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统天下从投降开始 > 第八十章 于是他闭上了双眼
    是的,贼不走空!

    李四想起来了这句话!

    也亏得他常年做盗贼,偷偷摸摸潜入别人家里的时候多,被发现了追赶出来的次数也多,也就下意识般对身边的事物更为留心,在目力和听力上,比一般人更强。

    所以,虽然王上说的这句话,声音极低,而且一晃而过,但是李四在此时回忆时,还是敏锐的把这句话给捕捉了起来!

    没错,这就是解谜的关键,贼不走空!

    而且,这个贼,就是指的李四!

    “妙啊,贼不走空,这句话,肯定藏着王上的深意!”姜申一拍大腿,十分激动。

    陆子胥点点头,也是仔细地揣摩着这句话。

    毕竟,做智力游戏这种活动,还得靠他来猜出王上的深意。

    陆子胥暗自思忖,贼不走空是个很常见的话,用来形容只要贼盗出手,必然有所行动,有所获得。这看起来,就是对李四的一句祝愿。

    祝愿他此次也是贼不走空,一下就能分辨出这银子里面是否掺假。

    但是这话从王上嘴里说出来,就是大不一样。

    紧急关头,王上哪里会闲着没事,只说一句祝福呢?

    陆子胥摇摇头,再次把刚才的思路理顺了一下。

    于是他的脑海里又浮现了一遍之前对贼不走空的理解。

    王上祝愿李四贼不走空,只检验一锭银子,就能分辨出里面是否掺假。

    等等,里面?空?

    陆子胥的眼前突然一亮。虽然之前鲁国使者押送银子过来,他没有进行全面的检验,但是入库的时候,也是能看到所有银子的表面的。

    要是表面有问题,他早就拦下来了。同时他也相信鲁国使者不会蠢到连表面功夫都不做一下。

    所以,既然有问题,一定是出现在里面。

    同时,空也是在某种程度上进行暗指,一些银子里面并不是实打实的白银。

    所以,贼不走空这句话,也可以拆分成:贼,不走,空。

    贼指李四,空指有掺假的银子,不走自然就是要让李四在那里停步,把这锭银子抓出来。

    这样下来,王上指出来的路,已经十分明白了,就是要李四分辨出那个掺假的银子,并且一下抓出来!

    但是李四怎么分辨哪个银子是掺假的呢?

    这个“空”字,又该做怎样的解读呢?

    肯定不能是字面意思,因为银子的重量很容易感觉出来,空心这不闹着玩呢吗?

    而且,陆子胥之前安排这批银子入库的时候,总体质量和银子的锭数都是经过清点的,也就是说,如果并非通过专业知识详细地检查,一般人很难凭肉眼和感觉,来观察出来这银子有什么毛病。

    陆子胥的心里,突然宛如明镜。

    如果一锭银子,在外表看不出来什么异样,抓在手里也感觉沉甸甸的,那答案就是呼之欲出——

    银子里面,掺了其他的金属。

    而且至少是两种以上的金属混合其中。

    因为鲁国使者送来的银子,从大小,重量上都和正常的没有什么区别。

    换言之,也就是密度和正常的银子一样,因而不可能用单一的金属掺假,必须配了两种以上。

    妈的,鲁国公这个狗贼!

    掺假竟然掺的这么不要脸,为了省这点银子,竟然连掺入多种其他金属,配平密度这种事都能做的出来!

    而那边,姜申也没闲着,和李四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希望能发现一些线索。

    “我说李四啊,‘贼不走空’在你们那一行,一般都什么时候说这句话啊?”姜申问道。

    李四立马回答:“一般就是去了比较穷的家庭,实在没发现有啥可以偷的,就尽量摸一摸值钱的东西顺走。”

    “或者在富贵人家中,被对方发现了要赶紧溜,跑的过程看到了好东西,也顺手摸过来。”

    姜申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嗯,没想到你还挺熟练的。”

    李四:……

    为什么我总有一种,大将军在利用解谜的机会,给我钓鱼执法呢?

    陆子胥听着姜申和李四的对话,也来了兴趣,问道:“你们如果慌乱情况下顺东西,也不能带走很多吧?那怎么确定自己拿到的是值钱的东西呢?”

    李四嘿嘿一笑:“当然是靠我这双手上的感觉。不是我吹,我在黑灯瞎火中,摸一遍所有宝贝,就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值钱了。”

    陆子胥奇道:“单纯凭感觉,不需要理由?”

    李四道:“我偷了这么多年,就是靠的一手感觉,顺东西都不带犹豫的,往往也不会出错。如果犹豫,反倒败北。”

    “妥了!”陆子胥一拍手掌。

    他是真的懂了王上的深意!所谓贼不走空,除了拆分成贼,不走,空以外,还有一层含义,就是要保证李四处于贼不走空、顺手能摸值钱东西的那个状态!

    一语双关,妙到毫巅!

    “如果要让你凭感觉摸出来真银子和里面混了杂质的银子,能不能靠感觉摸出来哪个值钱?”

    李四咧咧嘴,倒吸了一口冷气。这玩意儿难度系数听起来不小啊。

    “陆大人,我如果保持一个贼盗的状态,或许可以。但是我改邪归正已经很久了……”

    “正了?那就再邪起来!”姜申拍案。“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今天晚上,就得邪起来!去摸到哪个银子掺了假!”

    陆子胥一愣。这大将军也太彪悍了吧,哪有劝人改正归邪的?而且,这玩意儿也不是你下命令就能解决的吧……

    但谁知,李四之前还有点上上下下,左右左右的小动作,听到姜申下了命令,立马站的绷直,行了军礼,喝道:“保证完成任务!”

    陆子胥就更懵逼了。

    一个月没见,这百善军,竟然如臂指使到这种程度?

    上级有命令,底下士兵说做就做?

    李四收到命令,表情立刻变得严肃起来,之前猥琐的气息也收敛了下去,转而有一抹严肃。

    他稳定心神,接过来了姜申递给他的一锭纯银。

    毕竟,想要验假,先得摸一摸真的感受一下。

    在这一刻,李四突然觉得,自己好像回到了十几年前,自己还是吃不饱饭的孩子。

    他偷偷潜入当地的地主老财家里,小心翼翼的进入银库,摸索着里面的银子,感受着银子的温度……

    他似乎隐约间找到那个状态了。

    于是,他闭上了双眼。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