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统天下从投降开始 > 第一百零五章 咋着,拜年来了?
    “咚,咚,咚!”

    平城外,鼓声阵阵。

    惊得在行宫中的汪过一跃而起,就要出来看个究竟。

    怎么突然这么大的鼓声?难道,齐王带着二十万大军来了以后,齐国底气瞬间增加,要来一场攻城的决战了吗?

    想到这里,汪过的惊,又稍微的变成了一点喜。

    披上衣服,叫来司马玩懿,汪过就要去城楼上一看究竟。

    田璇也同样吓了一跳,但她毕竟在齐国长大,依稀觉得这东西好像不是齐国军队要开战的战鼓声音。

    所以田璇顿时放心不少,帮着汪过换好衣服,目送后者上城楼去了。

    汪过登上城楼,看见眼前黑压压一片,齐国士兵依次排开,站在平城之前。

    大有一言不合就要猛攻平城的样子。

    汪过欣慰的点点头。

    只要你打,我们就还是永远的好朋友!

    “司马公公,准备点花生瓜子饮料,再搬几个凳子过来,寡人要看看这情况。”汪过吩咐道。

    这种好事,当然得零食备足,等着平城被攻破,然后开开心心回到现实世界去了。

    身边的廉皮页如临大敌。

    他本来按编制,算是禁军出身。但是因为在征讨营国时立了功,已经算是将军衔,自然不需要再拘泥于在哪个队伍之中。

    所以姜申带百善军和禁军走了以后,平城这三万军队的守城任务,就落在了廉皮页身上。

    说实在的,廉皮页很慌。

    虽然表面上,他是不费一兵一卒就攻取营国四座城市的将军,但实际上,他没费一兵一卒,营国当时也没出动一兵一卒啊……

    如果不算那个便秘掉队的士兵的话。

    所以这次面对齐国军队,算得上是他第一次要面临的大战。

    在这么紧张的情况下,王上竟然还在城楼上摆上了小板凳督战,这让廉皮页身上的重任,更加觉得沉重。

    这要是让齐国军队踏破了平城的城门,或者让王上再受到点什么波及,那廉皮页自己,是真的担待不起这种后果啊。

    所以廉皮页做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道:“我王,城楼危险,臣恐怕我王受伤,还请回行宫,等臣的消息!”

    汪过连连摆手,道:“没事,寡人要与众将士同进退,就在城楼上观战了!”

    主要是廉皮页本身长得五大三粗,也算不上多好看,所以当他摆出来那个表情时,汪过只是觉得更丑了点而已,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变化。

    所以他自然也没理廉皮页的一番想法。只是觉得,这廉皮页闹呢?

    寡人的亡国之路近在眼前,你竟然不让我亲眼目睹这伟大而又光荣的神圣时刻?

    所以也没多理会,就坐在了司马玩懿搬来的小板凳上。

    廉皮页表情有点尴尬。

    但是身为武将,他的牛脾气还是有一些的,性子比较耿直,心想,若是王上在这里观看,他既要指挥,还得分神来保护,这就让本不乐观的平城防务变得雪上加霜……

    所以耿直如他,廉皮页这样想着,就这样把话给带了出来,道:“我王,您若在这里观看,还不停吃喝,怎能算与将士同进退?这样平白增加了压力……”

    司马玩懿眼疾手快,一扫拂尘,尖着嗓子道:“大胆!竟敢如此顶撞王上!”

    廉皮页这才反应过来,知道说话不妥,慌忙跪下,道:“请我王治罪!”

    汪过摆了摆手,道:“嗯,你觉得寡人没有与将士同进退么……那你就给将士们说一声,让他们也找个地方坐着看戏吧。”

    然后又指了指身边的座位:“你可以坐这里。”

    这么简单的问题,多好解决啊!寡人巴不得你们都在看戏,别好好打仗呢!

    廉皮页:???

    这样也算同进退?

    他觉得王上有点拖后腿,结果王上要所有人一起拖后腿?

    只要大家一起拖后腿,就等于没人拖后腿了?

    廉皮页有点绕不过来这个逻辑。

    但是他也没必要绕在这里,在司马玩懿的目光中,廉皮页还是战战兢兢,坐在了汪过的身边。

    其他几位朝臣,也按次序坐好,看向城外。

    而城外,齐国军队已经擂鼓完毕,全部士兵“唰”一下分散开来,簇拥着一群人从中间跑上前去。

    来了么,要进攻了么?

    汪过挺直了腰板。

    廉皮页心里有点发虚,但是看汪过那般自信的模样,也就坐的绷直。

    中间的一群齐国士兵跑到前方位置,突然身上一抖动,几十人同时出手,直接挥舞出了一条黄色的巨龙!

    边上的擂鼓再次响彻。咚咚哒哒,节奏感十足。

    汪过一愣。这是啥手法?怎么看着有点眼熟呢?

    “舞龙,齐国最正宗的舞龙!”廉皮页一看,直接叫了起来。

    “以前早就听说过齐国人擅长舞龙,之前见过的只是几米或十几米的,这头一次看几十米的啊!真壮观!我王,你说是吧?”

    汪过:???

    舞龙?

    不是,说好的攻城呢?咋给我玩开这民间习俗了?

    咋回事啊,这才啥季节,就给我拜年了?

    还舞龙?

    咋不舞狮子、踩高跷、扭秧歌呢?

    廉皮页抓一起把花生,“毕毕蓬蓬”地随意剥了一阵,再一把塞进嘴里,含糊不清地道:“那几样也是齐国人擅长的呀!估计过一会儿就有了!我王您说让我们看戏,没想到是真的一出好戏啊!诶,我王,您怎么走了?……”

    汪过的心头在滴血。

    不走能干啥?

    难道看这些齐国士兵在载歌载舞的过年吗?

    不是,他就不懂了,田修这满脑子装的是浆糊吗?

    齐军屯兵二十七万,海国这边只有三万,你给我来舞狮子、扭秧歌?

    汪过是真受不了这种气啊!

    这个田修,还想不想做太子了?天天怎么做事毛毛糙糙的?

    但是廉皮页的问话,汪过还得像模像样的回答一下,免得自己太不近人情。

    “廉将军,寡人有事,先行一步了。你也别看了,抓紧让兄弟们干点正事去!”汪过道。

    他实在是受不了,自己在这边被捅刀子,而廉皮页在那看嗨了的场景……

    廉皮页听完汪过的话,也是一愣。不让看了,要干正事?

    虽然不解,但他还是服从了命令。

    转身对副将道:“休息完毕,清点士兵,准备迎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