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统天下从投降开始 > 第五十二章 防不胜防
    烛之武退秦师?

    汪过一愣。

    这种经典文章,汪过自然是知道的,烛之武凭借出色的外交能力,靠一己之力化解了秦晋两家联手攻打。

    烛之武?武烛?

    真的是日了狗……

    不是吧,这狗系统怎么这么会啊?又有新操作了?

    之前还是商央、吕布伟这种用同音字来代替,后来成了廉皮页这种拆字游戏,到了如今,系统都演化出第三代起名方式了?

    亏得寡人一个劲,从武烛的谐音,思考到武火虫,这才放心大胆的去使用……

    结果到头来,靠着烛之武在这儿给我下套呢?

    别吧,防不胜防啊……

    【玩家您好,游戏世界中出现的人名,均是根据玩家行为,以及天下大势所作出的评价而进一步产生,与系统无关。出现新的命名规则,是对玩家优秀玩法的肯定,希望您再接再厉,早日一统天下!】

    ……

    WDNMD……

    寡人能把这个系统拆下来扔了不……

    这什么狗系统啊?

    咋还能一边伤口上撒盐,一边大加嘲讽呢?

    不是,我干了啥啊,就成了对玩家优秀玩法的肯定?

    寡人真不知道是哪做的优秀了……

    求求你做个人吧,寡人都这么处心积虑亡国了,你就别搞心态了行不……

    汪过只觉得背后冷气直冒,不由自主往上拽了拽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哎,难受。

    现在的汪过,是真的委屈的像个一百多斤的孩子了。

    “喂,老三?老三?呼叫老三!咋没人了?”欧阳飞还在聊天信息中,不断呼叫汪过。

    汪过把眼一合,发了一个“睡觉!”,就不再理欧阳胖子了。

    ……

    海国,都城,丞相府。

    下了朝,大臣们像商量好似的,一股脑挤在了商央的家里。

    毕竟,商央作为汪过第一批提拔起来的人,又是丞相,在朝臣之中,颇有威望。

    “丞相,今日王上哪里有不开心了,怎么竟然让我们没事就滚?如此粗鄙之语,可实在是有辱王上身份啊!”

    “是啊,咱们给王上道喜,恭贺王上为海国开拓了疆土,怎么王上好像还有点不开心的样子?”

    众位大臣议论纷纷,呼声一次比一次高,差点都快要找汪过理论一把。

    商央在大臣中间,坐在太师椅上,也不答话,乐呵呵看着朝臣们在这里吵吵闹闹。

    说实话,当汪过一开始说“滚”的时候,他也着实吃惊了一阵。

    但和一般大臣不同的是,商央对汪过更为了解,而且也更相信汪过为人!

    果然,在这帮大臣吵吵闹闹的间隙,司马玩懿已经从宫里给商央递出来了话,说是王上根本没有骂他们,恐怕其中另有深意。

    商央了然,所以等到那帮大臣吵闹的差不多的时候,让仆人给端上来一些茶水。

    “诸位,说够了,就喝点茶歇息吧!”商央不急不躁,仍然笑呵呵看着众人。

    众人喝了点茶,仍然觉得余怒未消,再次围上商央,要丞相带领百官,前去给王上谏言。

    商央冷笑道:“真是愚蠢!”

    转而望向蔺不如,问道:“不如,你是怎么看这件事的?”

    自从上次蔺不如的无心之语,让商央和陆子胥敏锐地意识到,齐国可能来劫粮以后,蔺不如已经是丞相府的红人。

    见到商央发问,蔺不如赶忙躬身行礼道:“丞相,依我所见,王上一代雄主,虽然不拘小节,但是断不能对臣下辱骂。”

    “所以我料定,王上此举,必有深意,而且对这‘滚’字的分析,不可以流于表面。”

    “但到底应该怎么分析‘滚’字,我却一时间没有想明白,需要众位大臣结合实事,猜出王上深意。”

    商央听完,连连点头。

    环顾群臣,商央笑道:“这蔺不如,只是我丞相府的一个门客,并没有参与朝堂之事,所以难以单独领悟出王上深意,并不奇怪。”

    “但是他分析问题的方向,却是比诸位强了太多。因为他始终牢记一个原则,就是当今王上,乃一代雄主!”

    “你们这群人,一旦有点不理解的地方,不是反思自己,努力思考王上的深意,反而在这里叫嚷。连我丞相府一个门客都不如,你们深居朝堂,不觉得惭愧吗?”

    商央说着,语气逐渐加重。

    “当时王上驱逐甄哀士,用我和大将军,你们有几人能够理解?”

    “当时王上向齐王提亲,以不循常规之法征讨营国,你们又有几人能够理解?”

    “但事后证明,王上永远都是另有深意,永远都是正确的!”

    “你们诸位,不该反思一下吗?”

    字正腔圆,落地有声。

    一席话把群臣说得哑口无言。

    的确,每次都是他们出言质疑王上,但每次结果都证明,王上是对的……

    但是仍然有人不服道:“若说以前,的确是我等愚钝,不明白王上深意。”

    “但是如今,一个‘滚’字,市井俚语,几岁孩童都能听懂,哪有什么深意?”

    商央笑道:“空谈误国。不写出来,你们怎知王上深意?诸位请看!”

    商央甩出一张他刚才写好的“滚”字,放在众人面前。

    商央朗朗道;“你们看,这‘滚’字,如何构成?自然是左边一个三点水,而右边,酷似一个‘兖’字。”

    “这三点水,象征多水之地,又与我们国号‘海’字相为呼应,所以这三点水,就是意味着我们海国!”

    “而‘兖’字,并不常见。但凡出现,均以地名相称呼。”

    “相传,上古时期,大禹治水,划分天下为九州,兖州正是九州之一。虽然九州划分有很多种说法,但公认的是,兖州之所在,正是处于黄河与济水之间。”

    商央说到此处,已经是按捺不住的激动,“唰”一下,打开了身后的地图。

    “黄河与济水之间,如今是谁家地盘?”

    “正是鲁国!”

    “所以,王上说的‘滚’,并非是在辱骂众位,而是提醒我们,以海国之威,谋鲁国之地!”

    “所以说,王上乃一代雄主,我们只是思考身边的齐国,但王上已经把目标定在了更远方的鲁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