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统天下从投降开始 > 第三十六章 任命一个贤才
    甄哀士嘿嘿一笑,就在地图上把那一点给直接标了出来。

    “我王请看,这安风镇,周围都是一马平川的平原,而且海国想要往营国前线运粮,这里是必经之地。”

    “安风镇虽然归海国管辖,但是距离齐国境内,只有五十里,星夜即可奔回。”

    “到时候我们趁夜色,神不知鬼不觉来一发偷袭,把他粮草烧了……”

    齐王一拍大腿,也是乐了:“到头来,海国前线受挫,后方粮草也供应不济,他这两万军队,非得全部被困死不可!”

    “而且,海国的对手是营国,又刚刚娶了璇儿,一定第一时间怀疑不到我们头上。”

    “等到真发现是我们劫粮,海国已经元气大伤,也无法再对我们做什么行动!”

    甄哀士脸上堆起谄媚的笑容:“我王英明,臣立刻派人下去,准备劫持粮草!”

    ……

    海国,都城。

    军队肃整,雄姿英发,旌旗蔽空,喊声如雷。

    汪过站在两万人面前,一身戎装,审阅着眼前的军队。

    这些军队,都是当时姜申率领的反叛军,此时被收编后,成为了海国军队的主力。

    汪过心中,感慨万千。

    他真的是不明白,这么强的一支军队,当时怎么就投降了自己……

    而站在汪过下面几级台阶靠前的位置,正是丞相商央,给士兵们开着动员会。

    “诸位!自平王东迁以后,天子式微,诸侯并起。我海国地处东海之滨,守三城之土地,续先王之基业。数百年来,未敢逾越。”

    “但天行不公,君臣失分。凡诸侯者,恃强凌弱,则可称霸图强;安守本分,只等宗庙尽毁。”

    “此乃大争之世,争者活,退者死!”

    “幸我海国,天降雄主,先稳定朝局为内,后威慑齐国于外。”

    “如今我王锐意进取,直下营国,开疆拓土,立万世功勋。众位将士,你们是愿意死守城池,等他国攻破;还是愿意与营国决一死战,壮海国威名?”

    汪过在一旁听着,心想商央这个狗东西怎么这么能忽悠?

    寡人就是单纯想亡个国,早点回去好吗?

    这让你说的,从平王东迁一直说到如今天下形势,感觉跟寡人要干点什么大事似的,听起来怪激动的。

    正在汪过暗暗腹诽的时候,下面的士兵已经齐齐跪下。

    “愿听我王调遣,愿与营国决一死战!”

    商央这才点点头,回头看向汪过:“我王,您也来讲几句吧!”

    汪过点点头,看向军队。

    他本来是不想讲的,但是看下面的人好像颇有干劲的样子,还是得出来败败他们的火。

    你们可别一激动,真把营国给我打下来了啊!

    汪过站定,开始讲话,声音和语调就比商央的忽悠劲少多了。

    “诸位雄心,寡人已经明白。但人死不可复生,所以不管何时,我要求你们,把自己的生命,放在高于战争胜利的地步。就是这样。”

    妈的,看你们谁敢舍命攻城!

    说完,汪过直指城门外:“出兵!”

    ……

    坐在战车里,汪过的心情十分美丽。

    他先带着一万七千名士兵先行,浩浩荡荡直接开赴营国。

    看不见那几个狗奴才,真是太令人开心了!

    但是汪过仍然面临一个问题,就是谁来负责阵前领兵。

    毕竟,汪过作为君王,在大方向上指导指导就算了,亲自带兵冲锋,这事他可不干。

    当然,也不会有人让他干。

    既然那帮狗奴才不在,寡人就随便抓一个人领兵冲锋好了!

    该不会真的有人以为,寡人随便抓一个人领兵,就能把营国给打下来吧?

    但是旋即汪过发现,当他以前也这么想的时候,事情好像多多少少都出乎了他的意料……

    算了,以寡人这人品,还是不要随机了,认认真真选一个可堪大用的亡国贤才,才能让事情更加稳妥!

    环顾四周,汪过的视线,终于落在了身前的一名禁军身上。

    经过姜申的整顿后,禁军虽然号称三千,但其实是要比三千这个数量多一些的。

    因为当时姜申整顿禁军时,留了一点人用来保护汪过的安全。

    这次姜申再次带着禁军,前往平城操练,其实也是做了一定程度的轮换。

    也就是之前负责保卫王宫,没参与整顿的禁军,这次全部跟随着前往平城。

    而同样,之前参与过整顿的禁军,留下那么一点人负责保卫王宫,没有跟去平城,所以正好赶上了这次讨伐营国。

    妙啊,连姜申都不想带的士兵,那真的是寡人的心腹爱将!

    尤其是眼前这名禁军。

    听说就是他,当时十分憨厚的参加了姜申版本的徙木立信,最终拿了一百两银子……

    说起来这不是闹吗,提到徙木立信这件事,汪过又是一把鼻涕一把泪……

    他按照自己对中学历史的记忆,派司马玩懿密切监视商央,结果却没想到,在这个世界,徙木立信这种做法由商央教授给了姜申……

    哎,旧事,旧事,不提了!

    汪过稳定心神,看着眼前的禁军士兵。

    很显然,作为亲历者,徙木立信这件事对他的影响最大,造成了他无条件对上级信任的优秀品格。

    汪过要的,就是这种听话的士兵做将领!

    ……

    廉皮页被汪过叫过来时,还有点发懵。

    最近自己走了什么狗屎运?

    先是稀里糊涂得了一百两银子,后来又被大将军姜申好好赏识了一番。

    这眼下,竟然是王上指名点姓的要见他!

    和廉皮页的想法有一些差池的是,汪过其实只是指着他让他过来,并没有指名点姓。

    要是汪过事先知道了他叫啥,恐怕就能直接打道回府了……

    “寡人问你,你对寡人那句,生命高于战争胜利,是什么理解啊?”汪过笑呵呵的,问着眼前的禁军士兵。

    廉皮页答道:“臣愚钝,只能按字面理解!如果战争危及到自己生命,那就首先保护自己的生命!战争的胜负倒在其次了!”

    嗯?这个有点憨憨的家伙竟然真的这么听话?

    汪过两眼放光。

    “好!寡人就任命你为前部先锋,给寡人叫阵营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