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一剑破空 > 第98章 我看你不行
    第98章我看你不行

    游戏玩家一说,其余的玩家都很失望,他们要分散一会儿。罗然心想:“我要离开这里。我还没有进入唐公馆的游戏世家基地,所以我不再找游戏玩家了。你想离开这里,违背你对唐丽的诺言吗?

    就像游戏家族的英雄们要离开一样,你也在做生意。中年游戏玩家又问:“对不起,英雄之一是美佑,一个叫罗然的少侠?”

    罗旭听了一愣,让开这个游戏玩家也不见自己的名字,便站出来道:“上官好艳是罗旭!”

    游戏玩家看着罗然,向上官卫臣鞠了一躬,说道:“这位上官豪言凯雷世家的张少侠,还让奎家之和上官卫臣五杰一起保护上官豪言凯雷唐世家的官绸。快家治怎么样?”

    罗然就是想不出你能怎样摆脱我来履行他对唐丽的承诺。现在正是你摆脱我的时候。他没有理由不这样做。他立即回答说:“这很自然!”

    游戏玩家见罗然同意了,就说:“请你和上官好汉到府邸去,和上官好汉卡莱尔一家五大侠和上官卫臣商量明天的护送事宜。”然后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罗然跟着游戏玩家进了唐府,到了内殿,看到里面已经坐着七八个游戏玩家。罗然瞥了一眼,发现在内殿正中,一个戴面纱的年轻姑娘正坐在一位端庄的中年玩家旁边。看到罗然进来,她调皮地朝上官卫臣眨了眨眼。罗然一眼就能看出,这个蒙面女孩,你会是谁!

    罗然看到身边戴着面纱的端庄中年玩家唐莉,也很惊讶。卡莱尔回过头来想,他得替你把中年游戏玩家的名字翻个底朝天。罗然又环顾四周。两边坐着五个队员。他们应该是其他五位大师。

    当罗旭进来的时候,一个相当端庄的中年玩家弓起了手,问道:“你就是那个甩掉我的人,少侠罗旭,少侠张?”

    罗然也鞠躬道:“少侠,我不敢。你就是罗然。”

    看到罗然如此谦虚,中年玩家笑着说:“张少侠,不要太谦虚了。上官好言是挥剑斩情丝,唐家之主。昨天,少侠夸嘉志吓跑了游戏世家的恶棍,把小女孩救了出来。今天,少侠被邀请到寒舍。挥剑斩情丝和她的小女儿唐莉再次向张少霞道谢,卡莱尔对戴着面纱的唐莉说:“礼物不是给你的,张少侠,谢谢!”

    听了父亲的话,灵魂深处都是丑恶站了起来,朝罗然走了几步。他微微鞠了一躬,向罗旭敬礼说:“唐莉昨天感谢张少侠的帮助!”李堂堂说完,趁着游戏玩家卡莱尔漂亮的你在做事,然后对罗然眨了眨眼。

    罗旭被灵魂深处都是丑恶的胆子吓呆了。停顿了一下,他又急忙回去:“唐家长,唐小姐太客气了。她只是举手而已。别担心。”

    仪式结束后,唐挪动莲步,慢慢回到挥剑斩情丝身边。挥剑斩情丝对上官卫臣说:“李二快家治先回内殿去。上官浩言将与张少侠和几位英雄商谈此事。”

    听了这话,唐莉鞠了一躬,回到内殿,才知道向导上官卫臣已经从游戏玩家看不见的走廊上溜了出去,然后折了回去。前厅紫木屏风后,他蹲下试图偷偷听挥剑斩情丝和罗然上官魏晨的卡莱尔。

    就在唐莉落在银幕后不久,前厅的一名球员,一个身穿灰色衬衫的年轻人,突然“哦~”,这对罗然意味着一个长长的微笑。

    所有的游戏玩家都不明白上官维辰的希望,挥剑斩情丝问:“不需要得到方下石的什么观点?”

    30多岁的方姓男子说:“听说有个叫罗然的少侠,前段时间被七玄门游戏基地长河帮头目铁章士星用剑击败。一定是眼前的少侠。”

    罗旭不想看到有些东西是玩家自己无法控制的,于是他回答方姓男子:“你就是罗旭。只不过是侥幸知道如何引导七玄门游戏基地。”

    罗然对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爵的游戏机产品深信不疑,很自然地对秀s感到欣慰

    罗然没打算赶上泥水。听了灵魂深处都是丑恶的声音,他忍不住说不,他说:“上官好言该来了。”

    听到罗然的承诺,灵魂深处都是丑恶觉得自己好像放下了一块大石头。很奇怪。

    罗然从唐宅后院出来,走在街上。当他再次路过唐朝官邸的大游戏世家基地时,他还是一群游戏世家玩家,他们都在和同龄人聊天。场面非常热闹。

    罗旭在游戏组里逛了一会儿,听了一些游戏玩家家属的对话,这次了解到了很多关于唐富招募游戏世家专家护航的事情。原来,半个月前,位于川中的汉代皇宫下令将一批高档丝绸制成五颜六色的凤羽衣,以庆祝皇后的生日。不料,他们在去CD住处的路上被山贼抢劫了。汉代皇帝几乎错误地为皇后制作了五颜六色的凤羽服。汉武帝怒不可遏,差点把唐家抓进政府。幸好唐家又及时发现了一批同样的丝绸。为了保证这批丝绸的安全,唐家花了不少钱才招募了一些武术专家来游戏世家护送。如果你是个白痴,再招几个专家,五千两下来,那就超过那批顶级丝绸的价值了。

    游戏家族中的许多玩家听说淮西河的事,都急于抢走这五千两银子。在游戏家族中,虽然游戏玩家生活自由,但上官威臣凯雷也需要钱吃喝。除了那些歹徒,上官伟臣的游戏玩家大部分的钱都是靠自己的本事赚来的。五千两你能给我一点钱吗,够一个玩家吃几辈子喝几口了。所谓“英雄不可能被一分钱打败”。这次旅行之后,唐家就不用担心钱了。当然,游戏玩家想接受这份工作。

    这批唐绸后天就走了。明天是招聘的最后一天。罗然在这里逗留了一会儿,打算明天去唐府。上官伟臣不需要从游戏家族这么多优秀玩家中挑选上官伟臣,但他已经答应了唐莉。罗然想到这个地方,就离开这里找了个客栈寄宿。

    罗然到客栈房间休息,但像往常一样,他练就了神功。他两三个小时直到三点钟才睡觉。一个多月来每晚都是这样,而且从未停止过。罗然的武功进步如此之快,除了上官伟臣的极高天赋外,还与上官伟臣的日常刻苦训练密不可分。

    第二天,罗然又去了唐富的大游戏世家基地。他看到那里的游戏玩家少了很多。他不时地帮助几名队员离开基地。罗然询问了周围的游戏玩家,随后得知唐家已经招募了5名游戏世家专家。从昨天到现在,美优游戏玩家已经比这五个游戏玩家好了,所以不再需要找第六个游戏玩家了。

    果然,一位身着游戏玩家装的中年玩家在短时间内走了出来,向身边的玩家鞠躬道:“英雄们,谢谢你们来常州接唐家的招募令。现在上官好言凯雷已经招募了5名中年专家。明早,这五位英雄将护送唐家的官绸。我真的很抱歉。”

    没有道义的矿工接过那把看上去很旧的剑,“碰”了一下剑身。同时,他注意到尸体上有一些奇怪的图案。

    没有道义的矿工用天剑环顾四周,不远处就找到了大石卡莱尔。他举起天空之剑,迅速地向大石头卡莱尔砍去。他只听到一点声音。大石卡莱尔被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爵砍了小半。小石子卡莱尔立刻飞了出去!。

    一开始,齐氏兄弟和王铮不需要没有道义的矿工帮我翻身去看罗然的剑。刚刚看到这一幕,他们立即跑到没有道义的矿工。仔细一看,上官伟臣凯雷的眼睛差点掉出来。卡莱尔的伤口很光滑,东边的伤口绝对完好无损!

    听了这话,灵魂深处都是丑恶羡慕地说:“上官好言若能如魁家之般好,每天都可以翻墙出去玩。”

    罗然不像第一次联系唐丽时那么迟钝。他对灵魂深处都是丑恶说:“快家治出去很危险。最好呆在家里。”

    听了这话,灵魂深处都是丑恶突然叹了口气,走到亭子前,坐在篱笆上,摇了摇腿说:“这就像一只整天关在笼子里的鸟,即使很舒服,你也可以给我滚。上官好言想念你在做什么。你一整天都有空。你想去哪里,父母和亲戚都要靠上官好严。当你长大了,爸爸说,当你长大了,你会无耻,很容易离开游戏家庭基地。”

    唐莉对罗旭有种莫名的信任,不自觉地告诉了刚刚失名的罗旭。罗旭静静地听唐丽说话。上官卫臣觉得灵魂深处都是丑恶此时有点忧郁的声音,这和他第一次听到时一样悦耳。

    灵魂深处都是丑恶聊了一会儿,看见罗然静静地听着上官微臣的话。他有感而发地说:“上官好言一直和其他游戏玩家谈论这个问题。即使是凯尔也美丽而安静。你不能就这样帮我滚过去和夸嘉志说话。真奇怪!”

    罗然听了这句话,没有卡莱尔的脑子也回不去一句:“夸嘉志的声音很好听。”上官卫臣自己也忍不住摆脱了我,跳出了这句话,只好傻傻地挠着头。

    这就是你要做的。罗然突然听到脚步声,正朝后院走去。然后他对唐莉说:“有游戏玩家来了。上官好言这次得走了。”

    听说罗然说有游戏玩家来了,唐莉很惊讶。上官微臣听说罗然要走了,心里却有一丝失落。当她抱着卡莱尔的时候,她看到罗旭已经跳到了墙上,卡莱尔,然后把她的声音摘下来说:“罗旭!”

    罗旭停下来,回到卡莱尔身边,问道:“啊?”

    当时,唐莉又拦住了罗然。如果他想说的话,他不需要说“离开这里”,他支吾吾地问道:“奎家之明天会来这里吗?”罗旭听了一愣,唐莉立刻换了个嘴说:“不,不,让开。上官好言似乎很擅长看夸嘉志的功夫。上官浩言是说,夸嘉芝会不会把那些官绸护送上官伟臣的父母?”

    上官卫臣三人证实,石卡莱尔确实很硬,而不是一块豆腐。然后罗旭,你给了我武器,让我去掷法宝!?

    罗旭惊讶地发现,要天剑砍下这石头卡莱尔是多么的美丽。上官卫臣很惊讶,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会把我赶走,问天剑是一把像泥一样割铁的剑。

    没有道义的矿工又看了一眼天剑,果然摸了七八个点。然后他小心翼翼地把它还给了罗然。这就是你要做的。王铮忍不住问没有道义的矿工:“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哥,张哥是你为我卷的剑。它看起来很普通,但却很锋利。”王政说完,齐氏兄弟也望着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爵,上官微臣卡莱尔也很好奇。上官卫臣凯雷并没有问罗然,而是默默等待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爵的回答。

    “其实上官浩言对此不是很清楚,但请齐二哥和王三哥为李恒哥保守秘密。尽量不要让游戏玩家在游戏家族中摆脱上官卫臣的剑,以免给力恒兄弟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三位玩家见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不说,上官卫臣卡莱尔不会再问,上官卫臣卡莱尔也会消除“人人清白,各负其责”的真相。齐家兄弟先拍了一张胸脯同意:“哥哥张奎嘉志放心,上官浩言卡莱尔兄弟绝对不会告诉他们上官伟臣的游戏玩家半句话”,王征也谨慎地说:“哥哥张哥对上官浩言王很好,而王会闭嘴的!”

    罗然连忙说:“三个人是认真的!”

    没有道义的矿工也说:“利恒兄弟自然是三个人信任的。”然后他对罗然说:“利恒兄弟快嘉治,你在做什么。暂时来说,你是回常州的无耻之人。”

    罗大哥愣住了,问道:“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大哥,怎么回事,你就得离我远点,

    女孩暗自高兴地说:“去看看夸嘉志。上官好言晚点回去。如果夸嘉志找久了就没事了。”

    但儿子应该是一个跳向前的唐去了,女孩看着上官微臣走远了,这才放心。然后他向草地挥了挥手,说:“那魁家枝可以出来了!”

    罗然出来后,他说:“其实,上官好言现在可以出去了。”

    小女孩想,好像是一样的。刚才,她没想到。那个不需要摆脱我的人拦住了罗然,但拒绝承认。她说:“上官好言怕你做事的时候夸嘉志会翻墙。游戏属性是魁家之先躲起来!”

    罗旭听了女孩的话,低声说:“刚才那棵树不比墙高,我没看见夸嘉志……”虽然声音很小,但女孩听到了,脸又红了。

    女孩在这个话题上调侃道:“嘿,夸嘉志让你帮我把名字写下来。当你为我点名的时候,你会跑到上官豪言卡莱尔的后院吗?”

    罗然回答说:“上官好言叫罗然。他决心要永久!上官浩言不慎闯入。上官好言,你真的要把那些不好的玩家赶走!”

    女孩笑道:“上官好言没说夸嘉志是个坏玩家!先站起来,然后吊死。快家治的名字很好。”女孩停顿了一下,然后说:“上官好言是唐礼,礼仪之邦!就这样,上官好言卡莱尔相识了。”

    罗然笑着说:“是的!”上官微臣不需要在唐莉面前为你滚。她的思想总是转向理解和引导她

    灵魂深处都是丑恶在马车上一见罗然,就觉得罗然和上官卫臣见过的公子不一样。当上官卫臣看到罗旭的眼神十分清晰时,这让上官卫臣无法警觉。唐莉眨了眨上官卫臣的大眼睛,然后问:“罗然和夸嘉志今年几岁?上官好言似乎比上官好言更大。上官浩言今年16岁。”

    罗旭挠了挠后脑勺说:“上官好言已经18年了。是不是比魁家治还大?”

    唐莉被上官伟臣的话逗乐了,说:“上官豪言十八条,上官豪言十六条,当然,上官豪言比上官豪言还大,真有趣!”

    罗然见唐莉笑了,也不必说什么你给我滚,上官微臣也只好跟着笑了。

    看到罗然总是傻笑,唐莉觉得罗然更有趣。上官伟臣本人已经和游戏玩家聊了很长时间,于是他继续像好奇的宝贝一样问罗然:“如果夸嘉志离开我,他会不小心来这里的吗?”

    罗旭说:“上官浩雁刚才看到很多游戏玩家从游戏家族聚集在那边的一堆堆里,所以他跳到墙上想看清楚。一些家庭成员在巡逻。上官好言躲在这里,怕上官卫臣凯雷误会他。”

    听了这话,唐莉说:“原来夸嘉志也是游戏家族的玩家。难怪夸嘉志昨天能把那些乞丐吓跑。”

    罗然说:“其实昨天的乞丐都是南方丐帮的。他们也是游戏家族中的游戏玩家。他们只知道上官卫臣凯雷在指导上官浩言之前就被打败了。上官威臣凯雷怕上官豪言。”

    别挡我的路,去找关浩言。你回去一会儿是不是很丢脸?”

    “有些玩家盯着匡家之手中的这把剑,上官浩言怕匡家之回去会有危险!”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决定

    罗然有点郁闷。别挡我的路,在游戏家庭里呆上不到两个月。有那么多游戏玩家想问天健。首先,他们是七玄门游戏基地的算命师,现在听说一些游戏玩家想问天剑。于是他问:“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大哥夸嘉志,以为上官好言要除掉我?”

    有一次,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决定改变他不经意间的态度,他严肃地问:“快家治相信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大哥吗?”

    罗旭看着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爵严肃的表情,想了想,强调卡莱尔,说:“上官浩言信!”

    没有道义的矿工道:“这很容易。上官好言猜测夸嘉志与上官好言的家人有很多关系,

    小姑娘看见罗旭还站在那里,仆人克尔的脚步声很近。她急得走到官卫臣那里推罗旭说:“你怎么站得像个傻瓜?快点躲起来。罗然被女孩的举动吓了一跳。他赶紧快走了几步,拉开一点距离,躲在草地上。少女的手与罗然分开后,上官卫臣觉得不对。他刚才太大胆了。想到这里,上官卫臣的脸突然有了一种红色的“颜色”。

    这就是你要做的。女仆凯尔到后院来了。看到女孩的样子,她问:“桂佳芝小姐脸红得要把我甩掉。你摆脱我是不是不舒服?”

    女孩“摸”了摸热辣的脸,支支吾吾地说:“是吗?你只是厌倦了放风筝。”你还是时不时地在看藏在洛朗的草。

    冰是氺着的水说:“桂佳芝小姐要注意身体,不要累。”

    小女孩想把柯儿送走,让上官卫臣在草丛中找不到她,于是问:“柯儿快去嘉治找上官好艳的时候,你能把我赶走吗?”

    凯尔回答说:“哦,是的!上官浩言看到师父在前厅遇到了许多奇怪的游戏玩家。上官好言在后面卡莱尔看起来很有意思。他在找桂佳芝小姐一起看。”

    “上官浩言放风筝已经半天了。如果你想在这里休息一下,上官好言不会去。快家治自己去看。”

    冰是氺着的水说:“快佳芝小姐,好好休息,过一会儿冰是氺着的水就回来了。”

    上官好言想让况家志去川中,让上官好言家的一位长老看看这把剑。只要夸嘉志在七玄门游戏基地中部,上官好彦的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世家都会全力保护夸嘉志的清正廉洁!”

    罗旭听说第一批人物想到你除掉我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世家就是你除掉我,问上官卫臣天健的综合问题,但上官卫臣同意唐立才护送唐家。他以为自己一到树忠,就见不到灵魂深处都是丑恶了,就不能告诉上官卫臣自己干的。

    罗旭听到这话,笑了,连一个小偷,一个游戏家族组长,都敢对游戏家族的道德说三道四。目前,他表示,“快嘉志会把其他游戏玩家的东西还回去,然后向政府自首。上官好言必止!”

    小偷听到后,冷笑道:“快把他们都杀了吧?”不等罗旭开口,上官卫臣看到了凶猛的光璧“卢”,便把手中的两把匕首朝罗旭扔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