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统天下从投降开始 > 第二十八章 齐王还是狗王?
    司马玩懿看着脸色不太好看的汪过,就没敢多言,垂手立在汪过身旁。

    汪过的大脑,却是开始了飞快的利弊衡量。

    他之前百密一疏,就是忘了如果齐国借着嫁公主的名义,让海国割让一城作为聘礼,他该作何选择!

    当然,表面上来看,如果能割让城池,倒也能损伤一下海国的实力。

    但是汪过不是目光短浅的人!

    割让城池有什么用,有种,就把寡人整个海国给要过去啊!

    只要惹怒了齐王,让齐国发兵征讨,这海国就亡了,何必非得一点点城市这么割让过去呢?

    所以,这是要以进为退,表面上不答应齐王的任何条件,实际上是等着齐王发兵征讨,把海国给夺了去!

    妙啊,还好寡人慧眼如炬,没有在眼前的蝇头小利中迷失了方向!

    寡人不出手则以,一出手,一定要亡了自己的国!

    汪过满意的点点头,朝着司马玩懿挥挥手,说道:“司马公公,你派人去给陆子胥传寡人命令,这嫡公主,寡人一定要娶过来,而且海国不割地、不赔款、不称臣。任何实际的好处,都不许陆子胥许诺给齐王。”

    这下总万无一失了吧?

    寡人要强娶齐王的嫡公主为妃,而且不给齐王一星半点的好处,这齐王,总得暴跳如雷,出兵征讨了吧?

    就算陆子胥有才,寡人这般限制,该不会真的有人以为他能逆转乾坤,不惹怒齐王吧?

    等到齐王一怒,发兵征讨,海国断然抵抗不住。

    到了那时候,寡人的亡国大业,就彻底实现了呀!

    汪过心情一片大好,瞬间觉得一直打喷嚏的鼻子,都好受了那么几分。

    ……

    陆子胥在齐国都城外,闹腾了好一阵子,这才偃旗息鼓,准备进城。

    说实话,他也有点惴惴不安,这么去挑衅齐国,真的好吗……

    说实话,当他第一次看到“蕞尔齐国,与尔修睦”这八个字时,自己都吓了一跳。

    若不是他知道当今王上乃一代雄主,他真的想要骂娘了。

    这玩意儿传到齐王耳朵里,他这个做使者的,怕不是得直接被齐王开了瓢?

    但不知为何,当这种命令是汪过提出来的话,反而能让他安心不少。

    就拿现在来说,他带人在都城门口闹了这么久,这句“蕞尔齐国,与尔修睦”应该早就传到齐王宫里了,但是也没有齐王卫来捉拿他啊!

    真不愧是我王,肯定早就预料到了这种情况!

    陆子胥一边感叹着,一边做了一个深呼吸。

    嚣张,嚣张就完事了!

    再次在心里默念了一遍这次出使的最高原则,陆子胥朝身后一挥手:“进城!”

    ……

    当陆子胥走到城门口时,却发现不对了。

    本来还是敞开的城门,看到陆子胥一行人来后,齐王卫立马关闭了。

    “海国来使,尔等这是何意?敢拦使者!”陆子胥眼睛瞪了一下。

    果然,齐王的报复是开始了吗?

    若是平时,他见到齐王这种阵仗,可能多少还有点心虚,但是今天,他陆子胥不怕!

    他可是得到了王上的指点,嚣张就完事了!

    所以陆子胥对待齐王卫,丝毫不客气,直接怼了上去。

    只见齐王卫之中,簇拥上来一个齐国官员,脸上皮笑肉不笑道:“陆使者,按我王政令,海国是小国,使者不能走大门。若你想进城,就走旁边的小门好了。”

    陆子胥这才注意到,旁边还有一扇小门。

    只是这小门不过三尺高,岂止是低头,都必须得跪下来,爬着才能进去了。

    齐国官员继续假模假样的笑:“陆使者,您请吧,可别误了我王召见的时辰呐!”

    说完这句话,边上的齐王卫和围观的群众,都是忍不住笑了起来。有一些人胆子大的,还在呼喝:“海国来使,快爬,快爬啊!”

    而陆子胥身边的随从,一个个脸色都变的极为难看。

    不爬?进不了城门,耽误了出使的任务可怎么办?

    爬?若是从这小门里面爬进去,他们就再也别想和齐王谈判了,全程都得被齐王压着!

    而且要是传到其他诸侯国,他们海国还不得被人笑掉大牙!

    陆子胥脸上也不好看。但是他时刻记得王上的叮嘱,得嚣张!

    所以冷哼一声,陆子胥用谋士之舌开了火:“陆某奉海国国君之命而来,乃是出使齐国。”

    “但不知为何,来到此处,不见大门,只见狗洞。”

    “狗国才以狗洞为门!陆某倒想问问阁下,这里究竟是齐国,还是狗国?又或者说,是齐王掌管了狗国,还是狗王掌管了齐国?!”

    陆子胥越说声音越大,语气越发狠厉。

    “这……”齐国官员一愣,被绕的晕晕乎乎的,竟然一时间没接上来话。

    陆子胥却是得势不饶人,嘴巴像连珠炮一样:“若是阁下回答不了这个问题,就请回吧!”

    “回去禀报你王,问清楚本使者出使的是齐国还是狗国,庙堂之上,到底是齐王还是狗王!”

    “若是这还是齐国,还是齐王,就趁早把狗洞给填了去!”

    “若这里是狗国,狗王当政,那这东海之滨,万不能以狗国为霸主了!”

    齐国官员脸上青一阵白一阵,觉得左右为难。

    这玩意儿不好办啊!

    你陆子胥能带人在这边齐王狗王叫嚣一番,然后潇潇洒洒的走了,但是我还得吃这儿的俸禄呢!

    齐国官员做不了主,一咬牙,给陆子胥一拱手,转身朝着齐王宫,请示齐王去了。

    ……

    “反了,反了!”齐王听得来信,勃然大怒,一脚把那名齐国官员踹翻在地上。

    “寡人养你们多时,到用你们时,却是这般无用!”

    “带陆子胥走小门这种事,你都做不到!”

    那名齐国官员趴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喘:“我王,那陆子胥伶牙俐齿,臣实在难以招架。请我王治罪!”

    “饭桶,废物!你难以招架,却让寡人受那等小贼的侮辱!”齐王狠狠一甩袖子。

    正当他准备惩罚了这个官员时,却听见门口突然传来一声。

    “我王莫急,臣有良策!”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