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我又又恋爱了 > 第223章 新锐小作家(34)
    他说道“锻炼这事欲速则不达,要慢慢来”在递给黎筠了一杯水。

    黎筠看着唐诏,喘气说道“我知道,就是我觉得我太弱了”笑了笑,抬了抬自己的手对着唐诏说“我这算是带伤训练吗?”。

    唐诏眼中闪过一丝笑意“算吧!没事,慢慢来,会好的”。

    黎筠点了点头。

    “今天早上的运动量已经够了,你好好休息一会”唐诏凑近了黎筠好奇的问道“你们在一起了吗?”。

    黎筠摇了摇头“没有”。

    “那你是怎么想的?云小姐长得好看,你们在一起不亏的”。

    黎筠也不知道怎么给唐诏说,就含糊的应了一下,

    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汗,眼中闪过一丝嫌弃。

    唐诏看见了了然的笑了笑道“我看你也要去洗澡了,去吧!”。

    黎筠起身,晃了一下,又很快稳住了,走了出去。

    ‘唐诏’看着黎筠的背影,露出了一抹笑,她还真是把他保护的好啊!

    人不在竟然还下了禁制,有意思。

    唐诏咬了咬牙说道“你不能这样对他们,你要知道你在我身体里,所以要是你敢,我们就同归于尽”。

    “你还护着他,要不是她我怎么会这样,我的好弟弟啊!你太心软了,不如把身体交给我吧!我保证会好好对他们的”。

    唐诏额头上出了一点汗说道“不行,这么多年了,你还没有放下吗?”。

    “当然,你忘记的事,我可一直记得,既然你下不了手,那还不如让我来”。

    ‘唐诏’笑了笑,夺取了身体的控制权,原本阳光帅气的脸,变了,勾人的眼尾,看起来很是妖媚。

    ‘唐诏’看了看自己的脸,准确来说是他弟弟的脸,露出一个笑容,虽然没有自己原来那张脸好看,但是勉强能凑合吧!

    唐诏听见了自己哥哥的心声,他觉得他要气死了,用他的身体,他的脸,还嫌弃,他表示自己要快点把身体的控制权拿回来,自己刚刚只是没有设防,哼,等他抢回来了再说。

    ‘唐诏’走了出去,看着这别墅,舔了舔唇,你看看他们多会享受,而你一天天只能做他们的下属,可是你要记得你早已不是了啊!你已经自由了,所以你为什么还要这留在这里呢?不如好好享受生活?

    你不懂,他们人很好的,况且我们的命是他们救的,所以我很不明白你为什么会仇视他们,放下不好吗?

    ‘唐诏’笑了笑,不好,你看看他们太片面了,还是让我来吧!

    但是正当他准备上去的时候,他看见了桌子上有一个彩色的东西,他拿起了来一看,捏了捏有点软。

    看着自己哥哥的蠢样,唐诏笑出了声。

    ‘唐诏’听到了后,恼羞成怒的说道“你闭嘴”。

    就接着研究这个东西。

    ‘唐诏’小心翼翼的戳了戳,点了一下,看着自己手中的残渣,闻了闻好像有点香。

    他看了看那个东西,把它撕了一点,咬了一小口。

    嗯,好像有点甜,‘唐诏’眼神亮了亮,继续开始吃那个东西。

    好吃。

    唐诏看着自己的哥哥这样,笑了笑,果然还是美食是万能的,他内心计划着,要不,等有时间了还是把哥哥放出来,让他吃点东西。

    ‘唐诏’把东西吃完,满足的坐到了沙发上,但是他突然愣了,自己好像还要去找那两人来着,自己好像忘记了,这……

    正当他纠结万分的时候,云溪莘从门口进来了,看着云溪莘,‘唐诏’的腿直打颤,缩回了唐诏的内心世界,看着唐诏说断断续续的道“还是你出去吧!我不是怂,我就是吃了东西,累了,对,就是这样的”。

    看着哥哥的样子,唐诏叹了一口气,不管过了多久他还是害怕云溪莘啊!

    唐诏出来后看着云溪莘打招呼道“黎筠,他刚刚训练完,现在应该在休息,所以你要找他的可能要过一会”。

    “训练?”云溪莘有疑惑,他训练干什么。

    唐诏仿佛看出了来云溪莘的疑惑说道“据说是他想有八块腹肌,所以就来找我训练了”。

    云溪莘听到这眼泪都笑出来了,这……

    哈哈,也太搞笑了。

    他不需要练吧!他那样不是挺好的吗?

    云溪莘看着唐诏,刚刚他出来了。

    唐云在唐诏心里气呼呼的说道“不许告诉那个女人,我出来了,你要是敢说,我就……”

    可怜唐云话还没有说完,唐诏就点了点头说道“刚刚哥哥是出来了”。

    云溪莘笑了笑说道“唐云啊!你怎么还是这样,见了我就跑,跟猫见了老鼠一样,你看看唐诏,他怎么就不”。

    唐云冒出了,看了看云溪莘说了一句话“切,你还记得你拔我的翅膀毛做了一条毛毯吗?要是不因为这个,哼,我会躲着你,开玩笑”说完,就又回去了。

    云溪莘听到唐云这样说,尴尬的摸了摸鼻尖道“这,也不怪我啊!谁让你的毛好看,而且暖和呢?所以就只能拔你的了”。

    “哼,不要以为你夸我,这件事就可以过去,不对啊!你刚刚的意思是我,我的毛暖和,不拔我的天理难容吗?你果然很坏”唐云说完云溪莘,又给唐诏说道“这下,你看见了这个女人的真面目了吧!她就是养我们,然后拔毛做毛毯的,呜呜呜,弟弟,我们走吧!外面世界那么大,我们出去闯荡吧!”。

    听着唐云说的话,唐诏愣了,你这是从哪看来,要不,我今天做你喜欢吃的东西,就不生气了,好不?

    云溪莘听着唐云说的话,对着唐诏说道“我可没有那么说,况且我之后也给你哥赔罪了吗?他也接受了啊!”。

    唐云又出来说道“哼,心理阴影是难以解决的,今天看在我弟要做好吃的了,我就不和你计较了”。

    云溪莘看着唐云,她突然觉得自己不应该和傻子计较,就什么话也没有说。

    “那你做吧!我上去看看黎筠怎么样了”说玩,云溪莘就走上了楼。

    看着下面的人,叹了一口气。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