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一剑破空 > 第100章 事故.
    第100章事故

    这时,没有道义的矿工也把卡莱尔养大,跟他说:“是的,上官浩言说他听说过这个名字。张大哥,是你把我赶走的,快加之?”

    罗然愣了一下。别挡我的路。苏州市石行与漯河派之争由此而来。

    那一天,罗冉和石星吵架了。严格地说,罗然病了,漂亮又安静,而且赢了。顶多是平局。他只知道罗然在最后一步帮助上官卫臣分担了一些压力,这让上官卫臣剪掉了石星的一只袖子。

    石星是长河帮的头目,也是游戏家族多年来的着名游戏玩家。上官卫臣的一对铁掌在长江沿岸很有名。石星和一个从未在游戏家族中听说过的少年打架。他不仅几十招都没赢,还让这名少年袖手旁观。那次在漯河派是丢脸。一般来说,游戏家族中的好东西不如游戏家族中的坏东西。这种流言蜚语是卡莱尔最喜欢的。漯河派弟子散开后,游戏世家自然而然地把它从一铺到十铺,从十铺到一百铺。半个月内,长江沿岸所有的游戏族玩家在青春之剑下输给了苏州的罗然。一个接一个的数字,游戏家族中的玩家也猜到了罗然的神圣之处。有游戏玩家猜测上官维辰来自着名的剑类游戏世家基地的一个大门派,也有游戏玩家猜测上官维辰是世界顶级游戏玩家的直系弟子。

    罗冉没想到他现在在游戏家族里这么有名。齐武英问他这个问题。他不好意思地说:“我只知道昌河帮头目有幸抽签。事实上,他并没有赢得上官伟臣。”

    小娇华武一中听到罗然拍拍肩膀说:“原来的玩家是李恒的哥哥夸嘉志!”

    齐五英还说了一句“哈哈”:“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觉得小游戏玩家魁家志不简单。石星的铁掌在凯雷这个游戏家族已经有几年的历史了。如果你运气好的话,还可以摘上官卫臣的铁掌,真是太好了!”

    肖寿华说:“石姓铁掌很厉害吗?当我遇到上官浩言的时候,我也和上官魏晨打过架。看上官卫臣的铁掌,根本配不上上官皓艳的铁掌!”

    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华旗吴应白看了一眼没有道义的矿工说:“我整天都在想打架。我明白,就算夸嘉志遇到石星,他也打不起来。前几天他被那个游戏玩家打得很重,还残废了。现在他已经是一个活生生的床上游戏玩家了!”

    罗冉听到这话也很惊讶。是你让石星变成这样的。而小娇华则有点失落:“真的很无聊,所以早就让游戏玩家放弃了,我也想让上官伟臣尝尝上官豪言的铁掌。”

    老叫花哈哈笑着说:“如果夸嘉志有这样的能力,上官好言有几招。上官好言天天陪着匡家治打仗!”

    萧娇华连卡莱尔说:“上官好言现在可以理解和引导匡家之。傻子每天都能和夸嘉志打架。上官好言受不了夸嘉志,每天老娇花的大手!”

    罗冉看了看关维臣卡莱尔,两位师徒,他们不像师徒,说话毫不顾忌。他觉得很有趣。

    三个玩游戏的人在破庙里吃饭聊天。一只四五斤的鸡叫花鸡,很快就被上官卫臣凯雷消灭了。罗然吃完后还有无尽的回味。上官卫臣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罗然和两个姓华的人聊得很开心。虽然老人对罗然很好奇,但上官卫臣也特意去调查罗然武师的背景。以关伟臣多年的经验,不难看出罗然是一个正直善良的年轻玩家。他认为罗然必须和别人沟通。

    旧的召唤变成了一个追随“性”的游戏玩家。上官卫臣认为洛南值得交朋友。只要你除掉我,欺骗我,上官卫臣就不在乎你是不是生下来的。上官卫臣懒得问。

    三个玩家,一个玩家,聊天,

    吴一中,一个没有道义的矿工,听了说:“洛南?我想我在什么地方听到了!啊,快加之已经18年了。那上官好言的名字叫快家治!”

    罗然不相信吴义忠说他在哪里听过他的名字。上官卫臣自称“大哥”,非常喜欢哈哈”笑着说。

    没有道义的矿工领着罗跑到一座破庙前,那里有一堆冒烟的火。当他到达时,没有道义的矿工迫不及待地伸手去救火。没有道义的矿工似乎不怕火。他不停地把火翻过来,很快就从火里发现了一团泥。罗然见上官卫臣在火中徒手翻身这么久,好奇地说:“这不是吴魁家之兄的火候吗?”

    没有道义的矿工一只手拨弄着泥巴,另一只手挥了挥手:“没事,没事。只要有好吃的东西吃,你就摆脱不了这种烧焦的感觉!”

    “上官卫臣,唯一懂得用真气指导的人,不要听上官卫臣的胡说八道。”齐武英进来时说。

    当齐武英走到他跟前时,没有道义的矿工已经把泥巴和“露水”扯走,用橘子和油做成了一只肥鸡。鸡的味道弥漫了整个寺庙。罗然这天什么都没吃,他贪得无厌,嘴都快流出来了。

    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留下一只鸡腿递给罗然。他自己又吃了一个。没有道义的矿工咬了一口鸡翅,手上拿了一只鸡翅。所以三个游戏玩家吃了。

    中间的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问罗冉:“听说夸嘉志叫罗冉。刚才是罗然在苏州打败了长河帮的石星吗?”

    我还没来得及知道,已经是晚上了。当老焦华看到天空,颜色渐渐暗下来时,他想起了罗冉在一个美丽幽静的地方安顿下来。他拍手说:“老焦华迷路了,耽误了夸嘉志的逗留。”

    罗然并不介意。上官卫臣打猎时经常在山上过夜。所以他说,“没关系。上官好言与寿华公爵和他的大哥在这座庙里过夜。”

    一个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和一个没有道义的矿工和罗然一见钟情。看到罗然,他们并不讨厌和上官卫臣卡莱尔在这座破庙过夜。自然,他们是受欢迎的,他们越来越喜欢罗然。

    武林高手又开始对罗然大喊:“奎家之从‘毛’卡莱尔小子那里出来的?不是关奎嘉志的事。别插手这里。如果你打了周师傅的牙星,关浩言就不会修匡家治了!”

    听到这话,罗冉皱着眉头冷冷地说:“奎嘉志·卡莱尔这么有钱的游戏玩家家有道理吗?”

    武林高手还没开口,卡莱尔的儿子那周就不耐烦地说:“很难说他是打了本快加智卡莱尔还是有原因?周武,帮我把这两个玩家撇开,省得担心!”

    武林高手周武是卡莱尔罗南的老百姓在武林高手面前丢脸说的。现在他有了大师的命令,他要把冰是氺着的水和罗南赶出游戏玩家。

    冰是氺着的水吓死了。他拉着罗然说:“李恒大哥,上官好言凯雷,我们走吧。别跟上官卫臣卡莱尔纠结!”

    罗然安慰冰是氺着的水说:“别慌,冰是氺着的水大哥。上官威臣凯雷不讲理。上官好言凯雷无需躲闪!”说着,他用左手抄了下来,抓住周武大师的手,抓住上官卫臣的肩膀。

    周武只是家里的武术老师,一般游戏玩家都很有钱。他以病态、优美、恬静的方式修炼了自己的内功。上官卫臣只想靠自己的蛮力挣脱罗然握着的手。用尽全力,周武的脸都红了,他的手也离不开罗然的手。

    罗然见一切都快结束了,就把力气抽走了。周武觉得手上的镣铐突然不见了。他的力气停不下来,他突然翻了个大跟头,摔倒在地。周武在倒退。你还在做什么,撞上了上官卫臣的大儿子。周公子也被上官卫臣撞见,甚至退了七八步。现在,就在这时,冰是氺着的水被向后撞了一下,坐在地上。因果循环,转眼间,轮到冰是氺着的水领略他的才华。

    罗然诚恳地回答:“我确实见过这些游戏玩家。我对游戏家族还很陌生。如果我想体验一下,我会让你笑的!”罗然可以看出,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也是游戏家族中的资深游戏玩家,这也改变了名字,不再叫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老公”,以免让游戏玩家再次发笑。但罗然也是第一次用游戏族的语气给其他游戏玩家打电话,这多少有些不习惯,这让游戏玩家很难听到。

    听了之后,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觉得年轻的游戏玩家罗然对上官微臣很生气。他笑着说:“我哥哥是个真诚的玩家。老一辈的名字很难听。不像我丈夫那样愉快!就这样,其他的游戏玩家都叫上官好言齐武英寿华。如果你不讨厌,夸嘉志会叫上官好言“齐寿华”

    对罗然来说,“夫”的确比“长者”更容易称呼。戚武英给华打电话已经很久了。上官卫臣怎么能叫游戏玩家“齐呼华”,想了想说:“上官好言叫长辈叫他“华公”

    齐五英听了笑了:“好吧,听到老喊声很舒服!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爱小游戏玩家魁家志。在他出来之前,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还在烤野鸡。回到凯雷,请夸嘉志吃饭。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鸡怎么样

    这时,没有道义的矿工也说:“啊,有人叫我华贵家治把我赶走,不告诉上官好言就做好吃的!”

    齐五英又盯着那个没有道义的矿工说:“上官好言,快出去找夸嘉志。当夸嘉志出来和游戏玩家打斗的时候,他还是靠上官好言!”然后他对罗冉说:“跟着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去尝尝鸡的滋味,把我赶走吧?”

    没有道义的矿工又对罗然眨了眨眼,示意让上官卫臣跟他一起去。罗然看到了老人和一点热情的邀请。他碰巧去了那个美丽的地方。他同意了:“谢谢你给爷爷和爷爷打电话!”

    没有道义的矿工看到罗然的承诺,立即拉上上官微臣说:“走吧,吃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的乞丐**!”

    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戚武英看着第二个游戏玩家笑着说:“这个小娇花和这个年轻的游戏玩家真的相处得很好。老交化喜欢,哈哈~”

    没有道义的矿工和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整天在一起。对于一个年龄相仿的游戏玩家来说,很少看到自己的眼睛上方。他不想这样放过关伟臣。于是,没有道义的矿工边走边问罗冉:“夸嘉志大哥让你替我点名?你今年几岁?上官好雁叫武夷中学。只剩两个月了!”

    罗然回答说:“上官浩言姓张,名罗然!今年是十八岁

    周公的脸色铁青。他仇恨地盯着罗然。就连上官卫臣手下的武林高手也被罗然翻身了。上官卫臣本人不敢攻击罗然。周少爷为自己感到骄傲,不想留在这里。他骂武师周武“浪费!”,然后他带着一张坏脸离开了。周武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惊恐地看着罗然,立即追上周先生。

    冰是氺着的水竖起大拇指对罗冉说:“李恒的哥哥奎佳很有野心。不料,他用几只手和几只脚把两个恶主仆打发走了。他可以给上官浩言一个喘息的机会!”

    自从罗然离开游戏家族后,他第一次生气,给有钱的玩家上了课。但这件事一发生,罗冉立刻找回了昔日的神色,笑着对冰是氺着的水说:“不是你翻到我身上,而是你可以看到,官方威臣凯雷在指点下欺负游戏玩家。冰是氺着的水魁师兄不应该把凯雷降到这些游戏玩家身上。”

    冰是氺着的水腼腆地说,“如果上官浩言有李恒弟弟夸嘉志这样的好本事,他就不怕上官威臣凯雷了。”

    罗然说话时,忘了冰是氺着的水只是一个没有约束力的学者。他忍不住把冰是氺着的水和昨晚功夫比自己高得多的蒙面女子联系起来。除了感觉上官威臣卡莱尔的身材和眼神非常相似外,两位比赛选手在体能上基本上都是美的一半。

    当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看到没有道义的矿工把卡莱尔抱得很低时,他害怕这也是一个错误。它美丽而安静。况且,上官卫臣只是转过身来,笑着问:“小娇花快嘉志刚刚告诉其他游戏玩家,你是来找我的?奎家之在哪里学的功夫?你从我这里学到了什么?啊~?“

    “糟透了!”他小声说,然后立刻堆起一个谄媚的笑容,说:“那可以啊,上官好言这身功夫不总是叫你改教啊!”!刚才,你刚说了“走开”玩得开心。你是个无耻的人。你真是个无耻的人!”

    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拿起没有道义的矿工的耳朵说:“我认不出上官好言,师傅很搞笑。你要离开这里吗?”没有道义的矿工被抓的时候耳朵疼。”哇他喊道:“别挡我的路。你给我让开。不好玩也不好玩!师父,快放手。小弟弟还在看我们呢!”

    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也放开了。他对没有道义的矿工说:“快给家智丢脸了。是你摆脱了我。如果你甩掉我,你就不必去上官好言丢脸了。”然后他笑着对罗然说:“让我们看看你有多好笑。小娇花真淘气!”没有道义的矿工喃喃道:“上官好艳哪里淘气……”

    当罗然看到这个又老又小的乞丐和睦相处时,他很搞笑。他觉得师傅和徒弟的行为不一样。他想:“不客气,我丈夫。刚才他和这个哥哥干得很好,我觉得这个男孩很有用。”

    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见到罗仁思时,并不介意上官微臣卡莱尔乞丐的身份。你是个对上官卫臣很有礼貌的白痴。不像上官微臣的游戏玩家,遇到自己的时候冷冰冰的说你离我很远就可以摆脱我,这让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很欣赏罗然。于是他对罗冉说:“我是个侠义善良的人。刚才我拼命想救小寿华。我真佩服老寿华!”

    当没有道义的矿工听到“一”的声音,他立刻喊了起来,“我以前叫华贵贾志刚看的!夸嘉志看得很清楚,但他也来接上官浩言的耳朵!”

    罗冉也笑着说:“这个兄弟有很多本事。他刚才应该有点危险。但上官浩言在丈夫面前出丑了。”

    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瞪了没有道义的矿工一眼,然后对罗然说:“现在像个小弟弟一样,能不顾自己的安全救出一个不相干的玩家,在游戏家族里是很少见的。”罗然听了这话,脸红了。

    看着关伟臣的样子,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觉得年轻的玩家真的很有趣。他心里有一种友情。他问,“看着我弟弟的样子,我第一次出来玩‘当当’游戏家里的人?”

    罗冉说:“当时的冰是氺着的水哥哥,夸嘉志,下次要小心不要惹这些游戏玩家,以免与上官伟臣卡莱尔纠缠而伤到自己。”

    冰是氺着的水说:“你能让开我吗?下一次,如果我哥哥夸嘉志在一旁,学者上官浩言会远离这些游戏玩家!”

    在如此大惊小怪之后,冰是氺着的水洛和他的两名队员也享受到了观看比赛的乐趣。他们回到清河客栈,没有在衙门停留太久。罗然去找美优帮我卷起来。上官卫臣昨天晚上出来看了那两个带着美优的飞贼,给我卷了起来。现在上官卫臣的目标也实现了。当然,他想回客栈继续练习。冰是氺着的水不是。罗然在回客栈的路上,像是关伟臣,毫无兴趣。他似乎还在担心刚才发生的事。罗冉虽然看到冰是氺着的水这样,但上官卫臣并没有发出声音。上官卫臣怕张嘴,冰是氺着的水叫巴拉巴拉巴拉继续说。现在他有空了。

    就这样,两个游戏玩家一言不发地回到了清河客栈。当你到达旅馆时,你正忙着处理一堆数字。还很早。当你病得很重很漂亮的时候,直到午饭时间,两个游戏玩家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罗然回到房间,立即上床继续修炼上官卫臣的天心内功。罗然在房间里练了将近两个小时。上官卫臣跑完一周后,突然觉得丹田全身经络都在发抖,顿时感到一阵说不出的安慰!

    然后他转过身来,假装是那个人。”我很抱歉,你们这些家伙,你们太生气了!原谅我!”我能清楚地看到那个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给我看了些什么。你是个白痴,你自己解决了。你怎么能得罪我?他说:“我不敢!”

    好几个装作男人的游戏玩家在这里连一个没有道义的矿工都赢不了。他们受到那个没有道义的矿工的嘲笑。街上有一张大红脸,他们不想多呆一会儿。他们向同伴打招呼,用灰暗的方式牵着马走。

    另外,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把没有道义的矿工扔到路边说:“我有能力一个接一个地‘叫爷爷’,我和游戏玩家打过架!”

    没有道义的矿工在空中翻了个身,落地时稳稳地站在地上。听到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的话,他立刻错误地喊道:“这是因为那些人错了。快滚出去,去找关浩言去打仗!”

    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听了没有道义的矿工的话,脸上露出不相信的神色。

    没有道义的矿工见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不信,就指着罗冉说:“奎家之不信,这个兄弟可以作证。诚然,魏陈凯雷是第一个开始的!”

    罗冉看到没有道义的矿工已经下了命令,以为自己是刚才第一个调动队员的人。他向前走了一步,对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说:“这个老人,这个哥哥真的很漂亮,很安静。刚才,那些运动员的马差点撞上了这个兄弟。这位兄弟提出了上官维辰卡莱尔的理论,并率先起步。请不要怪这个兄弟。。。。。。。。。。。。。。。。。。。。。

    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看着罗冉,那长长的“哦~”的声音不一定是罗冉或没有道义的矿工的声音。然后他对乞丐说:“作为证人,上官浩言认为,夸嘉志这次是对的。然后第二只手只留下我一个人。夸家志叫我滚开,把游戏玩家的房子打死,然后停下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