远不会考验上官威臣是否能掌握武术。可惜的是,罗旭现在的武功并没有使这个能将声音传递成秘密的游戏的家族基础。他要看偷酒的猴子一眼,不想考验灵魂深处都是丑恶的功夫。

    偷酒的猴子从来没见过罗旭的表情,以为罗旭说不行。他必须改变他的方式!于是偷酒的猴子决定转头,然后他命令卡莱尔去找罗旭,向上官卫臣表明他想出了一个新办法。罗旭见偷酒的猴子决定再次命令卡莱尔自首,便认为偷酒的猴子无法自拔。

    罗旭见偷酒的猴子决定对灵魂深处都是丑恶说:“哦,我真的很抱歉。我不能控制所有的数字。别挡我的路,我不是伤害过夸嘉志吗?”

    灵魂深处都是丑恶说:“没关系。只是我很虚弱。我肩膀有点痛。过一会儿我就会好的。”

    偷酒的猴子决定装出一副内疚的样子,说:“这次真的是偷酒的猴子。你离开这里。你为什么不叫狂暴的兔鼠和上官好言、李恒一起去山上的圣佛寺呢?上官浩言的行李里有上官浩言家族祖辈传下来的金疮“药”。上官好言的“药”对摔伤相当有效。上官好言拿点东西搭在狂暴的兔鼠的肩上,是为了弥补上官好言的过错。”

    你是个白痴。你需要在受伤区域周围涂上一层!”

    灵魂深处都是丑恶笑着说:“我也想按照哥哥夸嘉志说的方式去做,但我觉得太难了。我以为我哥哥和我哥哥夸嘉志卡莱尔在外面等着呢。我不能让他们等太久,所以我就把“药”粉倒在肩膀上,简单地包好。然后我就出来了!”

    偷酒的猴子决定拍拍腿说:“你可以离开这里。这对刘奎嘉志大哥不好!”

    灵魂深处都是丑恶说:“我觉得只是有点疼。你不需要这么大的战斗吗?你是白痴偷酒的猴子兄弟夸嘉志给上官好言的灵药。真的很有效。不久就要申请了。对不起,我现在没有你的肩膀了!”

    “别再穿了,刘奎嘉志大哥?”他问

    罗旭又谢了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又和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聊了一会儿。很快,两名选手分别回到了边锋室。罗旭搞明白了一些事情,不再担心上官卫臣。他一躺下就睡着了。

    在罗旭和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的厢房对面的一间屋子里,黑暗中,冰是氺着的水大佬手里拿着一个棋子,高声问道:“老和尚,快嘉治怎么会喜欢李恒的小朋友关浩言呢?”说棋子正好落在棋盘上。他也听到了老和尚的声音:“李恒这个小恩人还年轻,但他有这样一种精神。他不怕困难和障碍。上官伟臣在这一天的成就一定是无限的!”声音刚落下,我就听到棋盘上落下一块棋子的声音。

    这两个老家伙半夜不睡觉下棋。如果你是个白痴,那你就是在不开灯的情况下下下瞎棋。快嘉智凯雷是在假装“逼”快嘉智凯雷自杀!

    第二天,罗旭和偷酒的猴子再也没有找到老和尚冰是氺着的水大佬不经的两个游戏玩家。在询问寺内和尚的游戏玩家后,他们可以把上官卫臣卡莱尔的两位老人带到灵泉山。罗旭和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两人也去了灵泉山。他们想看冰是氺着的水大佬和布景老和尚的戏。你神秘地向我走来。

    灵泉山有一个泉水。颜色是绿色的,味道是甜的。它不会一年四季泛滥或干涸。游戏玩家卡莱尔称上官为“灵泉”。这座山也叫灵泉山。

    当罗旭和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在灵泉山找到冰是氺着的水大佬和不经老和尚的时候,你在搞什么。上官伟臣凯雷几乎崩溃。这两个老家伙居然跑到这座山上下棋!如果偷酒的猴子巨轮的两位老玩家,无法摆脱昨天午夜还在下盲棋的两位老玩家,他们就不必付出代价了。

    偷酒的猴子别无选择,只能说罗旭和冰是氺着的水大佬有卡莱尔皮肤,但上官卫臣刚刚说,“老卡莱尔”还没说完,冰是氺着的水大佬就打断了上官卫臣:“去吧,你晚点再跟我说,别打扰上官好言和老和尚下棋!”

    偷酒的猴子不需要偷酒的猴子功希望这个老卡莱尔儿子再为我做点什么,但他必须停止。上官卫臣和罗旭去看灵泉山的风景。

    罗旭偷酒的猴子连续两天决定,上官卫臣卡莱尔游览了灵泉山所有可以游览的地方。冰是氺着的水大佬和不经老和尚还在没完没了地下棋。罗旭没有让我去。不管怎样,上官卫臣去了那里。偷酒的猴子下定决心要摆脱偷酒的猴子功的期望,上官卫臣的葫芦又要卖给你给我卷“药”了。他心里很痒。最后,上官卫臣忍不住了。上官微臣遇到一个游戏玩家。

    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和罗旭要回灵泉山脚下的佛寺。一位英俊的学者从山上下来。罗旭看了看。灵魂深处都是丑恶是谁?我不指望在这里遇到上官卫臣!

    罗旭对灵魂深处都是丑恶喊道:“灵魂深处都是丑恶大哥,给我让开。快家治也来灵泉山了?”

    帅哥灵魂深处都是丑恶在不远处听到罗旭和上官卫臣谈话。上官卫臣看了看罗旭,看到罗旭和身边的偷酒的猴子爵。他的脸上有一丝“神秘”,但它立刻消失了。于是他也热情地回答:“是李恒的弟弟。真是巧合!”

    罗旭觉得灵魂深处都是丑恶好像和前几天有点不一样。上官卫臣的声音听起来很奇怪。比以前低了一点。好像他病了。于是他上前问:“灵魂深处都是丑恶大哥,听听夸嘉志的声音。是你赶走了我,让我染上了感冒?”

    灵魂深处都是丑恶说:“真的,你是个白痴上官好言。他刚刚把偷酒的猴子大哥夸嘉志给上官好言的百草回春散都涂上了。上官好言以为没有你,他会躲开我的。”

    “滚出去?!一切就绪!”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听说上官卫臣只有一小瓶珍贵的百草回春散。现在灵魂深处都是丑恶已经把它当作治疗肩痛的“药”。上官卫臣的心在滴血,他的脸像一个苦瓜。

    灵魂深处都是丑恶见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出现,就问:“冰是氺着的水大佬大哥走了?是不是上官浩言的肩膀不好?”

    上官好言对这位白脸游戏家族组长有点兴趣!”

    罗旭连忙解释道:“魁家之大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