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统天下从投降开始 > 第十一章 宝才,捡到鬼了!
    华灯初下,月上柳梢。

    又到了一天一度,该吃晚饭的时候了。

    汪过伸着懒腰,忍不住打了个哈欠。

    他真的是太疲惫了。

    折腾了一天,本来打算满心欢喜投降,然后拿着钱回到现实世界,过一把纸醉金迷的生活。

    结果,不知道哪出了点毛病,非但没投降成功,反而把姜申给收编了,一统天下的进程,稳稳落在了310000。

    也就是说,华夏一万城池,海国这三座,算是被他掌握了。

    暂时的,暂时的,等到王后和大将军兄妹联手,寡人的国,还能灭!汪过暗暗给自己打气。

    不过就是得日常提醒一下姜申,有些狭隘的忠君思想,真的要不得!

    “呼……”理清楚了头绪,汪过这才觉得好受了一些,朝着老奴喊了一声:“来啊,寡人要用膳!”

    老奴应声而进,有些诧异地问道:“我王不和王后一同用晚膳吗?”

    王上和王后好几年没见面,如今关系突然升温,不该趁热打铁,一起吃个饭,再聊聊天,就准备黑灯瞎火做点事情了吗?

    “和王后一起吃晚膳?”汪过心里,瞬间浮现出现实世界里,那个棕色马头的表情。

    不是,今天王后狠狠给寡人来了一个这么大的背刺,寡人还要和她一起吃饭?

    有没有点AC之间的数啊!

    本来寡人安排的好好的,在投降仪式那么重要的事情上,怀抱美人,形成一个昏君的形象。

    结果万万没想到,这王后竟然是大将军的亲妹子,自己反而把叛军头子给拉拢了……

    汪过的心忍不住在滴血。

    “不必了,今日的晚膳,寡人自己吃就好。”汪过连连摆手。

    老奴恍然大悟。

    “我王圣明。知道王后今日刚刚听政,有诸多要事需要熟悉,所以连晚膳都不去打扰。果然是一代雄主,不以儿女情长,耽误国家大事。”

    ???

    汪过警觉的抬起头。

    咋回事啊?这个老奴好像也有点不老实本分啊?

    强行脑补寡人的做法可不行啊,否则,这路不就走偏了?

    汪过盯着老奴,一皱眉头,就打算训斥几句。

    不过就在他想说话时,却突然发现一个严肃的问题。

    他不知道怎么称呼这个老奴。

    这不能怪他,主要是他才来这个世界不到一天。

    关键是,自己原来的这具身体,好像也没有对于这位老奴的印象啊?

    “这位公公,我且问你,你该如何称呼啊?”汪过看了看眼前的老奴,眯着眼问道。

    老奴一愣,旋即明白过来。

    他本来是给两代先王做总管太监的,并没有陪着汪过一同长大。

    等到汪过成为国君后,一心只在那个宠妃身上,对其他事根本不闻不问,喊人的时候直接呼喝就行了,哪用得着什么称呼?

    所以到头来,汪过也是一直不知道在他左右的老奴,到底应该如何称呼……

    “老奴本是两位先王的总管太监,如今按惯例也是我王的总管太监。老奴本姓司马。”司马公公出声答道。

    汪过听得一乐。

    妙啊,这总管太监的姓氏,简直是恰到好处、妙到毫巅!

    首先,这个姓氏演变到今天,已经成为某种不太和谐的用词的谐音,让汪过可以借此发挥,将来暗暗咒骂一下那些为海国尽心尽力的忠臣。

    其次,眼前的这位老奴,乃是三朝元老,再配上这个姓氏,很容易就联想到那个篡了曹魏政权的司马家族。

    这不正好暗示着内宫外院一起着火,将来寡人这位置,也会被人给篡掉?

    鬼才,捡到宝了!

    汪过的心里,不由一阵心花怒放。

    “司马公公,你愿不愿意让寡人给你赐个名啊?”汪过嘴角一挑。

    “啊?”老奴一愣,旋即也是赶紧跪拜,“老奴何德何能,敢劳烦王上赐名?”

    “当然值得!”汪过哈哈一笑。

    废话,寡人的亡国之策,当然得从你这个老奴身上讨点彩头。

    说完,汪过就挥笔疾书,在竹简上写下四个大字。

    司马玩懿!

    汪过点点头,心里十分满意。

    这样,寡人再骂起人来,可就不会显得粗鄙;而且,也取司马懿这样的名字,就是希望到时候寡人这王位,早早被人给篡了去!

    妙啊,这世间,怎么会有如同寡人一样聪明的人!

    司马公公看着竹简上的字,也出声读了出来:“司、马、玩、懿?”

    “嗯,‘玩’是希望公公你能有一个好心态,活个大岁数;‘懿’代表美好的意思,希望你家庭和睦,子孙满堂啊!”汪过呵呵一笑。

    他当然不会把司马玩懿的真实含义给说出来。

    “家庭和睦,子孙满堂?”司马玩懿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一个老太监,去哪有这种福分?

    但是他又不敢在汪过面前多言,只得拜了下去:“老奴,谢我王赐名!”

    “不必多礼,去上晚膳吧。”汪过一摆手,让司马玩懿退下了。

    ……

    经过刚才那么一出,汪过烦闷的心情终于得到了缓解。

    有个好兆头,连晚饭都觉得有胃口了!

    汪过一笑,夹起摆在面前的晚膳,就吃了一大口。

    结果一口菜入嘴,差点没让他把吃的东西吐出来。

    这什么玩意儿!

    怎么会这么难吃!

    堂堂一国之君,就吃这种食物吗?

    “司马玩懿!”汪过一拍案桌,那老奴赶忙应声而进。

    “这谁做的,怎么那么难吃?”汪过皱皱眉头。

    那老奴也是吓得心惊胆战,说道:“我王,这食物之前都有人尝过,并无不妥啊!若我王觉得不满,老奴再让他们重做。”

    汪过挥挥手,很快就撤换了饭菜。

    但依然很难吃。

    “总觉得,这饭菜里少了一些什么滋味……”汪过眉头微皱。

    连续两次都是同一般的口味,肯定不是厨子胆大包天。而是这个世界,好像少了一点什么东西……

    “我知道了,是盐!”汪过一拍脑门,恍然大悟。

    原来他之所以觉得饭菜十分不可口,也不是食材不行,厨艺不好,而是少了这个最基本的调味原料!

    司马玩懿一愣:“啊?盐,是什么东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