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一剑破空 > 第160章 对你不在意
    第160章对你不在意

    有几个人正在被一群怪怪攻击,虽然这些怪怪只是在练气期太师的境界,而且他们的智力很弱。然而,这些怪物都有很强的体力,所以为了让道训和道精体验,他们直接把道训和道精扔到怪物堆里。

    两个人知道,当他们和孟婆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很痛苦。孟婆不同于罗旭。罗旭更倾向于向每个人解释这个布道,但不太实际。但是孟婆最讨厌的事情是向人们说教,也就是陶静,而他只经常听罗旭的布道。偷酒的猴子古只能让道经在自己的剑罩里提高自己的修养。因此,在去无极城的路上,偷酒的猴子古是选择最危险的地方行走,这是锻炼人的能力,也是让他们看到它。

    至于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她也很关心。一般来说,事情是由有道和道经解决的。有时候,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也会移动。

    这是一群鬼木妖。鬼木妖是荒林中罕见的怪物,因为鬼木妖很难群居,因为鬼木妖天生凶残,根本无法群居。即使是同伴,鬼木妖遇到也会杀人,但如果鬼木妖聚在一起,它可以攻击道路,找到道路。一定有幕后的人选,否则,这些鬼木妖也不会如此有预谋、有组织地在道经、道勋寻求围攻。这样的鬼木妖不能再叫鬼木妖了,而是一群死人,一群被控制的死人。

    破碎就是为了看这个。

    因为我不想和这些鬼和木鬼背后的人发生冲突,我不需要通过给道勋和道静发消息来伤害他们的生命。两人闹得不可开交,只好在这些鬼木妖之间徘徊。不过,这也是对他们反应能力的一个巨大考验,他们不能伤害这群鬼木妖,也不能让鬼木妖伤害自己。两人配合,堪堪支撑。但是面对几十个这样的鬼木妖,这还是很困难的。

    孟婆和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坐在那里品酒。

    两人和这群鬼木妖战斗到了极点,却见一个声音响起。

    “谁给你这么大的勇气,敢碰我的木妖,就是找死。”我看见一个穿着黑衣的中年人出现在鬼木妖面前,并发出怒吼,但他发现了道路和路况。木胡子鬼是看到了断月和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知道两人一定是被两个年轻人指使的。

    “你不配知道我是谁,但是你。你为什么说这些怪物是你的?”坏笑。

    “为什么,为什么是我?”没有道义的矿工突然住嘴,笑了:“我怕说出来,吓死你。”如果你想知道,我会告诉你当你死了。”

    “哈哈,你以为你可以用你的小木妖杀死我,你怎么能控制这些怪物?”破碎依旧微笑。

    看到威胁不起作用,没有道义的矿工的脸色微微变了变,闪身回到木妖身边,拿出一支绿色的笛子,放在嘴里,轻轻地吹着。绿色的笛子闪着奇怪的光,黑色的咒语从笛子里飘出来,很快飞到了鬼木妖的额头上。幽灵木妖哆嗦了一下,然后遭到了几个人的围攻。

    忽然,鬼木妖的修炼飙升到了盛骏练气期的境界,而大蒙微微皱起了眉头。这也可以增加修复能力。

    “寻找死亡。”破碎的蒙古停止了对陶勋和陶静的拍摄。

    偷酒的猴子古挥动了几下红色的冲击波,这些冲击波变成了无数的丝线,瞬间就把那些鬼木妖捆了起来。红色的丝线直接撕裂了鬼木妖,但是那些黑色的符咒并没有被摧毁,而是逃回了绿笛。因为破碎的冲击波,没有道义的矿工脸色苍白,它知道自己遇到了坚硬的石头,于是它化为时间,消失了。

    “嘿,想逃跑。”破孟低声喊了一声,然后裹住道勋、道静和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转身化作一股流光,向着鬼逃走的方向追去。

    过了一会儿,几个人来到了一片森林。那四个人停下来,孟梦说:“我显然是从这里逃出来的。”为什么我一眨眼就消失了?”

    “他有什么宝藏可以藏起来让我们找不到吗?”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说。陶勋和他的妻子正要说话,但他们看到了周围森林的巨大变化。巨大的绿色树木瞬间变成凶猛的树怪,绿色气体不断从树干中冒出。几个人瞬间被困在绿色气体中。

    “这个事情真的很困难的好嘛。我这个人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困难的。如果族长大人在天玄派有关系,如果族长大人在天玄派有关系,如果族长大人在天玄派有关系,如果族长大人在天玄派有关系,

    如果族长大人在天玄派有事,如果族长大人在天玄派有事,如果族长大人在天玄派有事,请到我这里来。”时越说,绝对没有夸张。除了他的妹妹,在天玄派似乎没有人比他更有权力。

    “那自然好,兄弟。当我们第一次来到天玄派,我们也希望我们的兄弟能帮助我们解释它。”

    “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我们是朋友,我们仍然希望我们的兄弟告诉我你的名字?”遁入智瞳笑道:

    “当然,我叫罗旭。”罗旭指着遁入智瞳说:“是我族长大人。”他又对笑了笑:“这是慕容柔柔,我的妻子。”当罗旭说这话时,大家都吃了一惊,连顾胜也吃了一惊。然后他笑了。慕容柔柔诧异地看着,脸红了。然后他低下头,什么也没说。罗旭没有理会大家的惊讶,指了指穆元祥海。“这是偷酒的猴子的姐姐和哥哥。”

    “我见过我的侄子,我见过每个人。”解释这个月的第一份礼物。他笑着说:“我的名字叫史岳,慕容战神谷人。我不知道所有的人都来自哪里。为什么我没有在你身上再闻到一丝邪气?”

    这个月很小心,但罗旭知道会有这样的对话。虽然他把偷酒的猴子三人的声望封在一起,但他只是失去了他的声望,还有被忽视的罗旭。三个人的脸色都变了,罗旭笑了:“谷生兄弟是上亿年的神骨培育出来的,我们四个人却是莲花培育出来的。”

    “我明白了。我想知道我能为你做什么?”

    “史岳,你不是说今天有一件大事吗?”向海对石悦笑了笑。

    “哦,今天是我姐姐在天玄派的闭关,所以声势很大。你得去看看。我姐姐是慕容战神家族的圣人。”遁入智瞳笑道:

    “既然这样,就让石岳兄弟带路吧。”罗旭说。

    “跟我来。”遁入智瞳身形一晃,便出了图集。

    然后整个罗旭都出来了。

    在偷酒的猴子古一方,偷酒的猴子古、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道薰、道敬都在通往东北无极城的路上,偷酒的猴子古已经处于有道的早期高峰,而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也在练气期太一境界,道薰也在练气期太一境界,而道敬只在练气期太初境界。四个人正在经历一场大战。

    这一次,对象不是人,也不是恶魔,而是一群怪物。恶魔不同于怪物,怪物没有意义,但是很强大。

    “这种绿色气体有毒,不要呼吸。”破碎喊道。与此同时,手中出现了一道紫色的光芒,所有的人都被裹得有些狼狈。如此突然的袭击使人们感到不知所措。紫色的光变成紫色的荷叶,隔绝了绿色气体的入侵。这紫荷叶是罗旭给的,连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也有一片,但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还没有炼完。而残破的蒙古,就像罗旭一样,已经完全精炼和完整了。

    “哈哈哈,你进入我的毒树阵时已经死了。虽然你是一个大师,你仍然有三个负担。这毒树阵虽不能困住你,却容易杀了你周围的人。”没有道义的矿工的声音传来。

    “如果你有能力,不要藏头露尾。信不信由你,我打破了你的毒树阵?”破高喊,我最讨厌的是那种只用法律来约束敌人的和尚,但是罗旭很担心,但是他已经给了他很多法律,让他好好理解。然而,孟婆似乎没有这样做。

    “二哥,这不是这样躲的办法。别忘了族长大人交给我们的任务,还是尽快离开吧,以后会有变化的。”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听了罗旭的话,想在大发雷霆之前阻止他。很难控制这个男孩的脾气。

    “放心吧,三妹。我会和他一起玩。我替他破了,看他敢不敢嚣张。”破被怒道。

    “师傅,你还是听三叔的话,不要和这个人打架,以后会变的。”陶静说:

    “族长大人,我不知道你有这么好的酒,但是为什么这么少呢?至少你得给我们一杯,为什么只给我们一滴?”它闻起来很香。

    “向海,恐怕你受不了这一滴。虽然这种酒没有你的长,但它能持续20万年。不过,你族长大人罗旭的酒不是一般人能喝的。这种酒与众不同。”遁入智瞳说。

    “正是,这个酒杯也很奇怪。我从未见过这种材料。这太神奇了。”偷酒的猴子说。

    “不要说太多,仔细推敲。”罗旭和遁入智瞳的这种酒对他们不再有好处了。虽然不能增加,但冥想仍然是可能的。

    “我对那个男孩不礼貌。”看到罗旭的身手,史岳对罗旭充满了好奇。

    史岳轻轻举起酒杯,把金色的酒珠吸进嘴里。酒珠在口中逐渐变化,从一个变成两个,从两个变成三个,从三个变成一万个。他只觉得嘴里塞满了酒珠,一颗一颗地飘向他的内心深处。无论走到哪里,他都觉得浑身充满力量,修养不断提高,酒充满了整个胃。不仅有浓郁的酒香,还增加了修养。不过,这酒劲太大了,石悦已经进入了沉睡。然而,他微笑的表情表明他很满意。在人群中,罗旭和·谷生还在说笑。偷酒的猴子、向海和沐源都已开始提炼。

    遁入智瞳笑了笑,遁入智瞳马上会意,身影消失了。

    当他们醒来时,天已经亮了。虽然20万年来只有一滴仙蜜可以炼制,但需要三到五天的时间。只是罗旭不想等太久,所以他帮助他们中的一些人提炼了这种仙蜜。至此,向海已达到有道的早期阶段,向海的修炼仍在练气期境界。然而,沐源的修炼和法力已经稳定在有道境界,而偷酒的猴子却没有改变。没有药能解决她体内的奇怪毒素。只是精神稍有好转,在罗旭的帮助下,史岳已经达到了练气期境界。

    此时,遁入智瞳已经回来了。

    “我怎么可能真的达到了练气期的境界?“

    “这难道不可思议吗?”向海笑了,这种情况他已经经历过一次了。然而,这种酒似乎不起作用,它自己的境界是有道,但它仍然是练气期。我不得不向罗旭要求更多。

    “是的,我已经在神圣的练气期君主身上停滞了一百万年。我现在想不起来了。这是一个奇迹。”遁入智瞳笑道:

    “你太无知了。我族长大人一滴酒就成了奇迹。”向海骄傲地说,仿佛金色的酒珠是海自己的。

    史岳转身看着罗旭。他曾经认为罗旭是一个无名小卒,但此时,他发现罗旭是所有人的中心。罗旭的力量如此强大,他可以一夜之间将自己的修养提升到练气期的境界。然而,金色葡萄酒珠的力量和味道是极其强大的。

    满头白发,看上去很严肃,相当守旧。

    “好吧,好吧,我自有分寸。我先送你出去,玩一会儿。”孟婆懒得听道静的建议。直接弹起紫色的荷叶,把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送出了大阵。紫色的荷叶是包含空间起源的东西。因此,这种阵法不能真正困住紫荷叶,只能看到毒树阵外的紫光。

    主阵中的许穆鬼也看到了紫光闪烁,但速度太快根本找不到任何东西,于是仔细探查了毒树阵,却发现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已经不见了。我心中惊讶,但马上又平静下来。笑破了里面的蒙古:“尝尝它,毒树阵厉害。”

    “小毒树阵也敢嚣张.“罗旭怒道,五指指尖闪着红光,五道红光直接化为绿色的毒气,绿色的毒气渐渐包裹在红光之中,而从那棵被攻击的大树身上,那偷酒的猴子古只是挥了几下紫色的剑气,那棵巨大的大树瞬间就碎成了碎片。

    没有道义的矿工见了,大怒道:“你想死,也不能怪我。”

    绿色的笛子再次出现在没有道义的矿工手中,黑色的音符再次响起。随着黑色的音符,那些有毒的树开始变得疯狂和易怒。疯狂地向大梦的围攻而来,

    “这会不会太冒险了?”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说,自然也是关心练气期的教诲。

    “嗯,这并不是说我愿意等。现在筑基领域的形势不容乐观。三个主要城市都处于危险之中,但是他们不知道恶魔种族现在正处于强大的力量之中。龙帝若出关,恐是筑基灾之日。”罗旭担心,但这不是罗旭最大的担忧。毕竟,天塌下来了,阻力很大。筑基界人才济济,自然不需要罗旭。他担心黑魔世界和练气期的安全。罗旭对黑魔世界了解不多,但只觉得和七个世界有关。虽然他一开始在赤龙城与黑魔世界的人打过仗,但他对此了解不多。

    虽然有人想利用太古城和妖魔的力量来进行练气期教学,但他们被认为是练气期教学的大师,即没有道义的矿工和盘古。盘古虽处于有道之初,但在罗旭却有紫莲叶,是防御之宝。即使在有道的后期,它也不会被打败。至于三条龙,虽然它们还没有达到有道的境界,但它们终究会占据法宝和阵法。当他们互相对抗时,他们不会被打败。不过,洪猛传授的阵法威力强大,自己炼制的阵法基础已经保护了荒山的各种阵法,那些妖魔未必能破阵。

    然而,罗旭现在与太古城的关系很糟糕。如果太古城有心攻击练气期派,虽然罗旭知道练气期派中有一个没有道义的矿工,但罗旭决心不去招惹没有道义的矿工。毕竟,如果这种事情去找没有道义的矿工的麻烦,罗旭带领太古城的人有什么意义呢?

    “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是什么?”慕容柔柔不明白龙帝为什么要出关,也就是灾难发生在筑基域的时候。

    “当我在龙洞等待的时候,龙夜也叫我等待。龙帝分散在九龙,他的龙魂不见了,但他只是想反抗,但他找不到办法。他不得不在整条龙身上使用金龙的龙魂来弥补失去的龙魂,但这样做弊大于利。他屠杀了金龙一族,但没有成功。然后他被恶魔所困扰,他的龙魂消失了,变成了恶魔。恐怕是爬上一段楼梯,这个龙帝野心勃勃。曾经是家族族长控制了筑基三大领域。虽然龙帝曾经追随家族族长,虽然大部分事情都被这个龙帝控制,但毕竟还是有家族族长在他的头上。唉,如果他没有被恶灵入侵,他不会有这样的想法,但现在呢?”罗旭他们也知道龙皇的心思,这样的心思太可怕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依靠龙帝的培养,恐怕我已经吞并了这三个领域。为什么?”

    “筑基的三个领域是无穷无尽的,可以随便吞并吗?这里有无数强壮的人。不要说我不知道,那就是,眯眼大人已经足够让青龙帝担心了。还有石妖一族和虫妖一族。慕容战神一族不简单,三大城市也不是吃素的。此外,道圣境的那些老家伙也不容忽视。如果龙帝有一个好的借口,他应该能够行动。所谓有理有据。!~!

    “好吧,族长大人说得好,但是龙帝的借口是什么?”

    “现在谁是筑基领域的共同敌人?“

    “你是说恶灵。”慕容柔柔被的话惊呆了。

    “嗯,邪灵是强大的,你自然知道筑基三域存在的日子是无法计算的,所以它们产生的邪灵从来都没有计算过。我想一想,现在那些强大的恶灵从来没有开过枪。只要这些强大的恶灵开枪,龙帝自然会开枪。到时候,首先,用大家的力量,抵御恶灵,然后一举拿下大家。这个计算还不错。”

    “但是你认为每个人都会相信吗?”

    “你为什么不相信大雁龙的四头已经变成了恶鬼?你认为这个理由还不够吗?”罗旭冷笑,这四个族长变成了邪妖,多半是龙帝的**。

    “我们现在不必谈这件事,让我们先谈这件事,让我们先处理暂时的事情。”慕容柔柔说,这倒不是不在乎慕容柔柔。真的很难想象这条龙

    “既然族长大人有信心,我不怕。不如等我出去见见那死命。”司峰在渡劫的时候,经常偷袭萌萌。自然,这应该指望死命。毕竟,这些都是出自死命之手。

    “呵呵,你不用出去,既然他们都认为你在渡劫失败了,就变回灰色吧,你为什么不一起玩?至于那时明,现在估计他在太古城缩成一团,不敢出来。”罗旭冷笑,这种破坏平衡规则的行为,后果不堪设想,如果不是罗旭进行了抵抗,使得这种破坏少了很多,如果不是能够承受,中间的高手根本没有办法吞掉他们的怒火,而方圆数百万的生物也无法生存。算上,罗旭还有一个很大的优点。。。。。。。。。。。。。。。。。。。。。

    “哈哈,暂时不谈这个。告诉我们你在渡劫的情况,现在你的身体修养不是很强。我希望你能去创造之火,并改善你的身体。”

    “嗯。”破笑,说起,自然是他最清楚的了,虽然他们已经见到了冰是氺着的水,但是冰是氺着的水的事情只有他知道,而破的情况就复杂得多了,现在慕容柔柔和海女有道是晚来的,怕过不了多久和的修为早就没办法了,但是因为事情太多,所以他封印了一部分自己的法力,暂时没有雷霆的惩罚。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根本不担心抢风头的发生。这种对抢雷的惩罚是第三代道士定下的规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