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统天下从投降开始 > 第一百零六章 急攻!
    平城内,看这出好戏看到一半的廉皮页,在汪过那无厘头的命令下,安排人手,开始清点平城的守军,准备迎敌。

    平城外,齐国军队的营帐里,齐王也是被那一阵鼓声弄得吓了一跳。

    哎,寡人不是说了,按田璇的主意,缓兵推进吗?

    这田修,又是在搞什么事情,弄出来这么大的鼓声?

    连好几里外的营帐里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而且不知道为啥,这鼓点敲的,虽然有点熟悉,但好像不是啥战鼓的感觉……

    齐王狐疑着,就见密探甲“蹦擦蹦擦”着步伐,按着鼓点的节奏扭动了起来。

    说起来也是因祸得福,那天晚上夜袭平城,没来由的被张三淋了一头尿以后,反而火没在他身上烧大……

    所以密探甲得以全身而退,只不过受了点皮外伤而已,所以此刻在齐王到来之后,便又是在齐王身边做事了。

    齐王见密探甲这毫无正形的样子,眉头一皱,道:“甲,你在这儿晃什么屁股?成何体统?”

    甲赶紧立正道:“我王,是您先晃的……”

    齐王:???

    旋即他也发现,不知何时,自己已经从王座上,一路“蹦擦蹦擦”到了在营帐口站岗的密探甲面前。

    “不是,寡人真的动位置了吗?”齐王有点疑惑的抓抓头发。他怎么一点感觉都没有啊?

    密探甲看出来了齐王的疑惑,只好咬着牙硬着头皮道:“没有,只要您以自己为中心点,那您就没有动,动的是营帐……”

    “啪!”齐王拍了一下密探甲的肩膀。“不要和寡人耍贫嘴!”

    密探甲赶忙说道:“启禀我王,臣大胆揣测,您是听了军队文艺汇演的鼓点,才情不自禁想要与将士同乐的。您往这边来点,再仔细看看,趁着天气好,还能看见舞龙呢!”

    “军队文艺汇演的鼓点?”齐王一愣,旋即醒悟过来。

    妈的,难怪之前觉得这鼓点听得熟悉,又不像是战鼓,闹了半天,是文艺汇演的鼓点!

    不是,寡人让太子缓兵推进,压迫一下平城,怎么这龟孙子在这儿搞文艺汇演的鼓点?

    齐王大怒之下,也口不择言,直喷田修是龟孙子,听的密探甲一愣一愣的。

    心想他今天中午趁着平城靠海,弄了个王八尝尝鲜,是不是犯了什么大不敬之罪……

    正当密探甲胡思乱想的时候,却听见齐王十分恼火的说:“甲,你去前线催催太子,看看他怎么还不完成寡人交代的任务!”

    甲赶忙一行礼,飞奔着跑去送信去了。

    只留下齐王气鼓鼓的回到了营帐。

    废物,弄个缓兵推进都这么难!

    ……

    “哦?父王不是这个意思?”田修接到密探甲的报告。也是满脸狐疑。

    他之前还因为自己揣测出了齐王的意思,而沾沾自喜。

    结果怎么又让父王不满意了?

    田修来回踱着步,思虑再三。

    突然,他一拍脑门,灵光乍现。

    害,之前想错了!

    父王让我带兵前来,肯定是要攻城呀!毕竟,齐国军队也没这么闲,要给海国军队表演这些项目吧?

    之前父王说的“主意怎么样”,肯定是想鼓励我放心大胆攻城,不要怕母后揍我。

    只要我急兵猛进,攻下平城,立下赫赫战功,父王自会替我在母后面前周旋,自然也就免了这一顿打了。

    没错,就是要急兵猛进!

    想明白这点,田修一挥手,传令下去:“收起文艺汇演的东西,立刻全速前进,猛攻平城!”

    ……

    廉皮页刚刚把军队集合完毕,把负责守卫的任务分配了下去,就听见平城外,那一连串的猛烈鼓点。

    又变了?

    廉皮页正在疑惑田修又在搞什么小动作时,副将飞快来报,说是田修攻过来了,而且进攻十分猛烈!

    廉皮页倒吸了一口凉气。

    妈的,田修这个狗贼!

    肯定是想先用这些传统项目,让海国军队看得开心了,然后再突然进攻,让自己这边来不及防御!

    好阴险!

    廉皮页敢断定,如果要是现在他们还是一种看戏的状态,那海国军队防守起来,难度就会大得多,未必能扛得住齐国这一波猛烈进攻!

    但幸好,之前的时候,王上不让他们看戏了,而是让他们立马归队,站好自己的岗!

    廉皮页又想到,在一开始,以为对方要进攻时,王上让他们看戏,结果齐国真的上演了一出好戏。

    等到他们真的当乐呵要看戏了,王上又命令他们做好防守准备。果然,这齐国军队,不就来了吗?

    嘶,王上眼光,竟然恐怖如斯!

    他们在场没一个人能看出来,齐国军队竟然包藏如此歹毒的进攻手段,但王上三言两语,却是直接云淡风轻的化解了!

    一代雄主,竟然如此慧眼如炬,又在不经意间,达到四两拨千斤的奇效!

    妙啊!

    想到这里,廉皮页的心中更是充满了热血。“王上已经把前期工作给准备了这么多,如果我再打不退田修,岂不是显得我无能,辜负了王上?”

    他自言自语了几句之后,眼神逐渐严厉起来,低声吼道:“哪个位置防守不住,老子要了他的命!”

    ……

    将军冲锋,士兵自然卖命。

    廉皮页提着长枪,只着轻甲,一枪刺出,必然见到敌人身上一个窟窿,俨然就是一员虎将。

    “百善军三千人,真刀真枪和对面砍,破齐王卫一万。如今咱们有三万人,对面的只是齐国的五万杂牌军,我们能输吗?”廉皮页厉声吼道。

    “不能,不能,不能!”海国士兵连呼三声,信心陡增。

    接下来的局面就是一边倒了。

    在廉皮页的带领下,这些普通士兵也焕发了无穷动力,个顶个能干,仗着居高临下的地理位置,五万齐国军队根本打进不去城市里面。

    这一仗直接打了两个时辰,最终,海国军队以损伤两千人的代价,歼敌一万,剩下的四万也是狼狈而逃。

    此时的汪过,正在行宫中闭目养神。他听了外面两个多小时的鼓点,还变来变去的,真的是感觉疲惫。

    正在这时,廉皮页突然走了进来,满身浴血,跪了下去:“恭喜我王再破敌军!”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