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统天下从投降开始 > 第一百一十四章 领路
    田庸笑道:“太子这下可不如王上眼光毒辣了。事实上,臣打听来的消息,营国国君每天都在和汪过玩耍呢!”

    “甚至臣还听说,汪过和那营国国君欧阳飞,还说什么住在同一间宿舍。那话语,简直不堪入目!”

    “以他们这种诸侯身份,一直都是‘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但是他们这两位君王,却是这几天连住同一间屋子的话,都说出来了!”

    “足以可见,他们心态放松到了何等地步!所以说,王上所言平城必有防备,乃是真知灼见,太子务必要领悟啊!”

    田庸口若悬河,把他所掌握到的情况,一一道来。

    田修听罢,也是暗暗吃惊。

    若非汪过百密一疏,留下了欧阳飞这个破绽,他很可能就一意孤行,上了汪过的当了!

    姜还是老的辣,果然是自己疏忽了。

    看来这平城,还是真的打不得!

    田修听完齐王和田庸的分析,想到这里,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

    还好还好,没上了汪过的当!

    不然若是按自己那种莽撞的想法,去打了平城,恐怕齐国的损失,会达到一个惊人的数字!

    正在田修不断感慨间,突然有人来报说:“我王,太子,不好了,海国的廉皮页,已经带着人逼近了,现在距离我们不到二十里!”

    田修心里一惊,刚想下意识说派点人抵抗一下,但是看到齐王那紧锁的眉头,又把话咽了下去。

    不能莽撞,要多想,多想!

    田修在快速思考中,猛然醒悟。

    虽然廉皮页只是带领了海国的一万人,但是万一周围又有埋伏呢?

    营国那十几万大军,随时都有可能半路杀出来啊!

    “父王,儿臣建议,我们不要硬接这仗,还是早点退出顺城,进入胶东城为上策啊!”田修躬身道。

    齐王这才眉头稍微舒缓了点,看向田修的神情,多了点肯定。

    齐王点了点头,道:“此言甚合寡人心意。只是不知,咱们想退,却是应该从那条路退出?”

    田修陷入了思考。

    若是廉皮页来势汹汹,他们再从大路撤退,似乎就显得太过明显,很容易被追上来。

    但是走小路,他们也真的不熟啊!

    虽然他们是齐国人,但是这一群人,都是普遍生活在齐国都城的,就算有事儿出门,也是西进鲁国然后进中原。

    以前谁没事儿会来海国这种弹丸之地?

    所以他们对这个地段的小路,还真没啥懂的……

    但眼下,廉皮页率军虎视眈眈,也来不及寻找当地的向导!

    田修的脑海里不断思考。突然,眼前一亮。

    对了,甄哀士!

    怎么把这个老家伙给忘了!

    他肯定熟这附近的道路啊!

    他当年是齐国派入海国的卧底,肯定对这方面事情熟悉!

    “父王,儿臣建议召甄哀士前来,让他带领我们走小路,快速到达胶东城!”田修道。

    齐王点了点头,表示肯定。

    不一时,甄哀士被带到齐王和田修面前。

    父子俩只见甄哀士满脸的疲惫和沧桑,衣服上都带着土,不由一愣。

    “甄哀士,你去干什么了,怎么一脸狼狈样?”齐王父子疑惑道。

    因为甄哀士是文官,所以齐王并没有安排他带兵打仗的任务。按道理来说也不应该这么狼狈呀。

    “害,我王,太子殿下。这事别提了!”甄哀士摇着头、叹着气说道。

    “当年我在海国做官时,在顺城购置了一处别院。算是我的一点家产。结果不知道今天哪儿来的一伙强盗,竟然把我家里面的一些粮食全给搜刮走了,还逼着我那些佣人做干粮。”

    “我当然不服气呀,结果。就被他们揍了一顿。这不,要不是我王叫臣前来。我还没有机会跑出来呢!”

    “也从侧面印证到我王威服四海,连强盗听到我王的威名以后,都不敢阻拦臣,让臣直接过来了。”

    甄哀士虽然被揍了个灰头土脸,但仍然没忘关键时刻拍马屁。

    齐王和田修相视一愣,不由撇了撇嘴。

    去他妈的威服四海!

    那帮人之所以那么听话,是因为他们根本就不是强盗,而是齐王卫啊……

    齐王卫还能拦着你,不让你见齐王吗?

    田修赶忙把手上的干粮往身后藏了藏。

    难怪那些齐王卫说,这附近只有一户人家有粮呢,闹了半天,原来是这位海国先丞相……

    所以到头来,等于齐王抢了甄哀士家的粮食。

    害,这事儿闹的,早知道就让甄哀士进献过来了。这整出去齐王和手下大臣抢粮,多没面子啊。

    这事儿好说不好听啊!

    “咳、咳!”齐王干笑两声,掩盖过这个尴尬,看向甄哀士道,“好了,爱卿不必多言。”

    “寡人召你前来,就是想问问你,这附近有没有什么小路,可以快速退到胶东城内。”

    甄哀士一拍大腿,向齐王说道:“我王,您要这么问,那我可就太熟了啊!这顺城到胶东城,确实有一处可以快速斜插进去的小路,不过是一处峡谷,走起来略微麻烦点罢了。”

    齐王一乐,挥了挥手,打断甄哀士:“峡谷怕什么?只要能快速进胶东城,那你就是大功一件!”

    “真没想到,你甄哀士平时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竟然还知道这儿有条小路!”

    甄哀士摸着后脑勺,一时间也有点懵逼,这齐王到底是不是在夸他呢?

    不过看到齐王有点高兴的样子,他也就笑了起来:“我王,那必须的!当时臣被汪过从海国赶出来,怕沿途遭到追杀,就从这条小路一溜烟跑到齐国的!”

    齐王和田修:……

    不知道为啥,本来还有点高兴的心情,现在突然有点沉重。

    好像这条路的历史,不那么光彩啊……

    但是甄哀士没顾上这个,仍然兴高采烈介绍道:“这条路基本走的直线距离,从顺城边可以直达胶东城核心地段,比正常走大路,能节约将近一个时辰!”

    齐王沉吟片刻,觉得后方廉皮页追杀,凶吉未卜。这里能节约将近一个时辰,况且甄哀士也走过,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全体听令,甄哀士领路,其他人跟上!”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