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统天下从投降开始 > 第一百二十三章 买房
    这声音突如其来,吓了汪过和司马玩懿一跳。

    只见那人骂骂咧咧道:“妈的,我就是出去吃了点东西,你们就插队啊?”

    “住口!”司马玩懿直接发火。

    这人以为自己是谁?敢这么在王上面前出言不逊,不是找死吗?

    司马玩懿还想继续训斥几句,却被汪过拦住了。司马玩懿不解:“公子……”

    “这儿是劳不兴的家吗?你们这么多人,是来这儿干嘛的?”汪过问向那人。

    那人冷笑一声。“你连是不是劳不兴的家都不知道,是怎么来要钱的?”

    “要钱?”汪过一愣。这人在说些什么?

    “哦?你不是来索债的?”那人也是一愣,上下又打量了一番汪过,发现汪过真不是要钱的以后,这才态度上缓和了几分。

    “这姓劳的,自从垮了台,基本就没钱了,全靠借债度日。我们全都是索债来的。”

    “这么些年来,这老头早就卖光了他所有的家产。只能带着一家老小挤在这么个小破屋。听说他今天可能要把这最后一间院子给卖了,所以这部大伙都来了。来晚了就拿不到钱了!”那人解释道。

    汪过点点头,心中暗道幸好自己来的及时!

    要是再来的晚了,这劳不兴把院子一卖,直接一走了之,自己去哪儿找这种亡国大才去?

    所以汪过也就是拱拱手,说了声:“我是劳不兴的朋友,今日特来拜访。”

    又觉得有点疑惑,继续问道:“只是有劳兄台告知,我早听说,我这旧友是个贪官,怎么会没钱呢?”

    汪过多了个心眼。虽然说不少贪官可能表面上做做样子,装作自己生活很清贫,这也是情有可原。

    但是真能装到自己连家产都卖了,一家老小喝西北风去,这也太奇怪了吧?

    所以还是旁敲侧击的问问清楚比较好。不然再吃上几发背刺,汪过就真的受不了了。

    “害,这谁知道这死老头把钱都藏哪了?”那人也是叹着气,口打嗨声,说道,“我倒是听别人说他把很多钱,都送给其他小国去了,也不知道打的什么主意。”

    “可能是希望哪个诸侯国开了眼,赏他个一官半职吧。结果呢?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根本没人要他,到头来反而自己穷的要死。”那人满脸不屑。

    “算了,反正我知道的就这么多,其他的我也不知道了,我就是个要账的。奉劝你一句哈,跟这老头走远点,省得他一身骚再粘到你身上。”

    汪过一笑,拱手道谢。

    而他的心中,更是忍不住激动连连!

    卧槽,这劳不兴,简直他娘的是个宝贝吧?

    不但能自己贪,还能把贪污得来的钱,送到其他国家手上?

    这种人才有多少就给他来多少好吗?

    汪过心中大喜!

    于是就赶紧带着司马玩懿,从人群中挤了过去。

    进了劳家的门,汪过还没看见人影呢,就听见一个中年人说道:“劳不兴,我劝你最好看清点形势!如今要债的可都在你家门口等着呢!”

    “你这破屋子,我看在咱们邻居的份儿上,就30两买下来。多一个子儿,我都不要的,您老人家自己再选好买主,行吧?”

    紧接着就是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看来就是劳不兴了。

    “七爷,您这何苦跟我一个老人家为难呢?您是咱这儿的富户,也知道咱这儿房价的行情啊。”

    “这房子,咋不值50银子呢?更何况这院子还是和您自家院子挨着,您买了以后两家合作一处,这整个价值就更翻了倍了。”

    七爷冷笑道:“劳不兴,你可别不识抬举。你这房子之前卖五十两,有谁买了?要不是我好心好意帮你,你今天,连三十两也卖不出去啊。”

    “这……”劳不兴一时语塞,敢怒不敢言。

    谁不知道这是七爷的奸计?七爷是这片的富户,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就连占房子这件事,也做了不少!

    他本来不住这种贫民区,但就是纯粹为了炒房,在这边也购买了一些产业。

    虽然这里是贫民区,但是周围田地比较多,有时候领主或者他的管家来催租,也找不到比较舒适的地方居住。

    七爷就动了这个歪心思。

    因为这里的房屋比较拥挤,所以他先买下来一套隔壁的房屋,然后打算再把劳不兴的这个房屋给收了,改造成一个大院子,将来进行出租或出卖。

    为了降低成本,自然要找劳不兴的麻烦。

    本来,劳不兴之前挂出去60两的时候,可都是有人来问的!

    但是只要一个人露出来点兴趣,隔壁的七爷就要凑过来热闹,说是找买主谈一谈。

    谈过以后,不管之前那个人和劳不兴谈的有多愉快,购买的欲望有多强烈,都直接改口说没兴趣,不买了。

    至于谈了什么,简直显而易见。

    所以劳不兴一直降价,到了50两,都没人再问津了。

    只有七爷这一个买家,出价30两银子,你说卖还是不卖?

    劳不兴面露难色,道:“七爷,我这欠别人有29两银子,您刚刚给我30两,我这还了银子,只剩下一两,我这一家老小吃啥喝啥啊!”

    七爷眼睛一瞪,道:“劳不兴,你欠了银子,管我什么事?又不是我借的!”

    “反正这房子,我就出30两,你不卖拉倒!自己找其他买家去!”七爷冷哼一声,就要佯装甩手离开。

    “你这……”劳不兴心里气急。

    你七爷把我其他买家都赶跑了,自己出低价,让我怎么办?

    “害,我说劳大人,你还是赶快答应了吧。你这房子不管值多少钱,也得卖出去才能是那个数啊!”有债主说道。

    其他人也跟着附和。“对呀,你赶紧卖了吧,也能早点还钱给我们,也自己图个清静不是?”

    毕竟,他们这群债主,也不关心这房子到底能卖多少钱。

    毕竟,卖30两,和60两,有什么区别吗?反正他们一共只要29两。

    早点把房子卖了,他们也就能早点把钱拿回来。

    至于劳不兴全家的死活,那就无所谓了。与他们何干?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