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统天下从投降开始 > 第九十章 不许守城!
    姜申躬身道:“上次百善军在都城分派兵器,我王命臣拿了孙宾的兵器。”

    “后来我就意识到,我王觉得此人不应当作为冲锋陷阵的士兵,而是另有打算!”

    “故而臣与孙宾聊天,发现此人学问颇多,就拜为军师了。”

    “说到底,还是我王提醒了我要全方面考察人才,这才有了这样的军师!”

    姜申说完,眼神中一片火热。

    汪过:嗯,行吧。

    反正他已经习惯了,这群狗奴才动不动就把锅甩自己脸上来。

    但是他还是真的想说,他是生怕那双枪把孙宾给压坏了,这才让姜申拿了孙宾的兵器啊,真的没有别的意思!

    这群狗奴才,怎么就脑补成寡人要他全方位考量人才了呢?

    哎,真的不懂。

    不过汪过也是想到,如果再遇到那样的情况,他也不会让孙宾强行拿着两柄长枪的……

    毕竟,他只想做个昏君,并不想做暴君。

    为了单纯的防止一发背刺,就让一个残疾人背负这么大的压力,汪过觉得还是于心不忍,没这个必要。

    毕竟背刺他的人这么多,有这功夫,还不如把商央、姜申之流给安排掉。

    算了,算了!

    平复一下心情,汪过坐下,看向孙宾。“那敢问军师,你觉得接下来,咱们应当如何对敌啊?”

    汪过眯着眼,心中不停盘算。身体上可以给孙宾一些照顾,但是他的谋略,汪过是坚决不能采用的!

    汪过已经做好了打算,在明天的战斗中,他绝对要亲自指挥,非让海国大败亏输不可!

    在这之前,他还是得好好问问孙宾,排除掉一个可以取胜的正确选项。

    孙宾思考了一下,道:“依臣之见,最好就是守城。平城的城墙由鲁班大师建成的,应当是一个坚固的壁垒。百善军的弓弩队可以依赖城墙作为依托,转而进行反攻。”

    嗯?守城?

    汪过又看了看这城墙。

    能把一个城墙做成这么奇奇怪怪的结构,而且用料全是系统给的高级建筑材料,汪过实在没把握田修能打下来啊……

    而且汪过觉得,自己这位大舅哥,看起来也不像是那种一往无前的主啊。

    今天就是断了个军旗,直接退兵不打了。要是汪过不让他尝到点甜头,恐怕田修能一直按兵不动……

    算了算了,还是寡人帮他一下好了。

    “明天所有人,出城迎敌,不许守城。”汪过思考了一下,又补充道,“以百善军为主力。”

    这下总不会有错了吧?

    没了平城这个巨大依托,再以招兵时实力最弱的百善军为主力,该不会有人真的以为,这仗能打赢吧?

    ……

    齐国军营。

    田修的心情十分不爽。

    不止是因为军旗被海国军队一箭给射断了,更是因为他爹,也就是齐王,给他来信了。

    心中田修被他爹好一顿怒骂,只说他惹是生非,竟然不等齐王回去,竟然擅自调动了十万军队,讨伐海国。

    到了最后,齐王给田修下了命令,说齐王会带领二十万军队过来做他的后援,让田修不可以轻举妄动,凡是要多听丞相田庸的意见。

    真的是,这些人都是老思想!

    田修想到这里,就不由觉得憋屈。自己的父王枉称一代霸主,结果当初连自己的亲妹子田璇都输给了汪过。

    到头来,还不是他这个做太子的,领兵讨伐,一天之间,海国九座城市已经被打下来八座?

    这么大的功劳,齐王竟然丝毫不夸,反而斥责自己轻举妄动,还要自己处处听田庸的话?

    田修就很不服气了。

    但是,他再不服气,发出命令的人毕竟是他爹,还是他的王,所以田修把丞相田庸请来,给他看了齐王的命令。

    田修翘着二郎腿,颇有些不耐烦,道:“丞相,依你之见,我们是打,还是不打啊?”

    田庸心里一万个妈卖批。

    这个齐王老儿,可真的把自己给坑苦了!

    以田庸这种老谋深算,自然算得出来,齐王的意思是不想打,而田修的意思是想打。

    齐王觉得自己的太子实在是轻举妄动,年少轻狂;而田修又觉得自己的父王简直畏首畏尾,平白给他人长志气。

    但他俩毕竟是亲父子,这种话都藏着掖着,谈话中间就稍微拐弯了一下,拐到了田庸身上……

    田庸心中暗叹,这玩意儿可怎么整?

    他说打,齐王到时候饶不了他;他说不打,太子以后也会记恨。

    如果以比较黑暗的手法,这时候他应该上演一场支持太子并弑君,或者支持齐王并另立新太子的戏码,就能编出来一本新的小说。

    甚至开头都很好设计:田庸从来没有想过,作为大国丞相的他,在一个陌生的城市里左右为男……

    但是田庸还真不是这种人。虽然他的确有一些才能,但奈何在这本书中,他一直以配角的身份出现,还是反派手底下的配角,实在没有那么多戏码……

    所以他没什么办法,既然齐王和太子把皮球踢给了他,那他只能往这只球上撒点尿再和稀泥了……

    田庸躬身道:“王上之意,是要太子不可轻举妄动。但不去轻举妄动,并不是不动。倘若太子若抓住战机,那必然也是要出手的嘛!”

    田修一听,来了精神。

    好啊,只要田庸不拦他,他非要荡平了海国这最后一座城市不可!

    田修态度也恭敬了一些,二郎腿也放下了,赶忙说:“丞相,那怎样算是抓住战机?”

    田庸心里暗笑。等的就是这句话!

    太子想打,齐王不想打,那他田庸就在口头上应付太子,说抓住时机可以打。

    但是,只要他把这个所谓的时机,变成一个不可能达到的状态,这不就也尊重了齐王的意思,没打起来吗?

    那这个时机,应该怎么说呢?田庸眉头舒展,已经计上心来。

    汪过唯一的仰仗就是平城,肯定会守城;汪过最近招募的百善军战力最差,肯定不会派为主力。

    “太子,只要汪过率兵出城迎战,并且以百善军为主力,我们就可以打!”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