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统天下从投降开始 > 第三十五章 好钢用在刀背上
    陆子胥愣了。

    啥,王上不要我随军参谋,竟然让我看押粮草?

    汪过看着陆子胥懵逼的表情,忍不住想仰天大笑。

    怎么着,让你出使齐国去背刺寡人,今天寡人就把你安排的明明白白的!

    不给陆子胥任何反应的机会,汪过直接下了命令:

    “这次讨伐齐国,寡人亲自领兵一万七千名,直取营国;陆子胥,领三千人看押粮草,全都着精制铁甲。”

    “王后和丞相商央领政,再告诉大将军姜申,只管操练禁军,不要插手任何前线事务。”

    “至于史官……就负责督办这行军三天所用的粮草吧。”

    安排完毕,汪过满意的点点头。

    前线由寡人亲自指挥,商央留在都城,姜申和吕布伟远在平城,陆子胥也给打发到军队最后面,负责看护粮草去了。

    甚至连精制铁甲,都一股脑扔给了后勤部队。

    妙啊,这样一来,寡人身边,就没有一个可用之才了!军队也不是穿着精制铁甲的王牌军队!

    好钢,就必须用在刀背上!

    系统给安排的东西,寡人全都变着法挥霍了,这下可行了吧?

    这样行军,该不会还有人以为,寡人能拿得下营国吧?

    能安排商央一伙儿人,也不枉费汪过一晚上的苦思冥想,因而汪过心里十分满足。

    至于那个史官,就纯粹是殃及池鱼了。

    这狗奴才竟然不老老实实写东西,还提出怎么打仗的思路,也是可恶!干脆直接弄一个筹备粮草的职务,让他出点苦力!

    其实,对于史官这种人,汪过最想干的,就是来一句发配宁古塔、流放海南岛之类的,但只可惜……海国没有这么大地方。

    不过没有就没有吧,汪过也不想要那么大的地盘。实在不听话,就扔到海里去喂鱼!

    ……

    海国,丞相府。

    陆子胥来到丞相府,心里十分忧愁。

    见到商央,客气完毕,陆子胥直接抛出来了他的问题:“我们海国军队不多,王上还不搞偷袭,不准备后备,就这么带着三天粮食晃荡过去,这营国,能拿得下来吗?”

    “而且最好的装备,就是那三千精制铁甲,王上竟然全扔给后勤,不给先锋部队留一点!这仗,到底是怎么打嘛?”

    商央左手呈“八”的手势,托住下巴,思考了片刻,也是说道:“王上此举,我也一时之间没有搞懂。不过你有没有发现一个问题?”

    陆子胥略一沉吟:“王上把我们的建议都驳回了?”

    “是的。所以我们就得换位思考一下,王上为什么选择了一条,我们看起来完全没有任何可取之处的方法。”商央也皱着眉头。

    但是商央也就想到这里了,再往下思索,却是毫无头绪,于是,两人都陷入了沉默。

    正在这时,突然一个孩童跑了过来,一把抱住商央,就想往他身后藏:“爹,老师要打我!”

    商央正在发愁,没什么好脾气:“老师为何打你?”

    “我今天做的题全做错了,惹了老师不开心,所以老师要打我!”小孩满脸哭丧。

    “都做错了?”商央眉头一皱,就想把自己的孩子揍上一顿。

    正在这时,突然有商央手下的一名门客站了出来,说道:“丞相不可!”

    拦住商央,门客这才继续说道:“丞相,试想,老师出的题目如此繁复,若非公子有意避开正确答案,何至于全部做错?”

    有意避开正确答案?

    那不就是得先拥有正确答案吗?

    商央眼前一亮,也不顾着小孩的学业了,激动之下,一拍桌子:“我懂了!”

    陆子胥连忙问道:“丞相懂什么了?”

    把门客和小孩都赶出去以后,商央这才兴高采烈地说道:“刚才我那门客一句话,倒是把我点醒了。”

    “我那孩儿若想把所有题目做错,首先他得知道那些题目的正确答案是什么。否则不可能连蒙都蒙不对一道。”

    “所以,表面全错,其实孕育着全对。”

    “而王上也是如此,他选了一条我们看起来避开了所有正确选项的方案,但实际上,这就是最正确的方案!”

    商央说到这里,已经是十分激动,猛然起身,直接从墙边悬挂的装饰兵器中,抽出一把刀。

    “丞相,你这是要做什么?”在对面的陆子胥,吓得瑟瑟发抖。

    以前都是姜申直接和商央打交道的,他第一次来丞相府,可从没听说过丞相一言不合就拔刀的……

    商央也不答话,而是自顾自说道:“在我们看来,王上这种背离正确选项的方法,就是好钢用在刀背上。”

    “但是我却觉得,如果好钢落在刀背,那其实就是,王上有意指点我们,要用刀背,反向劈砍别人了!”

    陆子胥也是聪明人,商央一点,顿时也理清了所有头绪。

    为什么王上要大兵压境,却仍然拨出来军队,专门保护粮草?

    为什么王上不搞轻兵突袭,而是把最重要的精制铁甲,全数拨给后勤军队,还要陆子胥自己亲自带队?

    陆子胥看向商央,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两人异口同声道:“王上怕劫粮!”

    两人说完,尽皆大笑。

    陆子胥问道:“猜出王上之意,你那门客,也有一功劳啊!他叫什么名字?”

    商央挠了挠头:“我这儿门客众多,我也记不很清,好像叫蔺不如来着……”

    ……

    齐国,齐王宫。

    “哦?海国要打营国去了?”齐王听着甄哀士的汇报,也是有点后怕。

    之前幸好他看出了陆子胥脸上的嚣张,和海国达成了某种协议。

    不然齐王相信,可能海国会趁机攻打他!

    甄哀士说道:“我王,现在我们和鲁国交战日益激烈。后背的安全,尤为要紧。依臣看,与其是坐山观虎斗,倒不如借机帮营国打一下海国……”

    齐王微微皱眉:“这事不太好吧?寡人与海国刚刚交好,就这么明目张胆帮营国打海国,万一海国真的掉头来打齐国可怎么办?”

    甄哀士一笑:“我王差矣!攻打海国,何必明目张胆的帮?他们的运粮之道,有一处必经要塞,距离齐国边境只有五十里。”

    “我们若是神不知鬼不觉,夜晚偷偷劫了他们粮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