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统天下从投降开始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平城打不得!
    对于欧阳飞的担心,汪过也拍了拍他的肩膀。

    “怕啥,你们营国也挨着海,大不了我让司马和开着船把你送回营国去呗。”汪过道。

    欧阳飞想想也是。

    “老三可真有你的,连船都研究好怎么造了。”欧阳飞流露出羡慕的目光。

    汪过:……

    如果他要是没记错的话,这个造船工艺是打营国时取得城市的一个奖励吧?

    这死胖子要在这儿卖什么乖?

    ……

    海国,顺城,安风镇。

    准确的说,这里目前属于齐国,算是齐国这次出兵的一点收获。此刻齐王和田修正在这里休整。

    从这里再沿大路走上几十里地,他们就进入胶东城的范围,想来就会彻底安全。

    虽然胶东城和顺城一样,都是这次齐国进兵夺取的海国城市,但是本质上却有极大的不同。

    因为顺城一直是海国的固有领土,齐国拿下来,也觉得不安稳,生怕有人给捅刀子。

    而胶东城却是原先齐国的领地,割让给海国时间极短,况且汪过又是以给田璇封地作为理由,所以人心思齐,会让齐王有着更高的安全感。

    于是还有几十里路就能够进入胶东城的中心区域,这让齐王暂时安心了一些,打算休整一下,再一鼓作气进入胶东城。

    在休息的过程中。

    “我儿,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地名,有一点熟悉?”齐王问道。

    “对呀,确实熟悉呀。上次,陆子胥就是在这里,把我们劫粮的齐王卫给打败的。”田修道。

    齐王:……

    这孩子还挺实诚哈。

    这么丢脸的事儿,说的脸不红心不跳的。

    “那有啥的?比起现在这种情况,损失3000人还算个事儿吗?”田修啃了口干粮,继续说道,“爹,这乡下人吃的东西也挺好吃的,要不来一个?”

    “吃吃吃,就知道吃!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一个败家玩意儿!”齐王怒骂一声,把手伸了出来。

    “爹,我错了。别打我呀!”田修一哆嗦。

    齐王不耐烦指了一下那干粮,“不打你,给我分点儿。”

    田修:……

    害,这口是心非的老爹。

    田修把干粮递给了齐王,笑呵呵说道:“这可是齐王卫好不容易从一户人家中抢到的。最近战乱,粮食不好找啊。听说这儿就一处人家有粮食,还是齐王卫把那户人家的主人给揍了一顿,才抢的过来的。吃吧,好吃着呢!”

    “真的是没出息的家伙,寡人平日在王宫给你那么多好吃的,结果到头来你竟然馋这一口。”齐王冷哼一声,拿过干粮,放在嘴里嚼了一下。“啊,真香!”

    “真不知道民间还有这么好吃的东西!”齐王不住感慨。“只是可惜这东西是抢来的。让寡人的仁德之策受阻啊!”

    田修赶忙道:“爹,你多虑了。这顺城还不一定会落在你手里面掌管呢。受阻就受阻吧。”

    齐王:……

    就你有嘴会叭叭是不?

    齐王气不打一处来,恶狠狠的掰下一口干粮,说道:“都怪你,要是早早地能打下来平城,寡人至于在这儿受着罪吗?”

    田修:……

    不是,您老人家不是也没打下来吗?甚至损失的比我还惨重。

    但是这话田修也没敢直接和齐王说,只是从齐王的手中接过一口粮食,狠狠嚼了几下,算作微微表达一下自己的抗议。

    在父子俩谈话的功夫,田庸从远处急急忙忙走了过来,给齐王和太子匆忙行礼之后,禀报道:“我王,太子,不好了。后边海国的军队又杀上来了!听下面人报告,说看样子有一万多人。”

    “又追杀上来了?”齐王和太子听了,脸上都是一惊。

    但听到追上来的只有1万多人时,两人就都流露出了一种“还好”的表情。

    田修吃完的干粮,在身上随便拍了两下手,向齐王说道。“父王,追上来的只有1万多人,依儿臣看,不足为惧。我们若是集结兵力,未尝不可与之一战。”

    齐王听到田修的话,忍不住皱皱眉头。“年轻!冲动!成不了大气候!你不想想,海国军队既然能追上来,营国军队会袖手旁观吗?”

    田庸赶忙说道:“我王圣明。在海国军队出动的第二天,营国军队十几万也全部出动了。看样子是为了追杀我们而来。所以请我王早做决断,早日进入胶东城!”

    “嗯,丞相所言,颇有几分道理。”齐王捻了捻胡须,说道。

    田修却是眼珠子骨碌碌的转了几圈。

    他向齐王说道:“父王,若是汪过把所有军队都派在了外面,要来追杀我们的话,那平城是不是就兵力空虚了?我们若是此时再返回去,杀入平城,那后果……”

    “蠢材,愚不可及!”齐王不等田修把话说完,便直接打断。

    “你想的到,汪过就想不到吗?”齐王把眼珠子一瞪。“这就是汪过的巧妙之处了!他肯定是为了让我们以为平城空虚,故意让我们上当的!”

    “我说你这太子,是不是把战争当做儿戏了?凡事都得多想几步,才能不吃亏!”

    田修撇撇嘴,不敢再多言。

    不知道为啥,自从他见了汪过以后,总能感觉到,自己这太子的位置,似乎越来越不牢靠了……

    以前父王还总是夸自己聪明,甚至在西巡期间,连监国的重任都放在他身上。但是如今,父王却总爱说自己是蠢材……

    齐王看出了田修眼里的迷茫,叹了口气,道:“我儿,不是你不聪明,而是汪过的攻心术,实在是太高了。”

    “寡人也是和汪过交手了几次,才勉强看出了他在故意引诱,让我们返回去重新打平城,他好布下埋伏。所以你还是多向你这个妹夫学习吧,再不可提起重新打平城这件事。”

    “这……”田修还是有点不太情愿。

    齐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还是年轻啊,没有你父王这眼界的阅历。就拿一个简单的事来说吧,假如平城没有任何防御力量,你觉得营国国君会陪着汪过一起等死吗?”

    田修犹豫了片刻,道:“那肯定不会了。”

    齐王一笑,朝田庸努了努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