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一剑破空 > 第184章 打牌
    第184章打牌

    “我觉得啊你的父母、兄弟姐妹都走了。”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的冷道,这一次只因为罗旭,因为他们都想着那些人的存在,怎么真的一开始就忽略了呢?

    “不可能,不可能,对了,那地方,那个地方?”库拉基疯狂地消失了。

    “看来我们这次真的有大麻烦了。我们是如此的聪明,却如此的迷茫,甚至忘记了这个。”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看着罗旭,她的语气似乎有些失望,毕竟她是一个无助的人,竟然忘记了那些真正的主人。

    “你的想法和我一样。为什么那些修士真的不觉得有什么麻烦,但现在看来他们已经算好了,会等我们进来。”罗旭笑了笑,这真的失败了,被那些破坏了一行的开头。这不是一个没有七界创始人的时代,也没有罗旭遇到的七界发起人群体。在这里,七界的创立者是那些摧毁他们的人的前世。当整个世界都要毁灭的时候,七界的先驱者们毅然放弃了自己的修炼法宝,吸收了这一天的破坏力,成就了七界十余位创始人。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停止了对七界的破坏,并且创造了另一批七界的创始人,除了他们的祖先受到神秘道家的启发。

    “看来他们已经赢了,他们似乎很害怕这些修士,否则他们不会这样攻击他们。或许七界的始作俑者已经知道了本周的元雪海事件,他们不敢阻止我们。”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这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有多简单,现在就钻到那七个圆圈里。

    “如果你没有猜错的话,这些修士已经被七界的创始人摧毁了。但为什么会这样?七界的创立者不是不可战胜的吗?”罗旭光说,这里面有很多东西,值得商榷。

    “啊。”没有道义的矿工失踪的方向传来一声吼叫。凄凉的吼声。没有道义的矿工出事了。同时,他们认为整个人类变成了光,消失了。

    这是一片荒芜的土地,沙子稀少,脚印沉重。

    就这样,在五界之巅的两位修士面前,他消失了。一座五界峰在两座五界峰前消失是什么意思?

    两人的魔力转了过来,两人走得很近。好像准备好了,

    一个黑影在天空闪烁,落在地上,砸了一个深坑,掀起一阵细沙风。是中山聪浑身是血,吐着血。四肢经络都断了,各种法力都很弱。这怎么可能?一个五界的创立者在这个时候。就这样,人们无声地断了经络,几乎摧毁了元神的魔力。这让两位顶级修士不寒而栗。

    罗旭去抱纳没有道义的矿工和元神感动了。生命的活力被注入了最初的中土神,慢慢滋养,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就站在罗旭身边,蓄势待发。

    “怎么可能呢?”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还是不敢相信。一个五级和尚马上就被杀了。这个人的修行绝对比七界之初更强大。

    “里面有东西。一定有。”罗旭用生命的活力保护着元神的法力,不让这个修炼高峰倒退。罗旭的脚一脚踢开,阴影变成紫光冲击而去,而血更是如此,掀起一股强大的琼浆玉露云朵向着虚空荡漾。果然,发生了一次大爆炸,罗旭也被反弹回来了,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一样,天空一般都爆炸了。罗旭气血不畅。毕竟,她有好几个资源来保护自己的身体,但她并不像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那样尴尬。红发凌乱,气血不畅。幸运的是,她的身体是邪恶的血泊。过了一会儿,她就康复了。没关系。两个最高的五级法力影响来自一个灰洞。

    不好知道台庆和天涯城其实在一起。为了赢得玄天异果的琼浆玉露,他们打着战争的幌子,秘密讨论一切。看来人族和魔族之间有着深刻的矛盾。否则,他们不会。他们以战争为名,相互勾结,希望抢夺玄天异果的血泊。

    他们看着对方,瞬间消失了,

    “嘿,我觉得真他么好笑。这样做有什么用?你最好先找线索。“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灯,这种东西见得多,已经不奇怪了。

    “不,我必须找出杀害我们家的凶手。”库拉基吼了一声,然后双手合十坐在地上。元神祭祀,右手掌,左手拳,眼睛如回光。”数亿茫茫,高山密布,记忆荡漾。”然后左右手相撞,爆炸发生。一道亮光和我眼中的光芒立刻传遍了整个岛屿,以为我们能找到什么,但什么也没有。

    这库拉契运用了天地记忆的魔力,只要发生在天地间,它就会成为山海之石。还记得汹涌的河水,但很明显这里的一切都被强大的魔法力量消灭了,什么都没有留下。

    “这里被篡改过。不管你怎么努力,都不会有结果。最好进去看看。也许你什么也得不到?”罗旭说,他从中发现了不平凡。对于这样一个强大的家族来说,说它会被摧毁太容易了。现在没有七界的始作俑者,而五界之巅就是一个峰的存在。一个有七五峰的家庭怎么可能被摧毁,它似乎是沉默的。这个地方离水沟不远。五大世界的爆发力绝对强大。按照法律,这个没有道义的矿工应该知道。但没有这样的事。恐怕有一个深层次的问题。难道在七界创始者出现之前,已经有七个初学者了。

    罗旭想到了一个答案。

    “跟我来。没有道义的矿工很快就康复了。毕竟,这是最高的修养。道与心的平衡非常快。之后,他飞到山顶。罗旭被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拉住,回来飞过。

    山顶凹凸不平,形成一个小盆地,冰是氺着的水家族就在这里。但奇怪的是,这里没有混乱和战争的痕迹。盆地仍然和以前一样,有高大的树木,蓝色的湖泊和安静的小屋。一切都没有改变。为什么人们会这样消失?那些人不能离开吗?

    “不可能。这里没有我家人的踪迹。他们一定有麻烦了。为什么这里没有任何变化?为什么?”令人难以置信的是,整个岛的状况都很好,但是那里没有人,甚至连一点嗅觉都没有。这是什么意思。那些没有道义的矿工人真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

    “给我一滴你的血。”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似乎已经想好了什么,刚说了一句话,没有道义的矿工的手上就会闪出一滴鲜红的血。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固定在虚空中。

    “近亲靠血缘,九天探险,归元一次,寻觅。”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祭法,这是根据血气寻找血缘祖先,那些都是没有道义的矿工的近亲,如果真的发生意外,这种血缘相关的魔法一定会起到作用。然而,似乎在这种魔力的探索下,这滴血还是没有效果,只是静静地漂浮在那里。

    不过,那里的高僧非常紧张。他的神力动了起来,这五界的巅峰气势,也就是四十多年,朝着冰是氺着的水和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的方向来了。

    “不,找到了。”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一招,他们俩偷听别人的消息。但顷刻间,琼浆玉露被牺牲,化作千里的血云漂浮在空中。库拉基躲在琼浆玉露中。

    “谁敢偷听我的谈话就死了?”几乎所有来自五界之巅的魔法力量都滚滚向琼浆玉露。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不敢大了,渐渐藏在琼浆玉露里。虽然这些峰僧很快就摧毁了无数的琼浆玉露,但他们并没有找到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没有道义的矿工的影子,留下了一个尴尬的峰僧。

    “你怎么会这么尴尬?”罗旭身上有些疲惫的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脸上有一副谨慎的没有道义的矿工。

    “这次损失很大。我无法想象几千年的力量就这样蒸发了。真是倒霉。”满脸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的痛苦,拍着胸脯,看着罗旭若无其事,声音越来越大。没有道义的矿工站在一边什么也没说?

    “怎么了?”

    “我千百万年积攒的琼浆玉露,力量不算很大,但却是一件稀世珍宝,

    “就是这样的人,如果你这次不成功,别怪我浪费时间。我一个人去。谁先找到恶后血泊,谁就得到至高无上的宝藏。”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鲜活的笑道。

    “说好了。”罗旭暂时找不到好办法。神的世界不是他们所熟悉的世界。古代没有七国的创始者,即规则极不完备。任何奇怪的事情发生都是正常的,所以我们必须小心。

    “我们走吧。我带你去古拉奇地区。可能有消息你想知道,“没有道义的矿工急于报答他的谢意,想尽快回到古冰是氺着的水地区,以证实他的想法。

    事实上,古拉其地区是一个广袤的岛屿。没有道义的矿工人住在这里。冰是氺着的水人有三千多人,五界的顶级修士也只有少数。而且,这个家族是极其强大的,也是主宰世界的大人物。此外,冰是氺着的水也是一个上帝眷顾的种族。它们虽然庞大,但不影响它们成为五行。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冰是氺着的水家族的发展非常缓慢。只有三千僧侣,这在浩瀚的神界算什么?所以他离开了国外。

    这是一个天堂,笼罩在五颜六色的辉光中,四周微微散落着雾气,形成了天空中的白云,飘走了。而在那片辉光中,是冰是氺着的水古域的存在。

    “这片阳光依然没有改变。它是由海底的凶猛形成的。虽然它很美,但它是愤怒的。你应该小心点。附在身上很难摆脱,“没有道义的矿工善意地提醒他,整个人都会潜入辉光中,罗旭和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也立刻逃走了。在里面,它只是一个岛,只比外岛大一点。此外,它被陆地平原包围着,中间是一座高耸的存在,一座雪山,直冲云霄。

    “没想到这么多年后,我又回到这个地方,可我怎么能这么安静呢?”没有道义的矿工似乎有点怀旧,看到这一切,不禁感慨了几句。就像当初的笑声一样。过去真的结束了吗?

    “这里没有人。你选错了吗,库拉基?”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元神一扫,他就发现这个地方已经荒芜很久了,那里还有僧侣的影子。它只是一个岛。

    “不可能。这是库拉克人住的地方。我怎么能忘记呢?”没有道义的矿工的脸色不好,但他的嘴很积极。

    “你可以自己去寻找灵魂。这里至少有三千万年没有和尚了。”

    在那之后,没有道义的矿工移动了,强大的上帝覆盖了整个岛屿。没有道义的矿工的脸越来越难看。最后,他不停地吐血,瘫倒在地上。他微微睁开眼睛,苦笑道:“这就是我当初被迫离开岛上的原因吗?”说话间,他甚至大声哭了起来。他的声音在整个岛上徘徊。他低声哭诉,无尽的哀怨,无尽的无声的爱。所有这些都在没有道义的矿工的脑海里重演。

    这是隐藏我身体最简单的方法。我没想到会变成这样。”

    “被追杀后,凭你那血淋淋的勇气,能威胁你的人不多。你见过七界的创始人吗?”罗旭一愣,看到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这个样子,好像真的有这样的事情。

    “你周围有四五十座山峰。想想看。那时候,我不应该躲起来。有四五十个顶级修士。你认为你能逃脱吗?幸好我身上有很多血,要不然今天就暴露了。”琼浆玉露苦涩地看着罗旭,好像在抱怨罗旭的冷漠。

    “看来应该有个好消息,要不你千万年的法力不会这样被摧毁吧?”罗旭已经可以认为,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绝不会做无心的事,否则以她的个性,她不会大惊小怪,也不会放弃。

    “你说得对。有好消息。”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漠不关心,还是说了所有发生的事,罗旭微微点头,仔细听着,专注的样子让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的眼睛闪闪发光,这个神秘的男人心里总是忐忑不安。

    “看来我们不能在这件事上做很多推测,

    五根粗大的手指,黄头发,尖尖的指甲,流动的魔力,他身体的活力已经恢复正常,这个小世界依然安然无恙。看来一切都还可以,但我现在应该做人吗?

    不解地看到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和罗旭。

    “你不是人的身体,因为你体内的恶魔血脉还没有炼好。你只是人形而已。现在你应该明白谁是敌人,谁是朋友。”

    “好吧,你脾气很好,可是那个红发女巫怎么会这么坏呢?这是人类吗?”库拉基摇摇头,不说话。人们有不同的情感性格似乎很难理解。

    “什么,罗旭,你听见了吗?野兽骂我是个女巫。你不在乎吗?我是女孩吗?”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基调僵硬,但身体偏向罗旭,略显不快。

    “你是个女巫。既然我救了你,库拉基,我需要你告诉我们这一切?”

    “哦,这是战壕。我刚才出现的地方是战壕的边缘。我们越往下沉,就越危险。我们还没从沟里出来。但是这里有很多小岛。去大陆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我没去过那里。除了古冰是氺着的水地区,它是战壕。没有道义的矿工别无选择,只能说现在情况还不错,但惊喜来得太突然了,他变成了亚洲人。

    “罗旭,我们还得走。我们的修行绝对不会这么慢。你不是说我们不应该进入世界,影响世界的发展吗?你为什么这么认为?”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不明白。一方面,她说她不想影响这里的发展,但同时,她给了没有道义的矿工一个帮助之手。

    “去,去那里。在浩瀚的神界中很难找到牛和邪恶的血泊。罗旭传道道道:“虽然这个苦行不能给我们带来什么好消息,但这里的人比你更熟悉。

    但是现在只有中国东南部的一些人知道这个消息。太清和太祖很厉害。如果我们想找到这个东西,有两种方法。一是在混乱的元宵中打开天地,在天地被打开的时候收藏太清太祖。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上面有七个初学者,收集起来很困难。第二种方式是太清谷有太清元气,但也有一些方法,但太浑浊了,容不下其他的生命力。有很多危机,甚至比太阳和太阳还要严重。所以我们还是要拭目以待

    “你知道很多。我今天失血过多。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虽然不在乎这些法力,却找了个借口出去。恐怕这也是收集台庆的方法。

    “我明白你的意思。不过,你现在有任务了。虽然你们是被后世的毁灭者创造的,但你们现在已经脱离了那些发起毁灭的人的控制。你的前因后果不会被转移到驱逐舰上。你应该自己承担因果关系。现在你最好不要出去猎杀这些修士。那么因果的力量只会让人进入深渊”,罗旭明白,一开始,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几乎摧毁了神界好几次,所以强大的因果几乎被毁灭的始作俑者接管。但现在因果关系必须由她自己承担。

    “你关心我吗?虽然我是一个顶级僧侣,但我是由毁灭的创始人创造的。太阳的真正力量在于资阳的存在。讽刺的是,我吸收了世界各地僧侣的鲜血,为了毁灭一切而增加修为。我不知道原因和结果。我不在乎灾难。但是自从我和你在一起,我变得谨慎,不再傲慢,变成一个小女人,这就是我想要的,因为这是你所说的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的倾注也直接,倾吐出自己心中所想,这样的爱是很直接的。罗旭几乎受不了。

    “我不管你自己怎么理解。然而,世界是不对的。你是纯阳的身体。你可以慢慢转化为吸收太阳的力量,你也可以成为七界的创始人。“你需要一件事。”罗旭说。

    “吃了吗?”。。。。。。。。。。。。。。

    “功德。”罗旭淡淡地说,这个功德不在阴阳,不在五行,而是大智慧的宝藏。!~!

    百妖骨被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修炼惊得目瞪口呆,连血雷也不例外。纯阳之雷,对他的小天地造成了极大的伤害,不能再被攻击了。于是一百个魔鬼停了下来,骨头的世界突然从琼浆玉露中逃脱,从骨头的灵里逃脱了。。。。。。。。。。。。。。。。

    “好吧,你觉得你能躲起来吗?”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不介意。毕竟,因果理论在这里比后来更为有力。3000多亿修士的前因后果恐怕也是无以伦比的。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不能贸然出手,而罗旭在旁边,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也不想让罗旭管好自己。

    “万魔因果,数量无穷,因果围绕”,百魔率先射出,无数黑色丝线被射出原神。这些丝线一个接一个地拉出整个小世界的因果关系,飞向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色,这几乎是无限的因果关系。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紧紧地缩回了茫茫的琼浆玉露。红发女子变成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色的衣服突然飞到了罗旭身边,无限的因果也从罗旭身边跑开了。!~!

    罗旭淡漠,没想到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竟然如此,那无限的因果竟然给他带来了这里。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握着罗旭的手,这是罗旭眼中自然的一幕。罗旭也忽视了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的做法。挥舞的是一朵雪花,那是天地之火,也是雪花产业之火。

    雪花叶之火是毁灭因果的火。无论它走到哪里,黑色的无限因果都会瞬间被摧毁。而罗旭立刻把疲惫的没有道义的矿工包起来,握着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的手不见了。留下一张充满愤怒恶魔的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