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统天下从投降开始 > 第一百二十九章 进村
    听完小安子的话,汪过简直是惊喜连连!

    鬼才,又捡到宝了!

    这种一心思慕大国的人,可真是太不常见了!

    做奴隶都能做出来优越感,这是让汪过没想到的。

    但是汪过就是喜欢他身上的这种品质!

    有多少人,表面上衣冠楚楚,似乎有雄心壮志,却甘愿屈之小国。就比如吕布伟之流。

    汪过就始终不明白了,他吕布伟一个那么成功的商人,去哪不受欢迎?何必非得千里迢迢跑到他这小国来实现政治抱负呢?

    你这家财,都比我这小国的总资产多了好么?

    不过被坑了,汪过也是有苦说不出。谁让这个做生意精明的一比的家伙,投入官场,就这么愚蠢呢?

    你这吕布伟,该不会以为,寡人这小小海国之地,真的能一统天下吧?

    但是,汪过虽然说服不了吕布伟,却是找到了一个树立标杆的好帮手!

    就是这个奴隶!

    你看看人家,当个奴隶都这么理直气壮的,一定要留在大国不可,你们这些朝臣,也应该多学习学习!

    人啊,还是应该有抱负有追求的。全国的人,都应该像这个奴隶好好学习!

    要去,就去大国!

    所以汪过心里高兴,直接命令司马玩懿调整方向,先不进永安城了,要先去城郊,拜会拜会自己确立的全国模范标杆!

    司马玩懿领命,赶忙吩咐下去,一行人重新调整了前进路线。

    汪过心里美滋滋的。

    果然,寡人的决定是十分机智的,就是应该多出来巡游!不然怎么能发现这么多人才?

    这个奴隶,寡人不但要将他解救出来,还要给他封一个大官,让他在全国范围做好一个表率!

    心里做好了安排的计划,汪过十分满意。

    司马玩懿指挥着调整了方向,又来到汪过面前,笑呵呵说道:“恭喜我王,贺喜我王!”

    嗯?这狗奴才开窍了?

    汪过有点高兴。他本来以为,自己说要去找这个奴隶,司马玩懿定会劝他不必为此跑一趟冤枉路啥的。

    却没想到司马玩懿竟然跟他想到了一块,竟然也开始恭喜他了!

    “妙啊!”汪过坐在车里,心情愉悦。果然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他看了一眼窗外,问道:“司马公公,你说说,寡人何喜之有啊?”

    答吧,答吧!只要你这司马玩懿回答的到位,那寡人可有大把的奖励等着你呢?

    司马玩懿看到汪过的兴致,也是嘿嘿一笑,道:“老奴明白,您根本不是看上了那什么奴隶,而是想向他证明咱们海国的实力!”

    汪过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

    ???

    这司马玩懿在说些什么?

    司马玩懿继续答道:“当时这个奴隶,为了留在齐国,不惜从王妃的陪嫁车队上逃走。说是思慕大国风范。依老奴说句粗鄙的话,这他妈就是扯淡!”

    “当时他不肯入海国,如今却是怎样?他思慕的齐国,大败于我王的手里。他逃出来留在了永安城,以为生活在了齐国,却根本没想到,这永安城,如今也成了我海国的地盘!”

    司马玩懿说到这里,又干笑了两声。“这么说来。我王可真是对王妃宠爱有加啊。”

    “当时王妃发现这个逃跑奴隶的下落,非要把他处死不可。但是王妃身在海国,只能管一下海国,也没法把手伸到当时齐国的领地去。”

    “若是告诉父兄,却又显得自己很是无能,连奴隶都能弄丢了。”

    “所以我王却是用这种方法,来告诉王妃,她想处置的人,若不在海国领土内,那您就直接把这块地征讨下来,变成海国的领土!”

    司马玩懿给汪过好一顿分析,滔滔不绝。

    汪过:???

    不是吧,现在这帮人的想法都这么可怕了吗?

    寡人哪有那么多奇奇怪怪的想法啊?

    又攻城略地,还能秀出恩爱?

    别吧,寡人真没有这种想法啊!

    还有这个司马玩懿,表面上总是在帮自己出谋划策,但是为啥寡人总有一种这狗奴才又强行吹了彩虹屁的感觉……

    添,就是硬舔。

    不是,这狗奴才,说话都不能过过脑子吗?

    还想处置的人若不在海国,寡人就把那块地打下来变成海国的地?

    别闹了好吗,如果田璇想处置洛邑的人,寡人是不是还得灭了周天子啊?

    【尊敬的玩家您好,若想完成一统天下的目标,吞掉周王室、取而代之,是不可缺少的过程!】

    系统的提示声突然想起。

    汪过:???

    不是吧,系统也来添什么乱。

    寡人就是心里吐槽一下自己手下的狗奴才,又没有问你怎么一统天下的,你这个系统也来添乱!

    吐槽,吐槽啊!你这个系统懂不懂这是什么意思?

    【玩家问题已经超越系统回答的权限。是否将该问题进行上传反馈?】

    汪过:……

    得,这系统是真不懂。

    叹了口气,汪过悄悄勾画了一下“否”选项。

    算了,跟这个系统以及这帮狗奴才说不清这种事儿。

    不过也没关系,只要寡人按照自己的意思,把人安排到位了,就行了!

    受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

    反正,身为一国之君,那就是高处不胜寒,是得时刻被误解的。

    想明白这些,汪过把双眼闭上。

    “司马公公,寡人睡一会儿,快到了把寡人叫起来!”

    ……

    昏昏沉沉睡了一觉,汪过终于睁开了眼睛。

    那是一处村庄,也可以说是一处庄园。

    因为虽然是村庄的结构,但实际上这里面住的并非是原本的村民,而都是没有人身自由,只能为奴隶主出苦力的奴隶们。

    所以也可以认为这里面的一切,包括没有生命的房屋土地,也包括有生命的奴隶以及他们出生或尚未出生的后代,都是奴隶主的私有财产。

    当然,如果他们这些奴隶可以拥有后代的话。

    毕竟,这个事儿,也得奴隶主说了算。

    司马玩懿低声对汪过说道:“我王,车到村口就进不去了,您看,是不是老奴去把这个奴隶给叫出来?”

    汪过摆摆手:“寡人亲自进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