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统天下从投降开始 > 第一百二十四章 出价
    “是吧,劳不兴,大伙儿这都等着你呢!你不卖房吗?”七爷皮笑肉不笑道。

    他今天,是铁了心,要用30两的价钱,把院子给买了!

    这也是他知道劳不兴欠债29两银子后作出的精打细算的安排。

    这样一来,他就占据了多数人的优势,利用债主催债,来给劳不兴持续施压。

    到头来,他明面上公开议价,自己又没有亲自逼迫劳不兴出卖院子,就算闹到官府,也有周旋的余地。

    旁边的索债人也知道自己被七爷当枪使了,但是也乐得如此。

    反正我只要把我的钱要回来就行,七爷买了院子,对自己也是只有好处。

    七爷冷笑道:“劳不兴,想明白没?30两,你卖还是不卖?”

    劳不兴在众人的围攻中,也逐渐失去了强硬的态度,嗫嚅道:“七爷,40两吧,剩下的就当给个路费,让我投奔一下亲戚……”

    七爷“啧”了一声,嘲讽道:“劳不兴你是不是老糊涂了?就你这穷酸样,还有亲戚收留你呢?就30两!你要觉得有人愿意高价收院子,你自己找出来也行!”

    劳不兴看向周围的债主,问道:“有谁愿意40两收了这间院子吗?这院子实际价值可比这个数要高啊!”

    回应他的只是一片嗤笑声。

    七爷乐了,道:“你看你这蚊子嗡嗡的声音,谁听得到啊?要不七爷我帮你喊喊?”

    “喂,各位乡亲,有愿意花40两银子买这间院子的吗?”七爷居高临下,嚎了一嗓子。

    众人都是哄笑。

    谁不知道七爷看上的房子,又耍了手段,不可能有其他人买的?

    七爷假模假样帮他喊喊,纯粹是出于捉弄人的心理了。

    “有!”人群之中,突然传来一声尖细的声音。

    嗯?七爷一愣,顺着声音看去,只见说话的是一个仆人打扮的人,旁边站着一个年轻人,约莫二十岁出头的样子。

    说话的自然就是司马玩懿。

    之前汪过听他们对话,差点没把自己给气着。

    虽然说劳不兴之前也是个贪官,如今失了势被这般欺诈,也就应了那句“恶人自有恶人磨”,汪过也不愿意多加理会。

    但是关键是对于汪过来说,这劳不兴可是亡国之才,寡人是必须要加以重用的!

    你们欺负劳不兴,把他逼得走投无路,不就是和寡人作对,让寡人的回家之路变得遥遥无期了吗?

    这可不行!

    所以汪过示意司马玩懿,往上加价。

    七爷一愣。还真有人当着他的面出价啊?不要命了?

    但是从低价买院子还要披上一个合法的外衣来看,七爷不是莽撞的人,遇到汪过这样没见过的,还是先礼后兵比较稳妥。

    “小兄弟,你不趟这浑水,不知道里面深浅。我劝你还是早点离开,省得我七爷发怒,你没好果子吃!”

    司马玩懿笑了一声:“自古买卖,总是价高者得,我家公子出的价高,自然要买下来。”

    七爷眉头一皱,刚想发怒。但又想起来,自己身后的大人物说最近丞相商央要考核官吏,准备变法。所以让他还是收敛着点。

    所以七爷只是心中暗怒,表面上却满不在乎道:“无妨,我出50两。”

    反正50两他也不亏。

    “60两。”司马玩懿继续加价。

    七爷心里犯起了迷糊。这房子,估计市价也就60两,既然买的不便宜,这对主仆干嘛非得买这套院子?

    但是不管这么说,七爷还是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70两!”

    七爷看着这主仆,心里暗笑。

    因为他是要把两家合一家的,搞得豪华起来。之后再专门卖给或者租给来这儿催地租的富户。

    所以这院子虽然市价只值60两,但是他一改造,再加上面对的客户都是富户,价值绝对可以升到100两以上。

    所以即使70两买下来,对他来说也是不亏。

    而汪过没有这个优势,叫价到60两,肯定也是无法继续抬价了。

    “80……”司马玩懿刚想说话,就被汪过一个眼神瞪住了。

    汪过就想不明白,你司马公公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人,怎么叫起价来扭扭捏捏的?

    一次加10两,不觉得叫起来费事儿吗?

    七爷看着刚打算说话,又被汪过拦住的司马玩懿,暗暗发笑。果然这些人没有办法开发院子的剩余价值,出不起价了吧?

    “既然如此,那劳不兴,你就准备……”七爷刚说几个字,却听见汪过说了一声。

    “我出价200两!”汪过道。

    七爷一惊。200两?

    不是,这钱怎么给的如此任性?

    这个价格,都够在康城最繁华的地段,盘下来一个很好的院子了!

    “你难道还有盈利的方法?”七爷很是疑惑。

    他那种两家合一家、专门给收租的富户使用,感觉已经是把这个院子的潜力发挥到了极致,才能让它价值100两。

    怎么这小子一下开口,就是200两?

    过分了吧!

    “我干嘛要盈利的方法?”汪过一愣。他就是叫个价,怎么还扯上盈利了?

    “没盈利,你买这院子干嘛?”

    “钱多,你管得着啊?”

    汪过很是郁闷。

    这人怎么这么憨呢?寡人花个钱,几十万两也是说动就动。区区200两小钱,啥时候被人这么盘问过?

    一旁的劳不兴,看到两人这般叫价,已经是惊了。

    就这么短短的一瞬间,他这院子,从30两变成了200两?

    这年轻的小伙子怎么看的这么眼熟,他是谁啊?

    突然,在汪过扭头的时候,他看到了汪过耳后的一颗黑痣。那黑痣的模样、位置,都十分眼熟!

    旋即,他猛然想起,先王的耳后,也有一颗这样的黑痣!一模一样!

    而他以前见过的小时候的太子,也同样拥有这样一颗!

    难道……

    劳不兴的心里一阵发颤。

    昔日的太子,如今的君王。

    他等了这么多年的明主,终于在这一天,发现了他对这个国家的赤胆忠心,要出现在他的面前了吗?

    想到这里,劳不兴赶紧跪下,朝着汪过磕了一个头,喊道:“草民劳不兴,参见我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