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统天下从投降开始 > 第二十九章 海国之君,代管齐国!
    齐王定睛一看,来人原来是丞相田庸。

    看到田庸,齐王的表情才稍微平和了一点。

    “丞相来了?请坐吧。”齐王一面招呼田庸,一面也自己坐了下来。

    齐国官员会意,吓得屁滚尿流,滚出殿外了。

    “陆子胥太过猖狂,竟然都骑在寡人头上嘲讽了!丞相可有良策?”齐王仍旧一肚子气。

    “臣正是为此事而来!”田庸赶忙拜道,“我王不应再在城门口为难陆子胥了!”

    “哦,这是何意?”齐王不解。

    田庸慢慢说道:“海国虽是弱小之国,但是毕竟为一方诸侯,朝堂之上总有那么几个能臣。”

    “而如果再派像刚才那样的官员,去迎接陆子胥的话,咱们那种小官,才智不足,肯定为难不了陆子胥,反而会被他羞辱。”

    “而如果我齐国也派能臣去迎接,岂不是显得我们太重视海国使者了吗?”

    齐王听得连连点头,倒也是这个道理啊!

    派点没才干的,完不成任务;派点有才干的,又显得齐国对海国来使过于重视,有损大国形象。

    “那依丞相之见,我们该如何?”齐王问道。

    田庸一笑:“我王不必在城门口就为难,大胆叫他进来,等到了朝堂之上,臣自有办法,折辱陆子胥!”

    ……

    齐国官员折返一番,来到城门口,这次是开了大门,把陆子胥迎进去了。

    倒是陆子胥有点诧异,这骂一顿,就老老实实给开门了?

    在他印象,齐王这种在东海之滨有赫赫威名的君王,在小国面前,就是一副爹的样子,对谁都没有好脸色。

    那些小国平时恭敬都来不及,稍有不慎还得被齐国军队鞭笞一番。

    本来以他的策略,是要吹捧吹捧齐王,打点打点朝臣的。

    但是在采用了王上的嚣张策略,陆子胥发现这效果竟然是出乎意料的好!

    妙啊,还得继续贯彻下去王上的决策!

    陆子胥打定主意,继续向前,不一会儿就来到了齐王宫正殿之前。

    陆子胥抬头望去,只见宫殿巍峨,门口列着两尊石狮子,面前阶梯罗列,旁边的齐王卫肃穆站立。

    “真是一方好宫殿,只可惜这齐王卫是真的不行……”陆子胥忍不住摇了摇头。

    正在陆子胥沉吟间,这时正殿里已经远远传来一声:“宣海国使者进殿!”

    陆子胥赶忙走了上去,却是一下就见到了老熟人——甄哀士。

    甄哀士也见到了陆子胥,赶忙起身迎上,脸上尽是虚伪的笑意:“自从老夫走了以后,海国人才凋敝,竟然派遣你这种人来出使!”

    陆子胥对于甄哀士这种人,十分看不惯,当年仗着是海国三朝元老,贪污腐败,任人唯亲,假装忠良,实际上早就投靠齐王,还嚯嚯光了海国多少年的资本!

    陆子胥也就冷笑道:“没办法,海国朝堂,自从少了老丞相的身影,贤才辈出,人人卖命。”

    “王上只能将人才分为三六九等,上等人出使上等国,下等人出使下等国。”

    “按道理来说,齐国乃蛮夷之国,本来应该派条狗过来的,但是再三为齐王面子考虑,勉强派了我这种下等人。”

    甄哀士气的直哆嗦。

    先是被叫“老丞相”,讽刺他被海国清除出队伍。

    再用狗,映射狗洞狗王之事。

    最后,还说自己是下等人,派遣到齐国这种蛮夷之地?

    “好你个陆子胥,不过是海国的乱臣贼子,如今竟敢大言不惭!”甄哀士的蛇头杖接连墩地,显然十分愤怒。

    然而陆子胥还没来得及说点什么,齐王却是说话了:“爱卿,你和海国使者在门口嘀嘀咕咕什么呢?”

    陆子胥行了使者礼节,抢先替甄哀士答道:“参见齐王。刚才甄哀士和我说,他是海国的乱臣贼子,如今所幸是齐王收留了他,但是齐王对他,远不如海国先王对他好。”

    “你……”甄哀士蛇头杖敲地,但来不及辩解,只好抢先跪下。

    陆子胥说的很直白,海国先王对甄哀士如此宠幸,甄哀士都能叛变,你这齐王,不怕被自己人捅刀子吗?

    齐王一挥手,示意甄哀士起身。他已经知道陆子胥出言不逊,所以这点程度的讽刺,还在意料之内。

    但他没想到,陆子胥说了两句,然后转圈看了一眼齐国的朝臣,继续说道:“齐王若是缺人,大可以找海国来借,何必非得找一个海国的弃臣呢?海国国君乃一代雄主,定然不会介意。”

    “啪!”齐王猛然拍案,但是丞相田庸不断使眼色,齐王这才稳住心神。

    齐王冷笑道:“哈哈,海国使者说笑了。齐国人杰地灵,物产丰饶,拿出万分之一,就可让海国改天换日。除了……”

    正在这时,正殿外一阵喧嚣。

    齐王问道:“怎么回事?”

    田庸立马回禀:“抓住一名海国人,他是犯了盗窃罪。”

    “哦?”齐王哈哈一笑,对着陆子胥说道,“寡人说什么来着?齐国样样都好,只是少了些贼盗之人啊!”

    “你们海国人,本来就是生性顽劣,酷爱蝇营狗苟之事吗?”

    陆子胥笑道:“我很久前就听说过,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这究竟是怪种子呢?还是怪水土呢?”

    “海国君王乃是一代雄主,海国之地,能人贤才辈出。”

    “但为什么到了齐国,就这么破败不堪!”

    反讽回去了,陆子胥仍觉得不过瘾,再本着嚣张的原则,添上两句话:“如果齐王真的不会治国,不如虚心像海国国君学习治国之道。”

    “如果齐王真的愚不可及,那干脆,就让海国的君王,代管齐国!”

    海国君王,代管齐国!

    此话一出,满朝寂静。

    齐王眉毛一挑,言语中已经是压抑不住的怒火:“哦,是吗?你不怕寡人杀了你,再去灭了海国?”

    陆子胥昂首挺胸道:“齐王想杀我,分分钟的事;但是齐王若想征讨海国,那大齐八十座城市,可就全归了海国了!”

    “齐王,你可敢杀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