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统天下从投降开始 > 第三十一章 凭我爱他
    陆子胥是不相信汪过没有后手的。

    没有后手,这不就是妥妥的亡国之道吗?

    齐王震怒之下,东海之滨的小国,可难以承受住这怒火啊。

    “海国使者,寡人问你呢,海国迎娶嫡公主,凭什么?!”齐王得势不饶人,死死盯着陆子胥。

    陆子胥也很着急。

    毕竟他真不知道答案啊……

    他很清楚,到了实质性谈判的环节,再巧舌如簧,也没用啊!

    不许诺点好处,怎么把公主带走?

    我王啊我王,您的后手,藏在哪呢?

    就在陆子胥思考间,突然大殿上响起一道明亮的声音。

    “凭我爱他!”

    众人都是震惊,回头望去,都是忍不住低低出声:“嫡公主!”

    连齐王也没想到,此刻竟然被自己的闺女拆了台。

    “逆子,寡人讨论国家大事,有你什么事?”齐王眼中怒火喷出。

    “我的婚事,怎能与我无关?”田璇在朝堂嘶吼。

    “你口口声声说为我着想,到头来,不还是把我安排给秦君了吗?”

    “可是秦君会做什么?单凭一纸婚约,空口许诺联盟,甚至派遣使者都是秘密派遣,就要把女儿抢走!”

    “但是海国君王不一样!”

    “女儿这两天已经打听的清楚,海国国君任贤良、免奸佞、练禁军、扶经济,区区三座小城,搞得有声有色,甚至连两名密探回禀,都是对海国现状倍加称赞!”

    听见“贬奸佞”一词,甄哀士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好像汪过目前就罢免了他一个人……

    田璇继续说道:“到了提亲之时,海国不惧大齐,宁可做出挑衅举动,闹得天下皆知,接受大国威压,也要将女儿风风光光、大张旗鼓迎娶过来,这才是真正的一代雄主,这才是女儿所要嫁的如意郎君!”

    齐王大怒:“丫头不知好歹!你可知道,去了海国,你只能做个妃子,并非正宫!”

    田璇仍旧摇头:“后也好,妃也好,到头来,不都还是帝王家的玩物和联姻的筹码?但是海国的君王不一样!他的王后,已经垂帘,做了海国的听政王后;可见海国君王,对女人的看法,与世俗根本不同!就算女儿身为妃位,也未必比他国的王后差了!”

    一旁的陆子胥已经看的傻了。

    他终于明白,王上的底牌在哪了!

    婚姻纵然是父母之言,但是能率先博得当事人的好感,也是出奇制胜的一大杀招啊!

    他穷尽才智,哪能想到,王上在深宫之中,竟然连远在外地的齐国公主的芳心,都已经收入囊中!

    我王竟然恐怖如斯!看来他之所以没有给我谈判的筹码,是因为王上早就料定,关键时刻,齐国的嫡公主会帮助他来完成使命的!

    有了齐国公主这般助攻,他陆子胥的出使提亲任务,就可以很好完成了啊!

    齐王和田璇仍旧对峙着。

    突然田璇就靠近大殿的柱子,说道:“今日父王就给女儿一个答复,到底是要秦王拉走女儿的尸体,还是要把女儿嫁入海国!”

    齐王幽幽叹了一口气:“这丫头,当真是寡人的索命鬼啊……”

    但是旋即他脸色再度铁青,看向陆子胥:“海国使者,公主之意,你也看见了。但是提亲的事儿,你们这点东西,实在是难以令人感到诚意啊!”

    陆子胥脑瓜转得飞快。

    显然是齐王对这个女儿还是有点宠爱的,不会当真逼急了让她撞死在柱子上。

    但是海国能拿出来什么东西呢?

    说实话,对于齐国这种大国,海国拿出来什么,都不值一提。

    不割地、不赔款、不称臣,那海国还能给出来什么条件呢?王上有没有给出来什么暗示呢?

    突然陆子胥想起了后面那句话。不能许诺任何实质性的利益!

    对啊,就是这句话,王上其实已经给出来答案了!不许诺实质性利益,那换言之,也就是可以许诺非实质性的利益了?

    陆子胥心里有了答案。

    “启禀齐王,如果齐国愿意将公主嫁给海国,将来若是齐国与海国开战,我们海国军队,愿意退兵九十里!”

    “退兵九十里?”齐王眼神中一亮。

    海国三城,加起来也不过百里之地,退兵九十里,那也就是等于把海国都城给放在齐国面前了?

    这么看来,虽然海国实质上没有割地,但是只要齐国出兵,就可以直捣海国都城,同样可以狠狠折煞海国的锐气!

    “那……寡人就依使者所言,将公主嫁给海国!”

    ……

    汪过看着打道回府的陆子胥,满脸愁容。

    怎么,这狗东西还活着回来了?

    而且看起来,竟然还比走的时候胖了一点?

    不是吧,寡人让你想方设法嚣张起来,就是想彻底惹怒齐王,你咋还能活得如此有滋有味?

    “你出使齐国,齐王就没有动怒?”汪过问道。

    他得好好了解一下,到底这狗东西干了什么事,竟然没让齐王气的发兵讨伐海国,还让齐王把这狗东西好吃好喝招待了一顿!

    “依臣所见,齐王虽然动怒,但不知道我们的底细,所以臣牢记我王所说‘嚣张’二字,结果到头来,真把齐王给唬住了……”陆子胥禀报道。

    啥?啥玩意儿?

    坐拥八十城的齐王,就因为寡人让人嚣张几句,就不敢打了?

    不是吧,这人有没有点大国的风范啊,都骑到脸上输出了,还能忍得下去,不敢对我一个小国动手?

    而且,明明就是你陆子胥表现的没有惹怒齐王,怎么到头来,反而把责任全都推在了寡人头上?

    寡人那意思,是让你去吓唬齐王的吗,我是真的想让你惹怒齐王的啊……

    “齐王有这么好吓唬?你该不是许诺给齐王什么好处了吧?”汪过眯着眼睛。

    只要逮住陆子胥一招之错,汪过就要把这个人给安排了!

    “这就是我王的英明了,时机把握非常到位。眼下齐鲁两国正在交锋,齐王不敢过多屯兵于海国边境,因而臣一旦嚣张起来,这齐王也拿捏不准,怕背腹受敌。于是虽然生气,到头来就没敢把臣怎么样……”

    “我王?您怎么晕了?太激动了吗?”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