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统天下从投降开始 > 第一百零三章 寒天谷!
    “若是王上也想这么做呢?”

    姜申听完,“嘶”了一声,倒吸了一口冷气。

    “军师,这不太行吧,六千人去断二十七万人的后路……”

    姜申满脸黑线。他带兵打仗这么多年,都没听说过六千人拦着二十七万人的打法。

    虽然胶东城有一些关隘,但是也没到“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程度吧?

    孙宾也沉吟不语。他也没听说过这种打法,但是身为兵圣后人,孙宾对于战场上的变化,显然包容度大得多。

    “别人没有,为什么我们不能开创?”

    “大将军,你使劲儿想想,有什么可能,六千能追着二十七万去打?不用管多扯,只要是种方法,我们就可以考虑。”

    孙宾对姜申道。

    在他看来,只要有足够的想法,哪怕离奇古怪,都可以拓宽自己的思路。

    姜申叹了口气道:“实在太难、太难啊!就算是二十七万头猪,平均一个人也要去赶四十五头。更别说是齐国军队了。这么打,谈何容易?”

    孙宾点了点头,沉吟不语。这看起来,确实是个死结。

    六千人,追着二十七万头猪都感觉吃力,更别说追着人了。

    孙宾轻咬嘴唇,在脑子里面,飞速旋转。

    他在推演着姜申的逻辑,总觉得隐隐有点问题。

    “收拾不了猪,为什么收拾不了人?”孙宾小声自言自语。

    该不会真的有人以为,人就一定比猪强吧?

    嗯?姜申的眼睛一亮。

    “你是说,作为士兵,齐国那些军队,会更听从调遣?所以咱们歼灭起来,也就不像抓猪一样那么东奔西走?”

    孙宾点头道:“对!而且更重要的是,人会恐惧,在慌乱之中会自相残杀。而猪不会。”

    孙宾说着,拿出地图,指着胶东城,说道:“胶东城有一处峡谷,名叫寒天谷。”

    “它本来叫寒田谷,意思是峡谷山高,上面田地发寒。只是后来田氏代齐之后,齐国先王觉得这名字,像他们田家要凉透了一样,所以改成了寒天谷。”

    “若是齐王和田修知道他们要在寒天谷中遭到惨败,估计这峡谷的名字配上兵败的命运,这对父子非得产生心理阴影不可……”

    姜申看过地图,凭借着他多年带兵打仗的经验,心中也是一惊,道:“这个寒天谷,总长大约十里,距离我们海国的顺城十分靠近。若从这走,可以直接从顺城插入胶东城靠近齐国内地的部分。”

    “而寒天谷末端,又分为两条路,大路坦荡,小路只容得下一人一骑同时通过。假如在此布下埋伏,再堵住入口和大路的出口,齐国军队势必哗变,争抢小路的出口。”

    “到了那时候,我们岂不是瓮中捉鳖,他们从小路出来一个我们逮一个,这真的是比抓猪还容易了……”

    姜申连连心惊胆战。心中对汪过的敬佩,更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之前听商央说,王上想借平城进行防守反击,一举击溃齐国,他还觉得打胜仗容易,消灭齐国的有生力量比较困难。

    但到了此刻,姜申才真正的发现,在王上的布局下,自己这六千人,恐怕真的能干掉齐国退兵的大部队……

    但是他也有一个疑问:“这寒天谷是小路,齐国退兵的话,为什么放着大路不走,专门来走这种小路?”

    这就是姜申最大的疑问。他能看出来此地凶险,齐国那边的谋臣武将,也不是吃干饭的。

    他们难道就宁可知道这其中的风险,也不走大路,要走着峡谷险地?

    孙宾耸耸肩。“在王上的布局中,他们没得选。”

    “嗯?”姜申一愣。

    “王上必然有把握守住平城,所以才派我们埋伏此地。既然王上有把握的话,那齐军慌不择路的逃跑,钻到这峡谷中,也就很正常了吧?”孙宾笑道。

    “军师以为,王上能靠三万普通士兵,把二十七万齐国军队给追的慌不择路?”姜申感觉心惊。

    他太熟悉平城了,除了鲁班大师建造出来的城墙,平城可没有这种天然的峡谷用作地理优势!

    这样,三万能打二十七万,还是追着打?

    “军师,难道你知道王上这仗会怎么打?”姜申问道。

    “不知道。”

    “不知道就敢断定王上肯定能追着打出来?”

    “肯定能啊,那可是王上!”孙宾一挑眉毛,“你该不会以为,王上这么做,是自寻死路,想要亡国吧?”

    姜申:……

    现在他是真的服了。

    军师不愧是军师,思考问题的角度还真刁钻哈。

    反正孙宾也不知道汪过该怎么打,但是只要知道汪过是一代雄主、不可能自寻死路、自取灭亡,也就够了吧?

    平城的事交给王上,他们只管埋伏,不就好了么?

    “放心,百善军中自有高人,肯定有人知道那些荒无人烟的小道,咱们从平城开到寒天谷,绝对不会被齐国军队发现的!”姜申拍着胸脯,下去安排去了。

    ……

    平城外。

    经历了好几天的快速赶路,齐王终于率兵来了。

    他本来视察了一下齐鲁边境的那几座城市,感觉短时间内,齐国应当会处于一个不需要战争的平静时期。

    但谁知道,刚在鲁国这边看了看没什么问题,后面就有人报告说太子领兵攻打海国去了……

    这让齐王本来平静的内心,再度紧张起来,马不停蹄调动军队,从齐国西境,朝着东边的海国来了。

    这一路奔波,差点没给他累死。他就不明白了,自己贵为东海之滨的霸主,怎么最近一段时间总是在战车里颠簸,跟发配的犯人一样。

    之后更气人的是,齐王刚来,就听闻田修十万大军,折损将近五万的噩耗……而那一万齐王卫,作为主力,先破阵后火烧的,竟然损伤达到三分之二之多……

    齐王差点没一口老血喷出来。

    老子这么些家底,好东西全在都城,那十万大军也算是精兵!

    被这不争气的儿子一天就给霍霍了快一半?

    别人败家,这小子是败国啊!

    “去,叫那孽子来见我!”齐王连拍桌子,气的哇哇直叫。

    齐王倒要问问,这小子怎么打的仗,对面损失不大,自己却损失了这么多!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