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重生之一剑破空 > 第254章 根治
    第254章根治

    “拦住我的人就是我的敌人。”天目风吼道,周围的火源瞬间向破碎的面具冲去。无边的火源包裹着混沌的生命力,势必将破碎的蒙古送入轮回地狱。破碎的孟觉得周围出现了最猛烈的火,而天目峰站在火源上。整个人的头发变成了火红的光,就像无数的红龙在向我扑来。破碎的孟后退了三步,手里出现了两把剑,一把紫,一把红。紫色蕴含着无限的生命力,黑色则充满了无数的死亡力量。两把剑直接冲进火海,激起一阵刀锋旋风,裹在火焰中摇曳而去。红光经过的地方,火焰就会退却,被死亡的力量吸收和溶解。腾飞的剑帮在天地间流转,压制火源的强大冲击力。破梦知道天目峰和自己很相似,但天目峰的火源是宝藏,而他虽然“这小子要疯了。”破梦看到现在的天目峰几乎超凡地发挥出了火源的威力,让断蒙不得不退却。成为火源的世界被笼罩在这里。看看这个势头。它似乎在精炼和破碎。虽然紫剑不断地将火焰化为刀锋,但这里的火焰是永无止境的。他只能退后一步,最后牺牲两仪剑阵来保护自己的身体。而火源终于笼罩了破碎的蒙古,一点点向剑阵冲撞。

    然而,我意识到了剑的起源。但是,它不能发挥太大的力量。

    “这小子快疯了。”破梦见现在天目峰几乎超凡发挥出火源的威力,让破蒙不得不撤退。成为火源的世界被笼罩在这里。看看这个势头。它似乎在精炼和破碎。虽然紫剑不断地将火焰化为刀锋,但这里的火焰是永无止境的。他只能退后一步,最后牺牲两仪剑阵来保护自己的身体。而火源终于笼罩了破碎的蒙古,一点点向剑阵冲撞。

    “我们不能把巢里搞得一团糟吗?不是没有转折点,否则女娲就不会留下黄金和石头。”一个阴阳玄月派直接出现在火源之光下。火源立刻被弹回,被强大的魔力直接穿透天目风的灵魂。接着,黑白相间的玄月派拳立刻照耀着天目峰,在天目峰周围射出两道黑白丝线。天目凤此时无法施展法力,一直在挣扎。然而,在元神里,总有黑白相间的玄月派拳压制着火的起源。

    “谢谢你的到来。否则,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这孩子真是疯了。”破碎的孟真没想到天目峰会为苏肃烧这么大的火。

    “很奇怪他怎么能听到我们现在这样的声音。我们必须暂时压制它,否则会发生什么事。”刚才我找了个地方好好算了一下,发现这件事还有转折点。孩子转世进入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的身体恐怕是毁灭的开始。白光照了他们三天。在古代,我害怕它的毁灭。只有知识法则才能安全地转世。因为在古代七界的十一位创始人中,除了开明的和有毒的以外,其余九位才是真正的创始者。虽然他们真的变成了毁灭的始作俑者,但他们在古代都知道原始始作俑者的规律。现在它已经被毁灭之法所覆盖,而真正的明律也只有一丝踪迹。

    真的可以依靠毁灭的法则和明朝的法则碰撞,然后轮回。但它正好在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的肚子里。

    女娲只害怕计算这一环节,于是离开了黄金和石头,用自然法则来对抗明律。确保明天不会诞生,保护紫莲花岛的安全当它再次出现。

    “先把他带出去。”天目风浑身混沌,瞬间消失在混沌之中。破碎的孟摇摇头,环顾四周。我不知道女娲被封在哪里。已经有几千年没见过了。我越来越想念女娲了。闯入剑光消失了。轮回山、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天目峰、博蒙、唐唐、没有道义的矿工是七国布局的核心。苏母天的嘴被堵住了,牙齿都在颤抖。

    “三千年前,我们遇见苏天棣时,遇到了一道奇异的光。但这并没有伤害我们。当她回来的时候,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怀上了一个婴儿,天目峰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我不这么认为,但现在是这样了。这是唯一的原因。

    “太不寻常了。你发现了什么?”破门而入看到诸神的剧烈晃动,应该是在认识阴阳,寻找那个机会。最后,他满脸汗水,轻轻颤抖。然后脸上的汗水蒸发干净了,大厅里一片寂静。只说了一句话:“看来女娲知道这件事比我早。至少她给你的孩子留了条路。金石是女娲修行经验的集合体。它似乎抑制了你孩子的出生。你和苏肃要记住,紫莲花岛不出来,你的孩子就不会出生。”叹了口气,它变成了一条飘带,消失了。

    破碎的孟和田慕凤看着对方说不出话来,知道所说的是真的。看来驱逐舰还有第二个动作。他甚至想利用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的孩子来镇压紫莲岛或罗旭。天目峰紧握拳头,正要冲出去,却被摔得粉碎。

    “忍着风平浪静一阵子,既然女娲算了,驱逐舰还有后路要走,留下的金石一定会保护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和他的母子。”断梦知道,天目峰想和那些开始破坏的人算账。恐怕他现在要死了。田木峰咬牙切齿,面色凶猛,脸色苍白。赵鹏猛吼道:“该死的毁灭者,我怎么能咽下这口气,带着一个未出生的孩子来对付我们?”说完,立刻弹开手,变成火光消失。碎梦见此,直接撕开空间,追。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现在天目风知道了。恐怕我得全力以赴去找那些老人算账。

    一阵火光冲破了混沌的狂风,一个咧嘴笑了,眼睛碎了的人盯着火源,在混沌中徘徊飞翔。怒吼道:“你们这些无耻的毁灭者,你们竟敢和我苏肃作战,我们怎么能单独作战?“我不相信你敢做缩头乌龟。”声音进入了混乱的深处。

    “天目风,住手,你这样大喊大叫,骂什么意思?毁灭者不想见你,它根本不会出现。”破碎的孟找到了天目峰,此时的天目峰已经是三尸起义,元神暴动凶猛。

    “你不想阻止我吗?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和你一样,都是他们算计的。作为兄妹,你没有为她而战,阻止了我,“天目凤的眼睛模糊,几乎要爆了。修道多年,心几乎崩溃了。

    “当然,阻止你。你怎么能取得这样的成就呢?“我怕你会再次落入陷阱。”断背的孟吼道。却无法唤醒日穆峰的疯狂。

    震惊之余,当即问道:“破梦,这是怎么回事,穆峰怎么会变成这样?”言语中焦急不已,天穆峰见到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目光才开始变得柔和,眼中杀气的气息消失了。

    “想不到没有道义的矿工真的很有钱。太初城的小公主当然很有钱。

    “现在没用了。我希望他们能充分发挥这个宝藏的力量。我们先走吧,让苏肃好好谈谈天目风吧。”三个人离开了这里,留下两滴无声的眼泪。

    但它也立即进入了五人的防卫,直接夺取了五人的原始精神。五人统治的举动,虽然有点阻拦,但宣欣当场被抓。他直接被罗旭囚禁。玄仁大吃一惊。他没想到罗旭如此强大,竟在他的波浪中抓住了宣欣。现在我不能怀疑罗旭的手段了。看来玄心原来的神已经被罗旭逼了出来,青云一闪而过。恐怕罗旭的本事会让他当场丧命。

    “罗旭,别骗人太多了吧?”玄漪吼道,大家都已经是一个魔法鼓手,准备和罗旭决一死战。

    “骗人太多了。只是知道时事的人才是英雄。你应该比我更了解道祖的所作所为。红蒙水晶在哪里?”玄仁叹了口气,从怀里掏出了炼鼎,

    破碎的孟见此,大笑起来:“好小子,有你,只是千年没见,想加个丁,看来真是一件大喜事。”不料,苏素素怀上了田慕凤几千年的孩子。!~!

    苏肃来向三人敬礼,没有道义的矿工扶他们起来你为什么不通知我们?”他笑着说

    “苏嫂怕大家都担心。现在她怀孕了,不得不说这是一件大事。白梅对没有道义的矿工说,姑娘修行这么多年,修行已经到了后五境界。与穆淑轩合二为一成为道路的时间比天目风早,但他们没有孩子。不得不说,道录是神界的。有的是元神双修,增加法力修炼。他们有的像世俗世界一样,有着原始精神和肉体的双重修养。看来,苏肃和他走的是一条修身养性的道路。只是这对苏轼的修行有很大的影响。我担心她一生中会有孩子。即使是初学三界的人也不如他们的成就。

    “更重要的是,幸福是最重要的。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你为什么这么想?”没有道义的矿工没有那么多想法。为了得到他们的孩子,他们的父母把他们中的九个留在了没有道义的矿工。法力有时几乎被孩子吸收。好在太初城是个特大城市,拥有无数仙草法宝,可以迅速恢复修炼。可以想象,一个真正的和尚必须失去太多的孩子。

    “苏肃,最好不要用这个阵法。我和女娲当时安排的阵法可以隔离毁灭者的探索,但你的修炼却因为怀孕而扰乱了阴阳。你是一个拥有强大力量的孩子。看来我得总结一下了,“知道了天地大局,就能马上算出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体内的胎儿,只怕这与这些年天地运行有关。它关系到紫连岛的生死存亡。虽然破坏者和七界开创者不断搅扰阴阳,但我们恐怕因为这个孩子的出现,每个人都会改变自己的行为。

    “好吧,先回去告诉我们你这些年的经历。这一轮归来没什么不好的,但有点无聊,“没有道义的矿工和白梅抱着苏素,三人变成彩带,逃进了金殿。破孟和大殿看了一眼,然后拉着田木峰说:“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天穆峰看到一张严肃的脸,心里微感不好。虽然他们是最初的神,并在肉身上修行,但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苏怀孕近三千年,却从未生过儿子。

    禁地的石板上,有三张大大小小的黑三脚架,神秘的气息从这里绽放。在众人的惊讶中,玄仁说:“当你被困于炼制道家鼎,获得元神金丹时,我们没有想到。道祖的红蒙水晶石也是从这里来的。至于怎么做,我们不知道。你可以把这封宣信放了。”罗旭看了看炼鼎,法子接了过来,把玄心的灵魂化作肉身。连刀和刀子朝着光明走去。他平静地说:“没想到道祖也会这么做。它真的很强大。”

    然而,他们听说身后的五个人立刻向最强大的法律献祭。整个禁地都在晃动,外面的阵法抵挡不住这股冲力的冲击,一个接一个地碎裂了。在承诺之城的天空中,它绽放出绚丽的光彩。然而,埋葬的大锅立刻听到了自己的声音,也感受到了自己的声音。强大的牵引力慢慢将罗旭吸进炼铁三脚架。罗旭没想到会有几个人回来。他知道连刀鼎的威力,立刻提出了一个强大的法律。冲击力直接冲破了禁地,禁地上方出现了罗旭和连刀鼎的影子。罗旭没想到连岛鼎真的很厉害。连岛三脚架被强大的火法包裹着。火焰进入连岛三脚架,罗旭却出现在天空中。接下来的五个人控制着炼鼎,来到了罗旭关。。。。。。。。。。。。

    罗旭动了一下手。脚下有一个玄月派法则,它会撞击并走向炼鼎,瞬间将炼鼎缠住。拖动精炼三脚架飞向远方。然后,伴随着冷冷的嗡嗡声!

    “站在食物链底端的弱鸡,你在吗?”广场上,没有道义的矿工之神出现在广场上。没有回音。。。。。。。。。。。。。。。。。。。

    “不是吗?”没有道义的矿工不解。天目峰和苏素从未离开过这里。发生了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