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一统天下从投降开始 > 第一百三十一章 士可杀不可辱
    在感慨了一番奴隶们的悲惨生活之后,汪过一行人,又是继续踏上了找那个奴隶的路途。

    期间,汪过还吟诗一首。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

    这是汪过在现实世界中曾经学过的,一个唐朝诗人所写的诗。

    大概意思是说,春天播种,只要很少的种子,就可以收回很多的粮食。

    但即使粮食产量这么高,四海之内都没有闲置的土地,农民拼死拼活劳动,却还是难免落到饿死的悲惨境地。

    这首诗虽不是为这里所写,但是放到此情此景,却是格外称景。

    或者可以再说一下,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的。毕竟这首诗写在唐朝,是比此时发达了太多的封建王朝的巅峰。

    这些奴隶主的残忍,其实还要再凶残上十倍百倍。

    “妙啊,王上随口赋诗,竟能描绘的如此恰到好处。言简意赅,却还很传神,当真是一代佳作!”

    小安子凑在司马玩懿的身边,轻声赞叹道。

    但是汪过还是听到了。

    ???

    这个小安子如今也开始跟司马玩懿,学的见缝插针拍寡人马屁了?

    别吧,看你模样清秀,是王妃带来的小太监,咋也学会海国王宫中的这一套了?

    更何况的是,你夸又不好好夸,非得背着寡人,把话说到司马玩懿那里去。背后说人好话可不是啥优良品格啊喂!

    汪过心里郁闷。

    “你夸就夸,何必这么躲躲藏藏的,跟说悄悄话似的。”司马玩懿故意板着脸训斥,“而且,你这小声说话的声音也不过关啊。说那么大声,王上肯定都能听到。”

    “你该像我这样说话,低下来声音。”接着司马玩懿又故意压低了声音说道,“我告诉你,咱们王上的才学可不止如此呢。”

    “当时蔺不如去出使齐国,王上亲自送到都城门口,还吟了一句‘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这句子才觉得妙呢!”

    小安子恍然大悟,也学着司马玩懿的样子,把嗓音再低了低:“不愧是王上,这才学,简直了!”

    汪过:……

    就,挺突然的。

    他想把这俩太监叫过来好好聊聊,问问他们知不知道,寡人是如何知道他俩的对话的?

    不是,他们这小声说话是认真的吗?

    真的服气,说起来一字不差全落在了寡人耳朵里……

    也幸好他们只是单纯吹了一波汪过,不然要是搞出来什么背刺,汪过非得把他们收拾一顿不可。

    正在汪过腹诽之中,突然小安子一指前方,向汪过禀报道:“启禀我王,前面就是那个逃跑的奴隶所在的工作地方了,这时候他应该还在工作。”

    汪过眼神一亮。

    哦?他的亡国贤才,又要出现了吗?

    ……

    村里,奴隶们集体的工作场所。

    百里西最近一段时间的心情格外沉重。

    这倒不是因为他最近的工作量变大了。

    因为之前一直在齐王宫里做奴隶的原因,吃穿比一般的奴隶强得多;所以他身材也比较健硕,这些工作量,他还扛得住。

    让他心情沉重的是,工作量变大的原因,是因为最近战争结束了!

    他们这些奴隶必须把粮食迅速收集完,一方面是抢日期,另一方面是怕海国国君突然兴起,找这些原属于齐国的城市,继续征税。

    直到此时,百里西才发现了那个万万想不到的结果:齐国竟然输给了海国,还一口气丢掉了20座城市!

    这让他第一次,对于齐国这个东方大国的思慕之情,有了一丝丝动摇。

    同时也有一丝丝疑惑,这仗,到底怎么打的?

    就尼玛离谱!

    百里西虽然是奴隶,但是他也有着傲气。

    他和别的奴隶不一样,他祖上原本是朝臣,只是因为后来获罪,而被牵连着成为奴隶的。

    也就是说,他身上,一直有一种士大夫的傲气。

    士可杀不可辱,他不可能以奴隶的身份,苟活一生!

    他相信他的才能,总有一天会被齐王发现,他们百里一族,会重新走向崛起!

    所以当他被分配到跟随公主田璇嫁到海国时,半道上直接开溜,在永安城留了下来。

    因为在他看来,海国就是一个搬不上台面的落后小国,根本不值一去。

    旁边有人笑他,说永安城如今成为了海国的领土,田璇自然会把他抓回去以正典型。

    百里西笑笑,并不答话。说真的,他并不惧怕死亡,只是可惜自己一肚子良策,无处倾诉,无处实施。到头来,人们只能记住他是个奴隶而已。

    哦,不对。奴隶是不会被人记住的。

    想到这里,百里西的心里就更觉得压抑。

    人才易得,明主难求啊!

    百里西正在感叹着,突然觉得背后陡然增了一阵压力。

    他回头一看,竟是负责监督他的刘监工,又往他身上多加了一袋粮食!

    百里西一愣:“刘监工,我们不是一次只背一袋粮食吗?你看这一袋,已经比平时的大了好多了。”

    刘监工嘴里骂骂咧咧:“妈的,哪有你讨价还价的地!”

    “你当年从王妃的陪嫁中跑出来,如今永安城归属了海国,你已经是要被抓回去送死的人了!”

    “不多干点活,对得起我们老爷当时买你的本钱么?”

    “别人可以背一袋,但是你必须一次背两袋!”

    百里西咧开嘴,猛烈呼吸几口。好重!

    这一袋粮食,已经比一个人要大以及重了。两袋压在他身上,怕不是能直接要了他的命?

    他试着往前走了几步,感觉已经被这个压力压的喘不过气,便试探性的对刘监工说:“刘监工,我愿意多干点活,但是这一次背两袋,也太难为人了!要不,我多跑两趟,一次给我少背一点?”

    刘监工眉头一皱:“嗯?你还想偷懒?”

    话还没说完,就“啪”一鞭子,重重抽在了百里西的小腿上。

    “快搬!”刘监工大声怒斥。

    也亏得他是老手,竟然能从背粮食压的找不到人影的情况下,准确无误的打在百里西的小腿上。

    百里西挨了一鞭子,忍着疼,又往前走了两步,却只觉得身上的压力像是更大了一般,两袋粮食左右一晃,如同一只大手,把他重重压在地上。

    百里西站立不稳,腿上一打弯儿,便摔了下去。

    他倒地之前看向前方,似乎有一个青年,快步走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